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深渊归途

正文 72 命运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莱斯特,如果你前所未见的邪恶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怎么做?逃跑?还是迎上?”

    “我不明白……如果是我们自己都难以对抗的邪恶站在面前,难道不是保下自己最好吗?如果我们无意义地死亡,那么未来能对抗邪恶的不就又少了一个人?”

    “你很理智,莱斯特。不过,我们就是那么过来的。当时没有人认为,就凭我们这些东拼西凑起来的成员,就能够掀翻黑暗时代的统治。”

    “啊……我不是要反对您……”

    “没什么,我只是教你思考,多方位思考,不要总是秉持一个思路。五阶很复杂,比你想的还要复杂许多。”

    莱斯特一个翻身,从床上滚了下来,猛然惊醒。

    “唔……好久没有做那个时候的梦了。”

    莱斯特从地上爬起来,也不在意自己身上沾染的尘土。他刚刚打捞出来的一片历史的影子就摆在架子上,现在已经快要晾干了。

    看看时间,莱斯特就知道有人要来送餐了。不过今天来的居然是艾露,这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意外。

    “你不是接手公务之后就不负责这件事了吗?”他笑着问。

    “就是不太放心柳德米拉。”艾露也笑眯眯地回答,“那孩子性格沉闷得很,我们好不容易取得她的认可,现在又派她去那么远的地方担任信使……”

    “虽然她确实是个五阶新人,但好歹也是一路升阶走上来的,待人接物这种事就算不擅长也能做得到啊。”莱斯特失笑。

    “也对。”艾露将饭盒放在桌上,瞥了他的衣服一眼,“怎么弄了一身灰?”

    “很有趣,或许是因为我们现在当了教官,我梦见了当年我还是个新人,被教官指点的时候。”

    “你的教官……是个什么样的人?”艾露有些好奇。

    “他是个战争时代走过来的人,一个性格温和的,有梦想的理想主义者。”莱斯特颇有些怀念地说,“命运却让他那样一个人走上了战场,并存活了下来。”

    “是哪位前辈?”艾露问道。

    “他已经死了。”莱斯特轻轻摇了摇头,“忽然有一天,我发现再也无法联络上他了,这才知道他已经死在了场景里。就算是活过了那场战争,场景也依然能夺走他这样的人的生命。”

    “哦,抱歉……”

    “没什么。我依然能想起他,也是因为新手阶段他教了我很多东西,也促成了我在五阶的行事风格。我能成为徽晨,也正是因为秉行了他教我的理念。”莱斯他给自己放了个清洁魔法,随后站起身,打开桌上的饭盒。

    就在这时,几只小精灵拉着一台通讯器飞了过来。

    “嗯?有通讯?能用我们加密频道的就是柳德米拉了吧。”艾露连忙招了招手,将通讯器放在桌上,接通。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里面传来了柳德米拉的声音:“教官?”

    “我和艾露都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吗?”莱斯特用轻快的语气说道。

    “教官,如果我见到前所未有的邪恶出现在我面前,我应该怎么做?逃离?还是……行动?”

    听到这个问题,莱斯特敛去了笑容。

    “柳德米拉,你应该已经抵达圣辉城了。”

    “是……”

    “那么你所说的那个邪恶,是在圣辉城内遇到的?”

    “是。”

    “那么我会给你我的意见,柳德米拉,逃离。”莱斯特说。

    “选择最为正常的方式离开那里,我们会派人接应。”艾露补充道。

    “可我还没有将信送出去。”

    莱斯特想了想:“你认为,继续留在那里会有危险吗?”

