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深渊归途

正文 75 徽晨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神明的构成形态是相当不可捉摸的,不过实体神必然有至少一副躯体,以及一个神魂。在未能完成观测之前,它有多少化身和分魂无法得知,因此对神明的所有针对都只能在假设当中,这事实上没有什么意义。

    首先,必须要接触到神明,否则一切的规划都无从谈起。第二,要改变自己的视角,以人类的立场去询问神明是无法沟通的,需要有人能够以神明的视角来看待局面。

    在一群研究科学、神学、魔法等领域的人员描述的观点之后,君影最后写下了一段评价。

    【前文明对于神明仅仅留下了“景神之痕”一个名词。通常来说,对相关信息如此保密,有很多种理由,例如:具体内容如果被人们知晓会引发大规模的社会恐慌,所以不宜传播;传播该内容本身就是一个危险行为,故无法示警,等等情况均有可能发生。而事实上,所有这些可能性都不是互斥的,它们可以全部都是原因。

    “景神之痕”或许正是一个非常精确的概括。我不在这里任意猜测,仅仅提供一个想法,获悉这个情报的前文明的命名,应当不会采取过于抽象的方式。一个繁荣强盛的文明,即使面对神明,也会以最为直白的方式称呼自己的敌人。】

    在这个思路的前提下,也有许多对景神之痕的猜想出现,或许赫伦佐所说的是这一部分,但在陆凝看来,君影的那句批注其实才更加有用。

    现如今的文明是被限制的,而此前那些未被限制的研究者没有机会看到君影的批注。

    “景神……嗯?如果从字面意义上……啧。”陆凝意识到了如今文明的科技树上的一大空缺是什么,同时也明白了君影所暗示的意思。

    不过为什么要这么拐弯抹角地提醒她?直接跟她说不是更好吗?难道君影还有意在疏远学员?为什么?

    虽然读懂了君影的意思,但陆凝反而有了更多疑惑。她不知道君影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上一次见到君影的时候,还是离开圣辉城往西部出发的时候,那时君影也只是针对摩卡摩给她提出了一些建议,并没有多教她什么。

    对付摩卡摩的整体方法还是陆凝自己想的,现在也是,君影只是作出提示。陆凝认为这也算是一种教学引导的方式,可这样一来,她对现在君影和宇文斌在做什么几乎就一无所知了,而不是像新树影城那样,教官和学员虽然各司其职,却还有着一定的联系。

    “算了,这件事还不是最紧急的,景神之痕啊……”

    陆凝在脑海里敲了一下克莉丝汀。

    【忙。】

    “景神之痕,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知道。】

    “我今天才看到晨庚对景神之痕的研究记录,但我想既然晨庚这边发现了这个问题,你那里应该不至于想不到?如今的文明被封锁了飞向太空的能力,因此对于宇宙的认知是非常贫乏的,除了游客。”

    【没错,游客有着对各类不同宇宙的了解,只要在图书馆下工夫好好阅读,对于大多数场景内的宇宙形态都能有个基础的认知。】

    “景神……指宇宙背景?”

    【概念大概差不多,我的猜测就是,包裹内部一切内容物的宇宙本身,应该就是景神了。】

    “如果真是这样,怎么打啊?”陆凝想象了一下,“你要是说宇宙内的星球、星系乃至一片星云,我都能想到一些集散地提到过的毁灭手段,但如果是囊括一切的宇宙本身……”

    【我也还没想到办法。】

    “……啊?”

    陆凝是没想到以克莉丝汀的脑子现在都还没有针对的办法。

    【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在保证内部正常的情况下将宇宙杀死——一个装了水的气球,把气球戳破,里面的水就会流得到处都是,再也不能维持在气球里的形状了。我们不知道景神之外是什么,但无论是哪种已知的东西,都不适合。】

    “所以……寻求和解是唯一的出路。”

    【恐怕很难。】

    “我得再想想,等下,既然这个终极问题都解决不了,那你现在在忙的是什么?”

