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正文 第48章 剧情的车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山上太多事情要处理,你也看见了所以咱们也不用磨叽,楚岚给个痛快话,到底接不接受我这天师之位。”

    老天师带着张楚岚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最后一次问他。

    “师爷,我的问题您还没有答复我,您答复我我答复您。”

    张楚岚心中对天师度有一定的猜想,所以他不愿意继承天师之位。

    “答案,怕是你已经猜到了吧。”

    这次没有避而不答,老天师确定了张楚岚的猜想。

    “师爷,我以后还能再叫你师爷吗?”

    既然得到了确定的答案,张楚岚更不会去继承天师之位,虽然没有直接回答但是他的回答也已经让老天师知道了答复。

    “哎,我这算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起来吧小东西,只要是你以后不为非作歹到什么时候我都是你师爷,龙虎山就是你的老家。”

    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张楚岚终究还是不愿继承天师之位,老头子也没办法。

    “我说过了,不止是我,就连他也不愿继承你的位置,你现在相信了吗老头子。”

    这个时候张牧之也从暗处走了出来,刚刚他就跟了上来,说实在的他还真的有点害怕,万一张楚岚真的答应继承天师之位。

    “师爷,牧之哥,我……”

    张楚岚知道这次罗天大醮是老天师为他摆的,这样浪费老人家的心血他也很愧疚。

    “算了,既然已经猜出我的答案了,那你就该知道我的苦心,好自为之吧公司的人蛮看重你,有他们护着想来也没什么人找你麻烦,真有麻烦了记得回来找师爷和你牧之哥。”

    张楚岚终究还是老天师的徒孙一辈,老天师对他的关心自然不会假。

    “张楚岚,你记住万事多留心眼,即便是你们公司的人。”

    张牧之走上前拍了拍张楚岚的肩膀提醒了一句。

    忽然一个人影倒飞到了张牧之脚边上,看着这地上这个人他知道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老九,我不是告诉过你,保护好田爷爷吗。”

    真的看到荣山那一刻,张牧之的愤怒立马就止不住了,他走的时候明明就说的很清楚,原本他以为这样可以改变田老必死的结局。

    “这小子居然乔装成山上的人想偷袭我,嘿嘿山上那个同门我不认识,蒙我!”

    荣山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张牧之的问题,而是给老天师炫耀自己的成果。

    “我说的话你听不见吗?”

    看着这个憨货这个样子,张牧之的怒气直接当场爆发,捏住了他的脖子。

    这一幕着实震惊了老天师和张楚岚,至于荣山本人这会儿已经傻掉了。

    “好了牧之先放开他再说。”

    老天师似乎猜到了什么,不过他还是让张牧之先把人放开。

    “荣山,我问你怎么会在这,不是让你看着你田师叔吗?”

    不怒自威的老天师看着吓得荣山直冒冷汗。

    “咳咳,我师叔那边儿一直很消停没人去闹,那他们在山上祸害得这么厉害,我这不也想帮忙嘛。”

    大口的吸了一下周围的空气,刚刚张牧之那一下他都怀疑是真的要杀了他。

    “你是傻X吗?”

    张牧之大骂了一句随后快速赶往田老的住处,老天师他们跟在身后。

    “哎呀,师傅这边真的没人来闹,别说全性了咱们山上的人都很少来这边。”

    一边赶路荣山还一边不停的给老天师解释。

    “哼,你师叔根本没有自保能力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我了你看牧之怎么收拾你。”

    其实他老天师心里大概已经有了一定的猜测,从这次全性攻山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通天箓。

    “没事儿,一定没事,田师叔。”

    呆头呆脑的这个家伙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推开门就开始大喊。

    等他推开房门才看到,张牧之跪在地上一旁还倒着一个负责田老生活起居的小道童,而他的田师叔头耷拉着,额头重要有一根针一样的东西,他整个人瞬间呆滞。

    “呃啊……呃啊……呃啊……呃啊……呃啊……”

    看到这一幕荣山这才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直接就当成失了声。

    “滚出去。”

    这会儿张牧之的内心极度愤怒,已经不再有什么耐心任由他在自己的耳边鬼叫唤,即使是出于对田爷爷的尊敬,他也不想听到。

    放出灵力直接将他打飞出去,镶在了外面的院墙上,耳边这才清净下来。

    慢慢的张灵玉等人收到了消息也都赶到了田老的院子里,大家看到自己的长辈离去都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一整晚天师府都沉寂在一个诡异的气氛之内。

    “孩子,生死有命,看开点儿。”

    大家都已经一言不发的站在房间内很久了,缓过劲儿的老天师劝说张牧之。

    “老头子,最难受的是你吧。”

    张牧之抬头看着老爷子,虽然老头子脸上没有任何情感流露,但是张牧之知道老头子和天爷可以说是一起生活了一辈子,无论是谁都没有他更痛苦。

    起身将位置让了出来,张牧之独自一人走出了房间,路过庭院他一抬手将镶在院墙上的荣山扣了下来,随后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内。

    等到天完全亮起来,各方势力才收到了天师府被全性攻山的消息。

    当天正午时分,田老下葬,葬于后山老天师亲自指定的位置,而那个位置离张牧之修炼的地方很久,可以说在哪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张牧之修炼。

    或许老爷子也有这个意图,所以才将师弟葬在了哪里。

    葬礼过后张牧之就没有跟随他们一同回去,而是坐在田老的坟前静静的呆着。

    老天师对此也没有多劝,而是带着人回去,同时催促张楚岚他们尽快下山,还将他在外的七名亲传弟子统统召回了天师府。

    那边儿下山回去过后的张楚岚,也正在和徐家兄弟报告着自己这次上山所了解到、猜测到的事情。

    经过多次推敲他们发现,要想真正的解开冯宝宝的身世,就得先知道当年那场栋乱的真相,知道真相的人只有老天师,但是老天师让张楚岚继承了天师度以后才会给他说,但是问题就出在了这个这里。

    聊着聊着徐三就接到电话,随后便给了张楚岚和冯宝宝一个新的任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