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正文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钱不白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和霍延平见面,属于跟领导汇报工作,外加求人办事。

    尽管宁卫民都是挑好听的说,但有一点他并没撒谎。

    他想利用邓丽君在海外多挣些钱,真的问心无愧。

    他不是想用财富去满足私欲,而是想多做点于国于民有利的事儿,就比如扶持国内的电影事业。

    在国内体制还没有改变,电影行业遭遇电视冲击,整体越来越不景气的当下。

    尽力让国内电影人在这种青黄不接的时候有工开,能吃得饱一点,尽量不太痛苦的度过这段艰难岁月,就是目前宁卫民唯一能去做的事。

    而其中,喜剧演员陈培斯,无疑就是宁卫民重点投资的扶持对象。

    这不但是因为陈培斯和宁卫民同为京城人,陈培斯所拍摄的以陈小二为主人公的系列电影带有浓重的京城气息,其中又饱含宁卫民既熟悉,又缺少,也最渴望的亲情、友情、邻居情。

    这也不仅是因为陈培斯的电影是以平民的角度出发,在生活化的情境中融合了剧情、喜剧和爱情元素,给观众带来了朴实生活化的欢乐和感动。

    其实更多的,还是因为陈培斯本人,是个极有道德操守,又不畏困境,有闯劲儿的好演员。

    也是改革开放以来,大陆内地的第一个独立电影人,是国内影视行业最勇敢的先行者。

    陈培斯自打和父亲陈强陈老爷子投拍的第一部电影《父与子》遭遇歧视,作品出炉后却又创造了票房佳绩之后,他就走上了专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平民喜剧之道路。

    他的电影全部自己筹资制作,买厂标挂靠,势必要用作品的受欢迎程度来说话,和那些讲究“格调”的“艺术家”们作对到底。

    甚至几年之后,他跑到海南真正的自立门户,成立了一家喜剧影视公司。

    又是领先所有人,率先要把电影商业化,靠挣票房来养活自己。

    即使在这个过程中,他被碰的头破血流,但他初心始终不改,着实令人佩服。

    何况除此之外,陈培斯个人的私德也无人可以诟病。

    他或许对有些事过于较真,不懂变通,满脑子都是唐吉坷德式的理想。

    但平生谨守艺德,对得起观众,忠实于家庭,从未沾过什么脏的臭的,也从没和任何女演员有过绯闻。

    尤其是和他的好搭档,那位浓眉大眼的一对比。

    真是让人不禁联想起小品《主角和配角》中,那句陈培斯获得了无数观众掌声的至理名言了——“连你这么浓眉大眼的居然也叛变革命了?”

    如此,也就越发显得他的个人操守难能可贵。

    完全可以说,与他同一时代成名的春晚明星,电影明星。

    但凡大红大紫过却在德行上不塌房的,他是为数不多人中的一个。

    如果再缩小一点范围放在小品演员或者喜剧演员中,那他可能就是唯一一个了。

    对于这样的人这样纯粹的电影人,宁卫民自然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帮衬,不计得失。

    这不,2月14日这天下午快两点的时候,陈培斯就万万没有想到,一辆跟小房子一样的丰田房车会停到他家的胡同口前面的大街上等他。

    还没有出过国的陈培斯当然也猜不透,这是一辆什么车,需要花掉多少钱。

    事实上他站在大街上足足有十分钟,也没见到宁卫民的踪迹。

    直到他开始为宁卫民的爽约感到费解,认为刚刚电话联系过的宁卫民或许是走错路,或者找错地方了。

    然后忍不住开始在街上溜达来溜达去的时候。

    那个停在路边那个怪模怪样的,如同拉着一个库房的汽车才忽然打开,一个穿着体面的男人打开车门从里面走出来。

    因为男人出来的位置后面就是午后的太阳,背光中一时看不太清这个人脸。

    陈培斯正纳闷间,见那个人冲着自己好像端详了一会儿,又朝自己招手,“是培斯吗?”

    如此一来,陈培斯才真正确定,此人确实是相约和他在这儿见面的宁卫民。

    他赶紧应声走过去,“是是,哎呀,你怎么在这车上啊!”