    【之前荣光剪影留下来的问题很多,而且现在莱万斯卡还在烦我,你们那个什么赫伦佐想要登基就自己去登啊?为啥还要邀请我们去观礼?我过去干什么,难道他一个人过去不够份量吗?】

    陆凝忽然感受到了这语气里浓浓的怨气。

    他的加冕仪式确实需要盟友观礼这个项目,而凌日的领袖杨其实是不可能来的,只能退而求其次邀请凌日的一些重要人员过来。而为了防止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凌日那边出人的时候也肯定是选择能力较强的那一批人——最后肯定会落在莱万斯卡这些人头上几个名额。

    “就当是出来体验一下海法大陆的生活吧。”

    【无聊,不如我的实验室。】

    很显然,想要克莉丝汀像柳德米拉那样对生活的美好有一些感触恐怕是不可能了。

    =

    又一个秋日的晴朗早晨到来了。

    莱斯特沿着大陆走到了圣辉城附近,他抬手遮挡阳光,望向那辉煌的城墙。此刻它们已经被魔法重新构造,或许不如当年的天使那样华丽,却另有一番壮观。

    对于当前的文明能力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莱斯特轻轻笑了一下,从外表上看来,可能不会触发什么争斗了,这倒是个不错的消息。

    能让柳德米拉那么紧张,他还以为是什么龙潭虎穴呢,看现在城市的风貌,大致也可以得出背后统治者的特点来。就算那个游客的邪恶程度远超想象,那也不会是幕后掌权的那个。

    当然,不能大意。

    他进城的过程也很顺利,虽然没有以新树影城的身份过来,但精灵这个身份本身也算是较为罕见的,只要确认了他的种族后,晨庚就予以准入。

    不过这个准入的通行证比起柳德米拉拿到的那个限制就更多了一些,很多地方都是不允许去的。莱斯特当然不在乎这点限制,他走进城里之后,就制作了一个魔力精灵,让它去找柳德米拉,自己则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观察往来的人群。

    就算以徽晨的标准来说,这座城市里的居民也能称得上勉强合格。他对于自身正义的定义还算宽泛,并没有某些骑士那样极端。但这样的设定也让他一旦遇到自己无法容忍的目标时,也无法隐藏起来寻找机会,而是直接冲上去。

    这个缺点换取徽晨峰顶的力量,也不知道到底值不值得。

    莱斯特昂起头,看向澄澈的天空。他感受到了精灵的动向,消息已经传递到了柳德米拉的手上。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音乐声,从民间选来的艺人唱起了歌谣,这也是丰收节内特有的景象。歌声悠扬悦耳,是一种乡村小调,里面可能还有一两句有点跑调,但是人们并没有那么在意,而是纷纷跟着曲调用更歪的调子一起唱着歌。

    “真是美好的景象……”

    “老师也这么认为?”

    “柳德米拉,你已经能隐藏在这里了,看来已经熟悉了圣辉城的环境?”

    “城市不是利于隐匿的地方,我只是尽量绕开热闹的地方而已。”

    莱斯特扭头,就看到柳德米拉站在旁边,靠着墙,头微微低垂着,神态间并没有通讯时的那种紧张。

    “看样子这两天发生了一些让你产生改观的事情。”

    “毕竟事实上什么都没发生。”柳德米拉说,“没有被发现后追杀,没有跟踪和调查,反而是节日和庆祝,还有一个邀请。”

    “所以你的心态已经调整过来了吗?之前问我的问题,也有了答案?”莱斯特问。

    “还没有,不过,我可以先不去想。老师,我只是对我的恐惧和懦弱不满,但我还没有到哪怕意识到会头破血流也要往上冲。毕竟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任何冲突存在。仅仅是……我单方面的反应过度了。”

    “并不算,人们总会对可能的威胁产生警兆,对威胁的预先消灭也是一种正常举措——但不是杀人这样的方法。”莱斯特站起身,“但我很高兴看到你现在的状态。”

    “老师,我们现在就离开吗?”柳德米拉问。

    “你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办吗?如果都已经做完了,那我们就离开。”莱斯特说道。

    柳德米拉摇摇头:“已经没什么别的事情了,留在这里可能会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还是离开吧。”

    “好……”

    莱斯特话音未落,忽然目光一凝。

    他感觉到有一个意识从他身上扫过。虽然没有恶意,却仿佛已经洞悉了他的内心。

    那意识完全没有任何掩盖,就是来源于圣辉城里那令人瞩目的高塔。如今高塔已直入云端,比圣辉城曾有的任何一座建筑都要高,它日夜不停地向外部扩散着污染净化的魔力,如今已经成为了圣辉城的象征之一。

    “那是……你说的那个人居住的地方?”

