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炼金术师

正文 第17章 没有胜利者的战争(十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此刻,礼堂里前所未有的热闹。

    各个学院的长桌上不仅坐满了重新返校的学生,就连早上前来参加追悼会,却仍未离去的人们也同样留下来参加今晚的庆功宴,就是不知道那些未曾真正参加过霍格沃茨大战的成年人,会不会在享受这份本不属于他们的胜利时感到莫名尴尬?

    人们在嗡嗡的喧闹声中低声交谈,听真正参与霍格沃茨大战的英雄讲述几天前的那场惊天大战,阐述他们究竟是如何击溃比己方还要高出数倍的伏地魔爪牙的奇妙故事。

    特别是那群曾亲手狩猎巨人的家伙,更是能凭此额外享受身边人投来的敬仰目光。

    那可是令无数巫师都为之心颤的巨人,说杀就杀了,而且还是一边倒的屠杀。

    至于让无数人避而远之的狼人,更是在那座高架桥上死伤无数。

    不管是屠灭巨人,还是消灭几百名狼人,都是无法再次被复制的传奇事迹,注定被永远记录在霍格沃茨的历史上。

    作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尽管艾伯特没有亲自动手,仍然算得上凶名远播。

    毕竟那可是眼都不眨就将人弄死的狠人,更何况死掉的还都不是什么一般角色,对某些生活在黑暗中的家伙来说简直就是个煞星。

    要说整个计划,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与八眼巨蛛的正面对抗。

    当初,所有人认为最容易对付的八眼巨蛛,竟造成有史以来最大的伤亡。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意识到其中有问题。

    究竟是领队的阿不福思太过废物,无法很好地调动人手执行艾伯特分配的任务,还是他的队友实在太过废材,以至于在面对八眼巨蛛的时候一触即溃。

    绝大部分人都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更没谁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废物,以至于大部分质疑的目光都被投向阿不福思,认为他没带好队伍,导致对抗八眼巨蛛的战线差点崩溃,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后者显然也没打算在这件事上狡辩,这也导致更多人将目光投注在他的身上,哪怕很多人已经意识到真相,但为了让战死者能够体面,他们仍需要个背锅的。

    最终还是李·乔丹看不下去了,开口说道:阿不福思那边的优势在人手数量上,但很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骁勇善战,

    话音刚落,周围一片死寂。

    尽管那话确实很不好听,但这就是事实。

    所有人都该意识到,与八眼巨蛛的对抗中死掉那么多人,真不能怪阿不福思无能,更不能将黑锅扣艾伯特头上,完全就是因为他们自己太废物。

    毕竟,艾伯特已经给予他们额外的照顾,不仅将最容易对付的八眼巨蛛分给他们,还让他们这边拥有人数优势,连专门针对八眼巨蛛的蜘蛛退散咒都提前教过了,最后还给他们留了海格与马人这道保险,在这种情况下还死了,真怪不了谁。…。。

    老实说,如果不是海格带着一众马人及时杀到,估计还得付出更加惨痛的代价。

    至于八眼巨蛛太危险?

    将他们扔在其他战场上,估计只会死得更惨。

    获知“真相”的人们纷纷沉默了,他们知道艾伯特已经尽力了,纷纷朝教工席位上那位年轻得过分的教授投去敬佩的目光。

    会受到大家广泛,早在艾伯特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也不是很在意其他人投来的各种复杂的视线。

    “成为教授的感觉怎么样?”