    “目前来看还没有。”柳德米拉说道,“圣辉城依然将我当成是客人,我认为……她还在蛰伏期。我不认识那个人,但是我看到另一个善良值很高的人走进了她的住所。”

    “尽管如此,我依然建议你离开,柳德米拉。”莱斯特说,“你可以选择在完成送信之后,不过你不可能处理得了一个你自己都会感到恐惧的人。仔细回想一下,单纯的邪恶应当不至于让你畏惧,你大概观察到了别的什么。”

    “我不知道。”柳德米拉说,“刚刚我已经回忆过了,但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些……只有那刺目的黑红色光辉让我觉得窒息。也许是她积累下来的杀气,或者死亡的感觉。我设想与她对战,却不知道会被如何杀死。”

    “黑红色……你用的是我们改良的侦测邪恶。”莱斯特看了艾露一眼,艾露对他点了点头。

    “没错,教官,我记得您说过,一般场景里的人物最为罪大恶极也就呈现出鲜红,只有游客会有更深的红色。”

    “是的。当然,这个标准基于你们本身的道德观念在平均水平。”

    “她是一名游客,甚至不是我们这样的学员,应该是个教官。另一个人不能肯定,但我感觉也像是一名教官。我应当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此前晨庚和我们是联盟,我作为来使,也受到晨庚的官方保护……”

    “柳德米拉,这个想法不对。”莱斯特严肃地说,“五阶和四阶不同,尤其是能够在某个组织扎根的资深游客。四阶的游客们受到场景限制颇多,但对于五阶的游客来说,他们随时能够一手打破既有规则下手,至少我们都有这种能力。你说的那个人必然也是一样的。”

    “这……我还是应该离开?”

    “是的,另外,柳德米拉,她注意到你了吗?”

    柳德米拉忽然想起自己在那座塔的门口时,受到的不经意的一瞥。

    一股冷意从心头升起。

    “我可能被注意到了。”

    “那个人的名字是?”莱斯特问。

    “君影。”

    莱斯特和艾露茫然了一瞬间。

    君影的名气都在上一代之中,战争结束之后她就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便加入了永夜议会。对于莱斯特这样的新生代五阶来说,君影是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不能赌对方的性格和行为方式,柳德米拉,尽快离开。我会过去接你。”莱斯特说道。

    这句话让柳德米拉安心了一些。

    “好。”

    挂断通讯之后,莱斯特长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莱斯特?”艾露有些奇怪地说。

    “艾露,我去接人,几乎必然会引发一场战斗。我和柳德米拉不同,徽晨的记号让我很难克制住自己。”

    “那还是我去吧。”艾露说,“司夜不会强化正义感,我可以有选择地行动……”

    “不,太危险了,我现在觉得我们的选择或许有一些鲁莽。幸好几位学员并没有被我们拉入进来,否则可能会害了他们。”莱斯特从床下开始取出一件件装备,在床上铺开,“君影,虽然没听过,但如果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我未必是她的对手。”

    他整理了一下装备。

    “或许情况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

    “我不能赌,艾露。说来有些奇妙,你相信命运的循环吗?当初,我的老师给我的建议是让我听从自己的想法,在面对无力对抗的对手时先逃离。而他则是选择战斗的那一个……如今,我又如此教导我的学员了。”

    “他们都是很不错的年轻人。”艾露说。

    “我们也还年轻呢,艾露。”莱斯特笑着从那些装备里挑拣,“帮我选择一下,我马上就出发。”

    同时,圣辉城里面,柳德米拉也终于稳定了心态。她撤去了周围布置的隔音魔法,走出房间,向那位带她过来的年轻人道了谢。

    她应当离开,不过不是现在。

    =

    塔内,君影已经翻阅完毕了伊茉也拿过来的两份资料。

    “武器内的技术结构,和解剖魔族所得到的生物结构存在高度相似……”

    “机械结构和生物结构,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东西,就算是应用仿生学,却没有必要事无巨细地全部复制,毕竟机械设计需要的是最好用的那部分,但生物的进化则看适应性。”伊茉也说道,“而研究表明,魔族是一种结构上极为高效的生物,或者说,它们本来就是战争兵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魔族们一上来就表现出了超高的战斗素养,虽然在战略上基本上采取不了精妙的策略,却依然能够力压神族和天使的军队。”

