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深渊归途

正文 76 教官的实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作为“暴君”宇文政的儿子,宇文斌知晓当初那个时代许多不为人知的历史。例如当初的统治者们的发家历史。

    集散地给的奖励已经更换过了一轮。

    这一轮的具体情况他不太清楚,无论是议长还是时瞳都对自己具体所得到的东西进行了最高级别的保密。但上一轮的奖励他知道都是落在谁的手里的。

    不说别人,光是宇文政拥有的“王者的独揽”和死星的“遥远的呼号”就是那种在各种场景里都能够有全方位应用,和普通游客可以在短时间内拉开极大的差距。也正是这种特殊让他们逐渐醉心于力量带来的野心和欲望当中,变得不再受控。

    虽然还有一些其他原因,但宇文斌深知宇文政越发暴虐和独裁的性格有很大的原因在于这份能力赋予他的力量。其余的“王”也都

    是差不多的情况,从他和阿卡迪娅的交流来看,大执政官也有类似的变化过程。

    如今的六大组织,包括君影在内,他们都是当年战争的胜利者,就算那几个人当场复活,这群人也敢再上去杀他们一次。但对于宇文斌这个牺牲者来说,他恐怕是最不愿意集散地再诞生一位暴君的人之一了。

    “我需要知道那个游客是谁。”

    “那可不行。”莱斯特断然拒绝,“从我们加入开始,这就是必须要保守的秘密。再说,我可听闻混沌末裔的另一位可是号称‘全知’,怎么还要问我?”

    “这种外人的称呼……不足为信。”

    宇文斌微笑了一下,手臂上出现了紫色的符文。

    “我想我有办法让你说出来。”

    莱斯特一手屏退了身边的柳德米拉,头顶上浮现出了莹白的光环,光辉照耀下的山峰从他的脚下出现,那正是徽晨骑士们的心象——徽晨峰顶。

    “正想领教一下混沌末裔的主事人究竟有什么能耐。”莱斯特的掌心浮现出了一把造型特异的武器,那是一把银色的枪械。

    被莱斯特所发掘的历史,在他的手中可以动用其中一角的力量。一件武器、一身装备,这些都是他可以直接构造出来的,效果和真品别无二致。这个魔法在这片有着无数辉煌历史的场景内自然可以发挥出极高的上限,只是……

    “你可以重新选择一次。”宇文斌的手指按在了胳膊上,符文随着他的呼吸开始有节奏地闪耀起来,外表看上去和一般使用的魔法没有什么不同。

    莱斯特端起手中的枪,朗声说道:“没有必要,这就是我现在最熟练的魔法。”

    “好。”

    话音刚落,莱斯特就扣下了扳机,在他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峰顶之上立刻涌动出了无数光晕,大量一模一样的枪械在光芒中出现,同时瞄准宇文斌一起开火!

    这把枪不是常规的武器,而是这个文明专门制作来对付透镜的武器。在开枪的一瞬间,前方一片范围之内的空间就会被抹平,所有不正常的空间状态全部都会被强制还原成基础的空间形式,同时内部的一切也会被碾平。这上千把枪的同时射击,会瞬间形成巨大范围的空间坍塌,里面的一切几乎都无法留存下来!

    宇文斌在这片空间的压制下,瞬间破碎成了一团影子,转瞬间就被反复碾压的空间绞碎。不过莱斯特根本没想过这一击能够对宇文斌产生什么效果,他将手中的枪一甩,立刻生成了数面能量盾牌,手中则准备出了另一个魔法——

    盾牌破碎。

    在莱斯特还没能凝聚出下个魔法的时候,宇文斌就已经用一个近身切割撕裂了他的防御。锐利的剑锋从紫色的符文上蔓延而出,无论什么魔法在剑锋面前都脆弱如纸。

    “污染?”