    “嗨,外面多冷。这也不怪我啊。要怪就怪你这帽子戴得够绝的,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儿了?我哪儿看得出是你呀。我在车里要不是看你像是等人,我还看着胡同口傻等你呢。”

    这一对话才知道,敢情问题就出在陈培斯的乔装打扮上了。

    合着这小子现在出名出大发了,这从家里出来上街就得捂严实点。

    结果他就把小品《羊肉串》里那个毛线帽子戴上了。

    而且二月份的京城还是挺冷的,他外面还裹了一身棉大衣。

    那看着就跟拉板儿车的车夫似的,也难怪宁卫民认不出他来。

    瞧这事儿闹得,俩人都是莞儿一笑。

    不过等到陈培斯再上了车,还能继续笑得出来的,可就只有宁卫民了。

    不为别的,就像本年度在港城刚刚凭借贺岁档赚得盆满钵满,拿下两千七八万票房的那部小成本电影的名字一样——《富贵逼人》啊。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陈培斯纯纯的土包子,他哪儿见过这样的汽车啊。

    他连想也没想过,世上会有这样的汽车上,居然车舱里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跟在家里几乎一模一样。

    不但有床、卫生间、洗澡间、厨房、餐厅,还有各种家用电器,冰箱彩电,完全就是一个移动的家。

    不,家里哪儿有这样的豪华啊?

    这是是移动的豪华酒店好不好!

    总之,陈培斯一下子就懵了,眼睛根本不够使了。

    他在这辆放车里是看来看去,东瞅瞅,西逛逛,上拍拍,下摸摸。

    就这副没见识,看哪儿哪儿都新鲜的样子,一下子让宁卫民就又想到了小品《主角与配角》里陈培斯玩儿朱时茂枪套的情景。

    以至于他都产生了一种脱口而出的冲动,好想问上一句——“好玩儿吧?会玩儿吧?没玩儿过吧?”

    终于,陈培斯望着车顶的排气扇呼出了一口气,暂时从兴奋里回过神来。

    “我说,你哪儿找这么个车来啊?这也太绝了……”

    “日本。”宁卫民回答,“这是丰田公司为美国人生产的海拉克斯微型房车……”

    “什么?海什么斯?这,这,这也太奢侈了!对对,还房车。这名儿好,这可不就是一座移动房子嘛!这,这,这真是把钱不当钱啊!万恶的资本主义!”

    然而对这个答案,陈培斯眼红极了,他咬牙切齿地地表示,“这美国鬼子和日本鬼子,他们的日子过得也太美了,连这种东西都……”

    但更绝的还得说宁卫民的答复,一句话就差点没让陈培斯把剩下的话囫囵吞下肚儿去了,而且差点没冒着鼻血蹦上车顶儿。

    “你就别抨击了,也用不着嫉妒,因为你马上也有了。喏,打现在起,这就是你的车了。以后就是别人嫉妒你了。”

    “什么?我的车?你要送我辆汽车?你开……开开什么玩笑……”

    宁卫民的话,让陈培斯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怎么都不能相信,“再说了,我也不会开呀……”

    “不会开,那可以学啊!”宁卫民笑着调侃他,“其实就目前来说,你也不用会开,只要这里面的东西你都会使就完了。”

    “不是,不是,你什么意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呢。好好的,你就突然要送我这么……这么一辆日本的什么来着?啊,房,房车……你……你是想让我在这里过日子啊?”

    或许是惊喜来的太突然,也太大了,始终难以消化吧。

    陈培斯在短期内实在不能平复心惊肉跳,脑子一时也真转不过这弯儿来。

    见状,宁卫民也就不跟他瞎逗了,直接把自己的用意和盘托出。

    “行了,你也甭瞎琢磨了。我就跟你实说了吧,去年为了拍《李香兰》,考虑到国内拍摄外景的环境太艰苦,我就跟丰田公司购买了三辆这种房车,然后运到了国内,用于满足外景地导演和主演的生活以及演出需要。现在《李香兰》这部电影拍完了,我就找日方要出了一辆送给你。”

    “当然,因为牵扯到税务和财务问题,确切地说,这车从法律上来讲还是属于日方的,并不是属于你的财产,只是借给你用的。不过你放心,日本人不会再要回去的,你就当成自己的东西,放心用好了。有了这车,以后你无论是拍外景还是以大杂院为摄影棚,拍内景戏,这不都方便了?”

    “你无论是吃饭还是上厕所,又或者需要化妆和洗澡,这辆车全能满足你的需要。你要是累了,在拍摄间隔在这车里小睡一会儿都没问题。等你什么时候学会自己开车了,带着父母,老婆孩子出去郊游,这车会更让你满意。唯一你要记得的,就是要存水,排污,加汽油。怎么样?我这份礼物你还满意吧?”

    “满意,满意,太满意了!”

    听了宁卫民的解释,陈培斯那真是喜出望外,高兴得话都不会说了。

    按理说,他本该该客气客气的,起码也应该好好道谢。

    可这是,因为太高兴了,把这些统统忘在了脑后,就只会说“满意”了。

    他乐不津儿地又开始在车里团团转,重新开始了东瞅西看,上拍下摸的过程。

    不用说,此时他再看这车里的各种设施和电器,当然又是另一种心境了,肯定比刚才还要激动和兴奋。

    “我的妈呀,这车就给我用了?我的了?真是我的了?哎呀,我有汽车了!还是日本车,是房车!哎呀呀,你这朋友我没交错,你可太够意思了!”

