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正文 第20章 卑微张楚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地方简陋,小兄弟就将就一下。” 极云和业兴在张楚岚门口三人席地而坐。

    “二位啊,问你们一个问题,张灵玉为什么总看我不顺眼呀。”

    “我怎么就招他烦了,原本以为他就是这个神鬼莫近的臭脾气,可这次上山一看。”

    “他和别人都和颜悦色的,为什么就对我这样,怎么想我都没得罪过他。”

    张楚岚对于张灵玉对待自己的态度,是完全摸不着头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招惹了他。

    “我也纳闷啊,小师叔平时待人挺和善的,难道是老天师对楚岚特别关照,所以小师叔就,不爽了?”

    对于张楚岚的疑问业兴也是很不解,甚至做出了大胆的猜测。

    “我呸,灵玉那儿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呐,张楚岚不了解他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这么想。”

    “再说了就算是如你所说那样,应不应该对张楚岚,而是应该对师叔那样吧。”

    极云的话似乎是刺激到了极云,毕竟他们都是跟在张灵玉身边的人,所以张灵玉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很高大。

    “哦,莫非极云道长你就知道原因咯。”闻言张楚岚立马就发现了破绽。

    “哎,我这张臭嘴,张楚岚小师叔之所以对你这样,并不是因为讨厌你而是因为嫉妒你。”

    极云一拍头,既然都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就干脆将事情都说出来了。

    “你看你看,我说对了把小师叔就是因为嫉妒,嫉妒老天师对张楚岚那么好。”

    业兴则是因为自己猜对很是激动。

    “你对个屁,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雷法。”

    最终从极云口中得到的答案让张楚岚大吃一惊。

    “雷法,他也会啊,而且比我厉害多了。”

    这个解释显然让说服力不大,张楚岚有些不敢相信。

    “你可记得小师叔的雷法,和你有什么差别吗?”

    极云知道张楚岚对这些不了解所以很细心的给他解释着这其中的缘由。

    “是黑色。”回忆了一番一个月前的那次战斗,张楚岚想到了张灵玉的雷法颜色和自己的不同。

    “那叫做阴五雷 ,天师拥有传授弟子雷法的权利,但只能传授半部,完整的五雷正法,必须是那个人正是继任天师的时候才能全部习得。”

    “但就是这半部雷法的练习条件也是极为苛刻,其中之一就是修习者必须保持完璧之身,可是拥有奇佳资质者未必都是处子啊。”

    “所以前辈们修改了那半部雷法,使得已经破身的人也可以修炼,这就是黑色的阴五雷,而你所用的是完全没被修改的那半部阳五雷。”

    因为考虑到张楚岚本就算是天师府的人,所以这些秘密极云都告诉了他。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为什么小师叔不嫉妒师叔呢。”

    极云的话倒是解开了张楚岚的疑惑,但是一旁的业兴就更不解了。

    他们算是天师府直系弟子,所以知道很多事情,包括天师传授了张牧之雷法的事情,所以他就不明白为什么张灵玉不嫉妒张牧之。

    “小师叔嫉妒师叔?”

    “不可能的,师叔这个人虽然我们接触的少,但是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不是能和我们比拟的人物。”

    “你自己也很清楚老天师是如何对待他的,我们大家都知道老天师对人人都是一样的,但是唯独师叔不一样。”

    “对于师叔老天师从来都是不去过问他修炼情况,修为境界的,我们在山上呆了几十年,你何曾见过老天师对那个弟子不过问到这种程度?”

    既然业兴提到了张牧之,极云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眼里张牧之是天师府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阿,师爷都不管牧之哥的修行的吗?”

    原本还以为张牧之之所以能够那么强大,一定是师爷在背后偷偷的严格教导,结果现在看来都是自己想多了。

    “对,自从天师传授了雷法过后,师叔他就每天都去后山,至于去干什么那些年没人知道。”

    聊张灵玉的时候业兴和极云都没有那么大的兴趣,因为对于张牧之是他们都好奇的。

    “前几年没人知道?意思是现在你们知道了?”

    张楚岚总能在别人的话中找到重点。

    “对,你也不是外人,我们就悄悄的讲给你听好了。”

    “今天你在后山有看到场地后面的巨大空地吗?”

    极云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小眼镜,四处观察了一番确认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以后继续说道。

    “嗯,我看到了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极云口中的空地张楚岚有些影响,他还以为是天师府弟子修炼的地方。

    “哪里原本是一座山,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师叔每次就是去哪里。”

    “可是就在你们来参加罗天大醮的前几天夜里,恐怖的雷霆覆盖在那山上,持续了很久,开始我们都以为是天灾。”

    “直到夜里我们看见天师,带着满身是血的师叔回来,我们才知道那场恐怖的雷霆是因为师叔造成的。”

    一说起那晚上的事情,到现在极云心里都还存在着挥之不去的阴影。

    “你的意思是,能够把一座山移凭的雷霆,是牧之哥引起的,而且牧之哥还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了,你是这个意思吗?”

    这等秘闻直接刷新了张楚岚的世界观。

    “对就是那个意思,所以你明白了吧,小师叔不可能去嫉妒师叔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极云说完也起身离开了,把这种事情诉说出来也让他内心感觉到一阵畅快。

    夜晚张楚岚躺在床上回想起先前极云告诉他的那些事情,他陷入了深深怀疑中,一是怀疑张牧之是不是人类,二是怀疑自己,至于为什么怀疑自己呢。

    那是因为他觉得连张灵玉这种在山上苦修的道士都不是处男之身了,自己却还是个干部,一瞬间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毕竟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长这么大连正儿八经的女孩子手都没碰过。

    就在他怀疑人生的时候,房间门突然被打开了。

    月光的照耀下,他看清了来人,正是冯宝宝,冯宝宝直接就叫上他离开了房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