    “魔族的污染。”

    宇文斌回答了一句,转瞬间连续劈出了几道剑光,莱斯特连续闪避,光辉带着他的身体不断进行频闪式的短距离移动,但宇文斌却如影随形,每一步都能恰好追到莱斯特的面前。

    莱斯特也有些惊异,他没想到宇文斌那看上去有些文弱地身体竟然能够发挥出如此的体术。但联想到对方的名头,却也认为这是理所应当。

    他终于准备好了手中的魔法,立即释放了出去——

    “心灵沙漏。”

    用来对付心智毒素的魔法扩散出去,同时,魔法也被徽晨峰顶千倍放大,然后狠狠撞上了一面金色的墙。

    从宇文斌的另一只手臂上张开了神性光辉的护盾。

    “你已经可以利用污染了?”莱斯特立刻中断了手中的魔法,神情污染已经沿着魔力反侵蚀过来,属于神族的信仰毒素差一点就进入了他的体内。

    “利用这个世界的任何形式的能量都很容易。”宇文斌手掌出现了一个魔力团,它正在不断变换着外形,排列成不同的魔力体系构架。

    当它稳定下来的时候,莱斯特的瞳孔微微一缩——

    那个魔力构型和他的历史发掘魔法一模一样!

    “你看,复制你擅长的魔法,对我来说只是一些简单的测试而已,这就是我建议你更换一个魔法的原因。”宇文斌平静地散去手中的魔法,“这场战斗不是你来决定结束时间的,而是我来决定。”

    莱斯特立刻就明白了宇文斌的意图,他准备用这可怕的解析能力去解读徽晨峰顶的特性!

    糟糕的是,莱斯特完全没有避战的余地,他的逃跑手段没有保证能躲开宇文斌的。

    “通晓者”阿卡迪娅,“通习者”宇文斌,混沌末裔的两名主事人,当真是有着和名头相符的能力。

    =

    隐者谷地,原本住在此处的幻灵族人,此时都已经离开。整个幻灵族的村落此刻变得空荡荡的,却依然有脚步声、交谈声在无人的村落之中回荡。

    伊莱莎站在中央广场,赤红色的线在她周围亮起,形成了澎湃的魔力网络,秘术必须的能量在这片谷地得到了源源不断的供给,一个第二类秘术在她的构筑之下已然落成。

    “秘宴·盛情之礼。”

    伊莱莎的秘术使身份是“宴会主人”,一个以阵地和身份作为主要要素构造秘术的方向。而这个第二类秘术可以让她在得到足够多的细节之后,直接将一个确定的目标邀请到自己的“宴厅”之中。

    这个效果非常霸道,除非有同级别的第二类秘术同时在拉人,否则是必定能够成功的。伊莱莎启动这个仪式,正是为了将库卡什邀来。

    此时,库卡什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隐者谷地的入口处,他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不过丰富的经验还是让他知道自己肯定是中了什么秘术。

    “这可真是……”

    他拉了一下衣领,让自己的动作更加便利了一些-。空中的赤红丝线他都看得到,背后离开的道路也消失不见了,只有密林——在秘术使解除秘术之前,恐怕根本不能从这里轻易离开。

    “我是库卡什,而你应该就是当初透过摩卡摩的秘术痕迹反击他的那位秘术使了吧?”他大笑了起来,“你知道了我的名字,也不奇怪。不过,到底是什么样的自信让你把我诱导到这里来呢?”

    没有回应。

    “好吧,真是无聊。”库卡什从怀里掏出一张纸,点燃,那纸张的材料似有古怪,在燃烧中并没有卷曲,而是直接化为白色的飞灰向空中飞去。

    “第二个灵魂受到了召唤,未曾知晓,却终将来到。”

    他抬起头,对上了天空中那个被一圈烛火环绕的人。面带微笑。

    “助我踏上登星之阶吧。”

    “秘仪,掸去灰尘。”

    随着伊莱莎的一声呼唤,飞扬向空中的纸灰仿佛受到了什么吸引力一样,向一个中心点聚集,然后猛烈地向下坠去。库卡什见到迎头砸下来的纸灰,抬手轻轻一拂,那聚集起来的纸灰就在周围化为了白色的纸钱散落,而他一身衣服也随之而褪为白色。

    “独吊,致上唁信。”

    阴冷的气息从库卡什的脚下升起,明亮的烛火在他的秘术展开时就变得惨淡了好几分,原本还呈现出一副迎宾景象的街道上,顿时变成了凄风惨雨的葬礼现场。

    “咱们的相性真是糟透了。”库卡什的背后升起了两个鬼影,“你的邀请,请来了我这位‘吊客’,无论哪一方,恐怕都不舒服。”