    可就这还不算完呢,宁卫民站起来让开现在占据位置,让陈培斯过来,亲手把车头上方床铺上铺着床单给揭开来,说还有东西给他看。

    结果这一下,原本就在狂喜中的陈培斯感受了更大的视觉冲击。

    因为那床单底下盖着的仿佛一个被子大小的东西不是别的,那全是一摞摞,一张张的大团结。

    在春晚小品里演过“我王老五从没见过这么多钱”的陈培斯,这次哪儿还用演啊?

    那是真的看着头晕眼花啊!

    他带着惊骇莫名的眼神回头,“这……这些都是……钱?”

    好嘛,这一次,陈培斯干脆说都不会话了。

    要是以不了解情况的外人视角来看陈培斯此时的表情,备不住还以为他在宁卫民指定的位置,发现了一个人头呢。

    其实这不奇怪,虽然他也曾经为了拍摄经费四处求爷爷告奶奶的化缘。

    可那几乎都是零敲碎打弄回来的,很多时候也是拿回支票,还从没一次性的见过这么多现金。

    猛然见到一好几百摞的钞票,不心惊肉跳那是不可能的,说是魂飞魄散也不能说过分。

    “嗯,一共五十万。都是给你的。是给你拍下一部电影用的。”

    在得到宁卫民确认似的点头,并且听闻到这样的话后,陈培斯彻底陷入到无可自抑的狂喜中。

    “谢谢,谢谢,太感谢了。宁总就是宁总,大气。”

    这次倒是终于想起感谢来了,但冷不丁儿还加了点零碎儿,听着就让人觉得可气了。

    “哎,你这是在日本发洋财了?又是给车又是给钱的……”

    宁卫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瞧你这话说的,好人当不得是吧?我是砸锅卖铁给你凑出来的钱,这总行了吧?”

    陈培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随即不好意思了,赶紧找补。

    “不是,我这就是太高兴了。感激之情难以言表啊。你看,咱都有一年没见了。你这一回来,我还没给你接风呢。莫名其妙的却受了这么多好处。我这心里……还真是……”

    可惜宁卫民却不往心里去,陈培斯这么一说,他也顶多这么一听。

    “拉倒吧,我听说你和朱时茂吃饭都从没掏过钱。你还能请我?我可没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行啦,什么都别说了,你就好好拍电影吧。我呀,就认你这个人,认你的作品。反正拍摄资金和设备上有困难就言语。能帮我一定帮。”

    这个许诺,宁卫民倒是说的一点不违心。

    要知道因为有他的资助和鼓励。

    陈培斯的剧本这一世并没被长影给抢走去改编成《嘿,哥们儿》,而是被他自己拍了一部《待业青年》。

    虽然说起来,这两部电影的剧情是大同小异。

    但老顽固的老子外加不着调的儿子这种父子关系,无疑还是陈氏父子的演绎更为传神,也更为默契。

    而且这部戏,其他的演员也挑的好。

    陈宝国替换了原本周里京演的角色,宁卫民看好的林芳兵演陈宝国的妹妹,取代了原本吕丽萍的角色。

    再加上女儿国国主朱琳饰演陈宝国暗恋的高冷知性女青年,和张嫱扮演陈培斯的妹妹三丫。

    这部电影堪称国内的影视歌三界大腕云集,众星汇聚。

    此外,主要拍摄场地也紧抓时代的脉搏。

    既有皮尔卡顿公司名下的美尼姆斯餐厅,找书苑shuyaom    也有东华门夜市的烤羊肉串的小摊儿,还有西单新开不久的百花市场。

    算是特别真实的展示了这个年代京城年轻人最喜欢的时尚生活。

    所以综合起来,就让这部电影成了这个年代,为数不多的票房灵药。

    具体票房到底有多少,宁卫民虽然不摸底,但只要问问邻居米师傅,得知电影上映时场场爆满,甚至好些人都二刷,三刷,四刷,而且大观楼在年前也能发出奖金来了。

    他就知道这部片子又成了及时雨,让许多已经开不出奖金的电影院松了一口气,起码也能让职工们过个好年了。

    唯一的副作用,大概也就是让《二子开店》这部电影的诞生时间往后延迟了。

    反正甭管怎么说吧,就冲陈培斯的《天生我材必有用》系列电影,在情节上连贯了,完善了,又拍出了一部堪称时代经典的好电影来。

    宁卫民就感觉自己这钱没白花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