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正文 第99章 农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又办成一件事子川这会儿心情还算不错,趁着这个好心情他闲来无事走在新郑的大街上,之前的他还没好好的打量过这古代的风土人情,看惯了现代社会的科技发展再看看这还别说有种别样的风味。

    只不过没走一会儿子川就发现了他身后出现了尾巴,这个时候姬无夜肯定已经没有胆子找自己麻烦,想来这些人应该是其它势力的爪牙,不过现在的新郑还能有那个势力敢来触碰自己的眉头。

    借助一个小巷子子川快速闪身躲藏避开了身后尾巴的视线,身后的人找了半天没有看到子川的身影自然知道自己跟丢了,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转身离开,他现在必须立马回去禀报情况。

    他刚一走子川就再次出现,悄然无息的跟在了他身后直接就是一手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想看看到底是何方势力居然把注意打到他的头上。

    那人也不是傻子,绕着新郑街头转了好几圈才朝着组织的驻地去,原因无他修为上的差距让他没办法发现子川的跟踪,在他自认为万无一失的情况下已然将子川带到了他们的组织驻地。

    到地方后子川一开,哦哟还别说这驻地还不小起码是两个紫兰轩的大小,里面的人都是统一穿着麻布粗衣,而且人数还不小看了半天子川估计这里面怎么着也得有个百十人。

    这么多的人汇汇聚在一个弱小的韩国,子川第一时间想到能做出这种事的就只有农家,农家是诸子百家中人数最多的一个门派,其历史也是诸子百家中最悠久的一派,而且里面的高手更是数不胜数,不仅如此,农家也是唯一一个创出了独门阵法的门派,这个阵法就是地泽二十四大阵。

    他记得在负责管理韩国农家分部的主事人好像是那个司徒万里,他是个赌徒,当然并不是一般意义上喜欢赌博的意思,他的赌是那种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去赌,赌自己做这件事所带来的后果。

    “禀告大人,那人发现了我,我跟丢了还请大人责罚。”

    跟踪子川的那人,半跪在司徒万里跟前主动请罚。

    “无妨,以他的实力发现你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说不定现在他人现在已经到我们分部中了。”

    下属的汇报倒也没有使司徒万里发怒,毕竟那种实力的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有人跟踪,而且他隐约间觉得那人也就跟随这个下属到了他们分部。

    “啊,小人罪该万死,居然把人带到了分部。”

    下属一听司徒万里的话立马就意识到了自己做错事,赶忙跪倒在地连连认错。

    “你下去吧。”

    没有任何责骂司徒万里让他退下,那人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赶紧退了下去。

    “阁下既然已经到了还请出来一叙。”

    下人刚退下司徒万里就对着空气说了一句。

    “哦有意思,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暗处的子川听到这话也不再躲藏,直接了当的走到了司徒万里的面前,他也很好奇按照自己修为这人应该没有发现自己才对。

    “阁下说笑了,阁下的隐匿功夫相当厉害,在下根本没有发现你的踪迹,只不过我赌你发现尾巴之后一定会跟过来,所以才说出刚才那话。”

    对于子川的好奇司徒万里当然是要给他解释一波,他刚才根本就没有发现子川,只不过是试探性的说了那么一句,却没想到子川还就真的已经在他们分部,单凭子川隐匿功夫这本事要是他想要暗杀自己,肯定自己早已是剑下亡魂,还好没有于这人交恶。

    “早就听闻农家司徒堂主好赌,今日一见还真不是空穴来风只说,我来此呢也没什么恶意,只不过是好奇阁下为什么会盯上我?”

    还以为他有什么独特的武功发现了自己呢,结果没想到是把自己给炸出来的,不过司徒万里这家伙还真就如同传言那般。

    “哦阁下认识在下也是啊阁下先前在罗网做过事,想来对各大家有所了解也很正常,不过我们并没有盯上阁下,只是很好奇且想和阁下交个朋友而已,并没有想对阁下做什么不利的事情。”

    听子川直呼自己的名字司徒万里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也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子川在罗网待过一段时间,他的身份也不是神秘的事情,罗网有记载也是很正常,他把自己叫人跟踪子川的目的说了出来。

    “和我交朋友,有趣难道你们就不怕得罪罗网和夜幕吗,想必你们很清楚我和他们之间的恩怨吧。”

    司徒万里居然说要和他交朋友,子川很好奇的问他。

    “在我看来能结交阁下,得罪这两个组织都不是什么大事,我想以阁下的实力想要彻底拔除这两个势力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那晚新郑之乱他同样也带着农家的弟子前去探查了一番,他可是亲眼目睹了子川一人独战三名顶尖剑客外加白亦非和姬无夜的光辉事迹,抛开姬无夜不谈其余四人的实力放在百家中都是可以执掌重权的人物。

    那种级别的高手各大家中估计也只有掌教一类才能与之相提并论,更别谈那几人跑后那些士兵的围攻,都说蚂蚁多了也能咬死象,可子川用行动证明了这个说法有多么可笑。

    “我记得我把持干将莫邪的人杀掉了的,我返回去看的时候他的尸体还在但是剑却不见,我想这事儿跟你们有脱不开的关系吧。”

    上一秒还聊的好好的下一秒子川的话语就变得冷冽,本来还想把那两柄剑搞来送给二女的结果回头去看就发现没了。

    “阁下恕罪干将莫邪的确是被我们农家所拾,并且在昨日以送回我们总部,我立马令人将其带回交于阁下。”

    都把话说的这么直截了当,司徒万里知道在整虚的也不是个事儿,也不做隐瞒说出了干将莫邪的下落。

    听了司徒万里给出的回答子川大脑飞速转动,他记得干将莫邪在后来是被田赐所掌,而且干将莫邪虽是双剑,但是相辅相成的双剑就算给二女也不能完全的发挥其剑本身的威力,所以他有了新的打算。

    “看你也足够坦诚,这样吧干将莫邪虽是名剑,但你如若能拿出两柄不错的剑给我,干将莫邪给你们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农家这么说也是个传承了很久的大家,相信他们的宝库中照样有很多名剑,所以把干将莫邪给他们换两把差一点的剑也不是不可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