    “对啊,老师,你怎么了?”柳德米拉可没见过莱斯特有这么激烈的反应。

    “我被察觉了,不好,我们得赶紧离开!”

    =

    君影自然是察觉到了莱斯特。柳德米拉的实力对她来说根本没有关注的必要,但是莱斯特就不一样了,这个精灵身上有着非常明显的非本土魔力特性,一般人区分不出来,可在她这里就像是黑夜里的火柴一样,已经够引起注意了。

    而一扫之下的观察,更是让君影看到了对方灵魂深处的那个共有的精神世界,这种特征还算是明显,如果不是在场景里有什么奇遇的话,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众我王庭”之内的一员了。

    永夜议会上最近接到了不少关于成员遭到自称正义骑士团攻击的报告,不过在上报议长之后,议会成员就从议长那里得知这是一件集散地的奖励所构建出来的势力。

    至于更多的情况,议长让下面自己解决。

    如果不是持有者亲自出面,也是不需要永夜议会来摆平这件事的。何况永夜议会本来就是所有正派组织的敌人,多一个也不多。其余议会成员里面,稍微负责一些的就会跟底下的人提醒一两句,而不在意的就直接将意思传达下去就不管了。

    君影也只是将自己直接管理的几个组的人召集起来开了个会而已,至于之后怎么处理,还是看人偶派对的能力。可今天偶然见到了,君影便略微提起了一丝兴趣。

    她知道自己一旦被对方看到,就肯定会列为最需要讨伐的恶人,因此还是不准备露面的。但宇文斌就不同了,混沌末裔虽然是得到永夜议会帮助在五阶立足的,却并不隶属于他们,而宇文斌等人的立场也基本在中立。

    出于这一时的兴趣,她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宇文斌,让他去会会这个新生的组织中的人物。

    于是,当莱斯特带着柳德米拉离开圣辉城,来到郊外的时候,一个一身黑衣,脸色阴沉的男人就拦在了二人的面前。

    “日安,我是宇文斌。”

    宇文斌眯起眼睛,打量了莱斯特一番。

    “我们没必要遮遮掩掩,同为教官,还是开诚布公为好。”

    “宇文斌?混沌末裔的两位主事人之一?”莱斯特还是听过他的名头的。找书苑m

    “是我。”宇文斌点了点头,“我报了名字,你是不是也该遵循礼节?”

    “……莱斯特。”

    “很好,友好互换名字是良好沟通的第一步。”宇文斌点了点头,又看了柳德米拉一眼,“我对你隐藏身份进入圣辉城的目的大致了解了,不过你背后的那个势力,我还得来了解一下。”

    “背后的势力?你知道?”

    “如果阿卡迪娅在这里,她能说出更多东西。但是我不像她那样通晓各类秘辛,我只知道这东西源自于集散地给通关死亡场景的人的奖励。它超越规则,却需要相当程度的掌控力。就我所知,这个时代的前两位掌控者还是能够利用好这份特权的,可这第三位,还是需要考察一二。”

    “你与我说这个做什么?”

    “当然是因为你成为了眷顾者之一,我需要从你这里得到线索。你不会以为这是你们自己偷偷摸摸搞一个小组织就行吧?还是说你根本不知道它的暴走危害?”

    莱斯特张了张嘴,他确实不知道。作为徽晨,他拥有了这份力量,也知道了它的弊端,可除此之外呢?他怎么设想也不明白这会对整个集散地产生什么危害,毕竟那些从黑暗时代过来的组织比他们可强了不知道多少。

    “确实,有人会兜底。”宇文斌按了按额头,显得有些困恼,“大概不会造成又一次黑暗时代的到来。但,超越的权力意味着更深的欲望。你以为当初那群暴虐的统治者们是如何统治一个时代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