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正文 第9章 雷劫终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龙虎山后山内,张牧之依旧在舞剑,毕竟自己是剑修嘛,不管自己的雷法运用的有多么娴熟,自己最终都是要以剑为本。

    回来了大半个月,张牧之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后山,天师府的人都在忙着准备罗天大醮的事情,都各自有各自忙的。

    毕竟罗天大醮祭祀仪式,不光是异人界的事情,连外界的媒体政要也十分关注这件事,所以为了确保罗天大醮的正常进行,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不过老爷子好像看得出来张牧之这趟下山的收获,所以一直都没有打扰过他修炼,也正是因为如此,张牧之才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用来修炼。

    “记得再过几天就是罗天大醮了,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可以强行改变一些事情。”

    太阳落山张牧之停止舞剑,将剑收入剑鞘中后放进了系统赠送的随身空间,随即张牧之回了山门。

    回到天师府他没有回自己房间,也没有去找老头子,而是转身走向了田老的住处,

    田老自从自己的身体遭到摧残以后就搬到了天师府后面的偏堂。

    他来找田老的目的就是想要改变,改变田老在几天后罗天大醮中必死的命运,这事儿他没有询问系统是否可行。

    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询问系统,得到的答案一定是不行,但是他就是想要改变田老的命运。

    整个天师府张牧之最在乎的两个人,一个是老头子,另外一个就是平日里最疼爱自己的田晋中。

    人嘛就是这样感性生物,有的事情就算是知道结果,也不会放弃想要改变结果的希望,张牧之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他做不到对于自己的亲人离去还无动于衷,既然知道有的事情将要发生他就要想办法去改变。

    这些天他试过将龚庆假扮的小羽子杀掉,可是每次都以为各种原因失败了,那时候张牧之就大概知道是所谓的规则在作怪。

    既然没办法解决元凶,那就只能从被害人这边着手,所以他决定在田老的体内打入一道剑气护身。

    “田爷爷,小之子来看你了。”

    还没走到大门口呢,张牧之就扯着嗓子朝里面喊。

    “你小子回来那么多天了都没来看我,我还以为你把我这个爷爷给忘了呢。”

    等张牧之走入田老的房间后,田老笑着假意自嘲。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把田爷爷忘了,只是小子这趟下山,修为上有些许突破,得花时间巩固。”

    张牧之一边给田老捏肩捶背,一边解释着自己回来这么久没来看他的原因。

    “好好好,天师府出了你这么个妖孽,我和师哥也就放心了。”

    将自己只身小臂的手放在了张牧之的手上,好似在抚摸着。

    看着老人残缺的手臂,张牧之一下没忍住眼眶中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泪珠从他面庞上滚落。

    “你这小子,多大了还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突然感觉到小臂处的湿润,田老没好气的教训张牧之。

    他自然知道这小子是在心疼自己。

    “爷爷,你些年觉得苦吗?”

    听到田老的话张牧之赶紧将眼泪擦掉。

    “苦吗?有苦过吧,不过后来就不觉得了,不是还有你这个调皮捣蛋的娃子陪着我吗?”

    突然听到张牧之这样问,田晋中回想起这过去的几十年,沉思了一会儿笑着说道。

    的确张牧之小时候的确是个十足的捣蛋鬼,就算体内的灵魂是个成年人,但是他终究还是个小孩子,那些小孩子的天性他同样具有。

    所以他小时候调皮捣蛋的事情也没少干,为此田老还多次出手“救他”,因为田老的存在,自己不知道少挨了老头子多少教育。

    想起小时候的事情,田老又笑着和他聊了很久,聊的内容无外乎都是他小时候那些糗事,就这样一老一少在房内聊了很久。

    他们俩都没注意到,窗外站着一个人,正是老天师,原本只是想来看看师弟的,结果听到张牧之在里面陪师弟。

    爷孙俩人在里面聊的很开心,索性聊的那些他也知道,他也就站在外面,静静的倾听,毕竟张牧之是在他二人的见证下慢慢长大的,说的那些他大多都知道。

    回想起张牧之小时候那调皮捣蛋的样子,老天师嘴角也多了一丝微笑。

    “爷爷,你说要是我告诉你,你有一劫你信吗?”

    其实张牧之在给田老捏肩捶背的同时,就一直在尝试着将剑气打入他的体内,但是无论他,打多少进去好像田老体内有个无底洞似的都能吃掉。

    吃掉以后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多次尝试无果以后,张牧之走到了田老轮以前,单脚半跪着严肃的问他。

    “你小子可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怎么会不信你呢。”

    “你这么严肃的跟我说这些,再加上你之前哭哭啼啼的样子,我自然猜到了你是有事情要告诉我。”

    “你都直接告诉我了,就说明你没办法阻止,孩子阻止不了就任由它发展吧。”

    “爷爷我已经辛苦了那么多年了,也该放松一下了。”

    田老大概猜测到了,但是他根本不在意,将小臂放在张牧之的头上轻轻的抚摸着。

    心中不停的感叹,眼前这个孩子一转眼已经从一个婴儿长大成人了,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呀。

    虽然田老说的那么风轻云淡,但越是这样张牧之越不能原谅自己,他无法原谅自己的无力,甚至开始怀疑他为什么要变得强大。

    当他这个念头刚刚出现,龙虎山天空中乌云开始骤聚,隐约间乌云中开始出现雷霆。

    “我擦,偏偏是这个时候,爷爷我有急事先出去一趟。”

    来不及犹豫了,张牧之直接冲出了房间。

    “爷爷,吩咐下去在我没回来之前任何人都不要靠近后山。”

    冲出门就看到窗户边上的老天师,张牧之嘱咐了一句,随后快熟向后山移动,留下两个老人一脸茫然。

    不过老天师望着头顶的乌云,心中大概有些猜测,他估计这乌云一定和自己的孙子有关。

    “尼玛,果然是心性不坚定的时候来,这么粗的雷霆我不知道顶不顶得住啊。”

    来到后山,张牧之跑到山顶上抬头望着乌云中那隐隐约约的雷霆,喃喃自语。

    管它m的,顶得住也得顶顶不住也得顶,他立马取出他的剑,盘膝开始打坐,他的剑就放在双腿上。

    “轰……轰……轰。”

    突如其来的雷霆也吓坏了天师府的弟子,还好老天师及时将他们都召集起来,一众在天师府演武场,看着雷霆覆盖的方向,正是他们龙虎山的后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