    “既然是吊客登门,不如这次的葬礼上就埋你吧。”伊莱莎的手掌托举,虚无的杯中已有猩红的液体开始积蓄。

    但库卡什已经从怀里拔出了一把软剑,劈在了面前一根红色丝线上。

    伊莱莎面色微微一变,她原本浮在空中的身体忽然开始下落,虽然势头并不急,却也失去了制空权。

    秘术发动过程中,能量就算被干扰也不至于影响秘术的效果。而库卡什这一下却也不是为了影响伊莱莎的秘术,而是影响了伊莱莎尚未动用的那部分能量,让她不得不主动放弃一部分“华而不实”的秘术。

    “秘术使,除了秘术之外,战斗的技艺也不能生疏啊。”

    “秘仪,鲜红践宴!”

    “独吊,披上纯白!”

    在两人的距离拉近的瞬间,满盏的血酒浇落在库卡什的头顶,而白色的丧服则浸染了伊莱莎半身的衣服。

    一触即分之后,双方都惊异于对方这个第三类秘术的效果。库卡什感到自己内心涌上了一股强烈的渴望,不仅勾起了他原本的暴戾,也同时引起了他对伊莱莎这个“素材”无比的贪婪,膨胀的欲望几乎要将他的理智完全吞没。与此同时,伊莱莎的一半身体能量运转近乎停滞,白色的丧服在她身上却宛如一层沉重的棺木,让她连喘息都变得有些艰难,这半边的躯体几乎无法活动。

    “侍从!”

    就在库卡什还在努力维持自己理智,准备转头给伊莱莎补上一击的时候,伊莱莎却先一步喊出了声。

    脚步声出现在空荡凄清的街道上,卓一元和卓清澜两个人一身黑色的侍者礼服,从两间屋子内走出。卓一元的手臂上搭着白色的巾布,一瓶酒被他捧在手中。卓清澜一手背后,一个摆放了两只水晶盏的托盘被她平托在另一只手中,举在头侧。

    面对库卡什,二人不免还有一些紧张,但动作却一丝不苟。他们并未踏入秘术的大门,却在这个环境下,被“宴会主人”授以宴饮的权柄。

    卓一元一手削去酒瓶的颈部,酒液从其中流出。卓清澜则从托盘内取下一只水晶盏,找书苑m甩手掷向了库卡什。

    “秘仪,倾入红酿。”

    “秘仪,宴上坐席!”

    糟透了——这是库卡什现在最大的感受。宴会主人和吊客所研习的秘术方向正好相反。宴会主人的力量在于活性、展现自我、遵从欲望和欢愉,而吊客则是研习孤独、沉寂、带来死亡与苦痛,两边的对立可不止一点半点。可现在“宴会主人”有两名侍者,这在仪式的意义上就已经比自己这个单独的“吊客”要完备许多,毕竟这里还是宴会主人的主场。

    他没有伸手,却无法避免水晶盏自动出现在他的手中,正如卓一元手中的酒虽然流向了地面,却实际上斟入了他手里以及托盘上的酒盏一样。

    被秘术强制邀请进宴厅,而一旦接受了宴会主人的敬酒,恐怕下一步他就不得不入席了。届时哪怕他强行以第二类秘术将“宴会大堂”篡改为“灵堂”,宴会主人一样可以动用权能将这里化为自己的丧宴!

    “开玩笑,吊客登门,可不是为了给自己送终的……”

    库卡什张开嘴,大片血丝从他口中涌出,钻入了手中的酒杯里面。而此时,卓清澜已经走到了伊莱莎的身边,将另一只水晶盏送到她的手中。

    “凭吊,血字遗书!”

    在伊莱莎举起酒盏的瞬间,库卡什也成功展开了自己的第二类秘术,杯中之物本就为赤红的颜色,此刻又被他混入了自己的鲜血,加上宴会主人赋予“红酒”的“血”之意象,他成功构筑出了这个针对性的秘术!

    酒盏炸裂,酒水洒在地上,化为了伊莱莎的名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