    身侧的弗立维教授在注意到艾伯特的视线后,笑着询问道。

    “这里的视野很宽敞。”

    艾伯特也没打算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他的目光扫过下方乱哄哄的礼堂,从正跟人吹嘘的李·乔丹身上掠过,落到与女友说悄悄话的弗雷德身上,旁边的乔治正在翻阅报纸。

    桌对面的“救世主”哈利正跟罗恩说话,而身侧的金妮正与赫敏说悄悄话。

    隔壁的赫奇帕奇长桌边,塞德里克成为人群交流的中心,但他的目光却经常朝拉文克劳的长桌边张望,最终对上跟卡特里娜说话的秋张的目光,两人纷纷莞尔一笑。

    在两位姑娘的旁边则是满脸写着郁闷的玛丽埃塔·艾克莫。

    伊泽贝尔与艾伯特的目光对上后,温柔地眨了眨眼,然后继续跟酸溜溜的佩内洛说话。

    刚与男友分手的佩内洛,顺着她的目光看到艾伯特后,心里不免泛起酸水,无比羡慕伊泽贝尔幸福的婚后生活。

    如果珀西也能有艾伯特几分情调与体贴,双方压根不至于闹到分手。

    艾伯特自然不清楚自己在别的姑娘心里的评价,在重新收回目光后,便跟身边的人吐槽起今晚的庆功宴。

    “将追悼会与庆功宴放在同一天,果然会让气氛变得很奇怪。”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大家自然能感觉到那种古怪的氛围,但他们真没太好的办法,分开举办追悼会与庆功宴确实能够避免这种尴尬的情况发生,但那样做只会给愿意抽空来霍格沃茨参加追悼会与庆功宴的人们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将两件事凑一块解决未必不是个好选择。

    至于那种古怪的氛围,只要不去特意就好了,反正宴会正式开始后,那种氛围就会被冲散。

    没让大家等太久,宴会正式开始的钟声便被敲响了,礼堂里的喧闹声逐渐安静下来。

    “我们赢了!”

    金斯莱的话音刚落,礼堂里瞬间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等众人的欢呼与掌声逐渐平息后,金斯莱开始发挥自己在巫师瞭望站广播期间训练出来的演讲能力。

    “伏地魔彻底死透了,再也无法通过任何手段复活了。”金斯莱高举酒杯大声说道,“这场长达数十年的噩梦终于结束了,让我们为杀死伏地魔的艾伯特·安德森先生送上最高的敬意。”…。。

    人们纷纷站了起来,朝着艾伯特高高举起酒杯表示自己的敬意。

    “我从不认为此刻的荣耀只属于我。”

    艾伯特平静有力的声音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令喧闹的礼堂重新安静下来。

    “为了此刻,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不管是寻找伏地魔弱点的邓布利多、还是敢于抗争的斯克林杰,甚至是为了能彻底杀死伏地魔而打算牺牲自己的波特,曾有无数勇敢的人们在为眼前这一刻的胜利而努力抗争。”

    “现在我们终于赢了!”

    “荣耀终将属于所有勇敢站出来抗争的人们。”

    震耳欲聋的掌声、呐喊声,欢呼声差点把施了魔法的天花板掀翻,那些未曾真正参与过霍格沃茨大决战的人们,实在无法理解其他人的那股狂热,但他们都看得出很多人都与有荣焉,就像艾伯特说的那般,

    荣耀终归于吾身。

    这是属于他们的胜利!

    ……

    在一阵慷慨激昂的演讲后,金斯莱高举酒杯正式宣布宴会开始了。

    尽管晚宴上的食物并不是特别丰盛,但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错。如他们所料,原先那种古怪的气氛也被一扫而空。

    “马尔福先生交代了不少东西……”

    金斯莱主动跟艾伯特聊起魔法部最近的形势。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艾伯特这位高级顾问基本上不去魔法部,也从不主动给金斯莱提供额外的帮助,所以金斯莱才特意把艾伯特的座位安排在自己的身侧,方便宴会期间闲聊点东西。

    周边的教授们纷纷放缓手上的刀叉,竖起耳朵倾听两人的对话。

    “很正常,在伏地魔彻底死亡后,像马尔福那样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做墙头草才算不正常。”艾伯特丝毫不感觉意外,“如果你想解决黑巫师的问题,可以选择宽容处理。”