    “因为它们本来就是武器,自然知道如何战斗。”君影微微点了点头,“武器是魔族的原型……如果这个猜想属实,那就意味着前文明的蓝图依然被保留了下来,而这份蓝图在文明消亡之后,依然在执行着对末日宣战的使命。”

    她从书架上挑出了陆凝和凌骁辰搜索过来的几份报告。

    “旁证乃至神明本身的证明,已经确认了本次文明之中的六大神系事实上就是当初的末日演化而来的。文明始终在末日的支配之下,甚至可以说,这一代的文明成为了末日的附庸。如果按照这个前提来讲,前文明对现在的这个文明产生敌视也是理所当然的,‘荣光剪影’们甚至不需要受到太多的认知干扰,就会把我们视作死敌。”

    “他们的抗争依然在继续?”

    “不,他们已经灭亡了,否则不至于这么费事。而对我们来说处境更加尴尬,毕竟现在这个文明可以说是前文明敌视,而神明同样厌弃,本身实力还不行,简直就是夹在中间的受气包。”君影笑了笑,“很有意思的处境,不过也不算是罕见。”

    “是。现在我们如果了解这些武器就是魔族的原型,那如果我们能够复刻它们,应该可以缓解‘荣光剪影’带来的影响。”

    “不失为一个方法。”君影点头同意了伊茉也的想法,“但是依然要记住,即使拥有这些武器装备,前文明依然灭亡了,神明的手段不止于此。景神之痕……我大概猜到背后是个怎样的故事了,只是现在公布出去,未免让人太绝望了一些。”

    “我们最终要做到弑杀神明吗?”伊茉也有些疑惑地左右看了看这座塔,“赫伦佐阁下虽然这么命名了这座塔,但我觉得……”

    “这个文明做不到。”君影点了点头,“哪怕是我们在背后推动,只要不走到台前,这个文明的上限也根本做不到弑神这种事。当然,我不反对赫伦佐用这支大蜡烛给他的愿望许个美好的期待,毕竟这样人才会有动力。”

    “但您有这个打算吗?”伊茉也有些犹豫地问,“我还记得当初您带我的场景……应该不是做不到?”

    “哦,找书苑    www.zhsh    这就是一个和命运有关的故事了。”君影笑了笑,“如果是平时的场景,我当然有很多办法。不过这是个教学场景,除了培养学员以外,我还是得利用一下这位神明,帮我的一位学生抹掉某些后患。”

    伊茉也这才松了一口气。

    “果然您还是我熟悉的那位老师。”

    君影仿佛并没有听到这句话,在她说话之前就转身去柜子里翻找东西了。

    “明天你带着隐者谷地的人回去,带着这份技术资料,以及这份合同。时间紧迫,冬天到来之前,我们需要将隐者谷地纳入晨庚的领地范围,以免我们之间的阵营再有什么冲突,而且隐者谷地的环境也不利于未来的发展。说服他们同意这个任务就交给你和伊莱莎了。”

    她将一块水晶和一支卷轴丢给了伊茉也。

    伊茉也接过之后,点了点头:“那您这里……”

    “我能有什么事?倒是你们得小心点,那个秘术使可不怎么好对付。尤其是你姐姐,她以秘术反制过对方,那就要留神对方反制回来。你本身也是秘术使,应当知道这一类魔法师在战斗上或许有些不便,但阴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我知道!我和姐姐也会找机会解决他的!”伊茉也点了点头。

    “谨慎一点。”君影没有叮嘱她更多了,已经能当教官,理应有自己的判断。

    =

    双日西沉之时,风尘仆仆的陆凝带着艾思琪和德洛斯两个人,重新踏上了晨庚的土地。当她遥望到一座中继塔在黄昏的天光中闪耀的魔法光晕时,倒也能产生一种“回家”的安心感。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