    “说说看。”

    金斯莱很意外从艾伯特嘴里听到“宽容处理”,尽管他确实也曾想那样做,但也必须考虑那样做的后果才行。

    “宽容处理并不代表不处罚,而是给他们一个机会,毕竟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艾伯特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葡萄酒,给金斯莱出了个不那么馊的主意,“你可以狠狠罚那群没犯下大错的家伙一大笔加隆,然后再把他们扔监狱里关上几年后,在将人释放出来,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愿意通过这种方式将自己洗白的。”

    金斯莱脸颊微微抽搐,这种事魔法部其实经常做,唯一的区别是这次对象是伏地魔的爪牙。

    “当然,那样做很可能会引起部分人的不满,所以你需要杀几个罪大恶极的家伙来平息他们的愤怒,有时候区别对待更能让人们看到你的善意,愿意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艾伯特说着令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的话,好像杀死几个人就像捏死几只虫子一样简单。…。。

    “这恐怕会让一部分黑巫师拼死抵抗。”金斯莱有点犹豫,他也清楚这样做的好处,但问题同样一大堆。

    不过,他已经打算将之用在魔法部的雇员上了。

    别以为法不责众。

    某些涉及的雇员经过考察后,只会象征性罚上一笔钱,便能免去他们曾经犯下的某些罪行,但这件事必须放在英国魔法界彻底稳定之后,就像艾伯特说的那般,有时候就算你直接赦免他们的罪行,别人还认为那是理所当然,不给他们整点幺蛾子,都不知道什么叫感激涕零。

    有时候,人就是如此犯贱。

    在整个庆功宴会期间,两人聊了不少事,大多数都是关于巫师战争后续收尾的问题。

    尽管金斯莱同样是这方面的专家,但他似乎同样认为应该听听艾伯特的建议,这也导致艾伯特整场宴会都没能好好吃点东西。

    庆功宴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等大家吃饱喝足后,麦格校长才站出来向大伙宣布学校的安排,以便让返校的学生明白他们的学业安排,以及拥有一个漫长暑假的事实。

    这无疑迎来了一阵欢呼声,没有人喜欢考试,大家都喜欢放假。

    等庆功宴会结束后,所有人都心满意足地各自散去,除了少部分不擅长幻影显形的家属外,打算留在学校打地铺的人少之又少。

    艾伯特自然也没打算留在霍格沃茨打地铺,在与其他人打过招呼后,便带着自家妻子与小姨子回家了。

    “吃得好饱,我要先去休息了。”

    卡特里娜转身离开前,似乎想到什么,忽然停下脚步询问道,“对了,你以后是不是也要搬去你们打算建造的那座村庄定居?”

    “对,不过我会在那里搭建一扇连接这里的飞路网。”艾伯特猜到卡特里娜的意思,眨了眨眼安抚道,“所以,你不必担心会被人发现我们之间的秘密。”

    “该担心风评的人是你才对吧。”卡特里娜临走前,吻了下艾伯特的脸颊。

    “她越来越主动了。”

    看着离去的卡特里娜的背影,艾伯特对伊泽贝尔说。

    “这说明我的教导起了作用。”伊泽贝尔轻声说,“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有恋爱的感觉。”

    “过两天我可能要出去一趟。”

    与伊泽贝尔的目光对上后,艾伯特轻声解释道,“去澳大利亚帮格兰杰找回她的家人,我几年前就答应过她了。”

    “要我说这是个好机会。”伊泽贝尔微微挑眉道,“不管是对你还是对那位格兰杰小姐来说。”

    “还是饶了我吧。”艾伯特无奈苦笑。

    “不过,我估计她也没勇气跟你发生点什么关系。”伊泽贝尔很清楚年轻姑娘的脸皮都比较薄,根本没有那样的勇气跟艾伯特发生点超过友谊的事情,除非她以后打算一直做的情人,不打算结婚了。39314757。。

    ...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