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正文 第179章 退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三人却丝毫没有把子川的话放在心上因为很明显在他们三人的围攻下子川是属于劣势那一边,所以他们对子川说的话甚至有一些不屑一顾,在他们心中都是在有一会儿时间就能把子川完全拿下心中早就将子川那些辉煌的战绩给抛在了脑后,他们早已忘记了那名一剑破敌千余甲的年轻剑士。

    不过很快子川便帮他们回想起了那段时间流传在七国之间的传说,之间子川凭空拿出了一柄不知名的宝剑轻轻一甩地面上就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沟壑,手握湛卢子川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湛卢剑的喜悦,这个老伙计也已经有好些时日没有和子川一起并肩作战了,剑身轻吟剑就好像一个孩童一般。

    “刚才能算是热身吧,有你们这么三个江湖中的老前辈陪练真是我的荣幸呢,接下来三位前辈要小心了刀剑无眼,小心一不留神就把命给搭上了哟。”

    好像是在嘲讽又好像是在提醒,话一说完子川提着湛卢剑直接就冲了上去,这三个人应该真的是这江湖中最为顶尖的那一撮人,应该能够陪自己好好的玩儿上一阵子,说起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久了子川还没有真的完全尽兴的打上一场,虽然今天也还是不能但是这几个老家伙应该能够让自己多拿出一份实力。

    当三个老家伙看到子川拿出剑的那一刻他们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居然刚才还以为自己三人合力就能将这少年郎给拿下,拳脚间取得的优势已经让他们忘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最厉害的时候是手持三尺青锋之际,眼下看他的样子讲和是完全不可能的了,握剑的子川气势上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单凭那股凌冽的剑意就令他们心生退意,三人对视一眼没法比只能硬着头皮接着打。

    由于子川手里握着剑东皇太一河伯二人也不敢托大,直接用内力将自己的拳脚包裹起来以免自己被子川的剑给伤到,做完这一切二人再次迎难而上。

    威力避免自己再次被远处的楚南公偷袭子川快要到另外二人身前之时对着楚南公的方向挥出了两间,两道剑波呈X状朝着老家伙袭去,他见状也只能使出全力来抵挡子川的攻击,不过即使是她使出了全力也只是成功的抵挡住了子川的第一道剑波,第二道剑波轻而易举的就将楚南公黄石天书中发出的攻击给击碎,望着越来越近的剑波楚南公好像下定决心一样,伸手在自己的身上点了几下随即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势,他苍白的胡须也受到气势的影响不断的乱飘,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黄石天书再次稳在了空中他嘴里念叨了一句什么,黄石天书再次发出了一道攻击飞向子川剩下那一道剑波,随后黄石天书也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掉落在了地上,楚南公整个人也吐了一口黑血。

    只不过现实往往都是残酷的尽管楚南公不顾收到反噬的后果用出的这一击也没能完全将剑波抵消,剑波如约而至的击中了楚南公,楚南公身上也瞬间开始往外滋血,他强忍着剧烈的

    疼痛在胸膛的穴位上点了几下,将血给制止了不过他整个人也再也没有能够偷袭子川的可能了,像个死猪一样倒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还好他年轻的时候也花心思锤炼过自己身体的人不然刚刚子川那一下完全能够将他自己整个人个削开,几息过后他深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直接起身拔腿就跑开玩笑就就随随便便的两下都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他那里还有胆子在和子川打下去,不管东皇太一开出什么好处他都不敢再招惹子川。

    不管什么好处也得有命享受才行啊,越是修行高的人胆子其实越小,至于把队友卖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那些都不是他现在考虑的事情,这个时候楚南公才明白过着是有多么重要,什么狗屁队友都见鬼去吧。

    “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也没有我想的那么可靠嘛。”

    子川看着小老头逃跑的身影也停下了攻势,楚南公的行为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古时候的人不都是讲究忠孝的吗,他见楚南公从地上重新爬起来的时候还以为他要拼上老命和自己打一架呢,结果没想到他转身就溜了。

    “哼。”楚南公的临阵脱逃要东皇太一面色铁青,原本三人合计都未必能够打得过子川了,现在还跑了一个自己和河伯二人怎么可能会是子川的对手嘛,但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也只能霍出命了,待会儿抓住机会他也要溜,现在的他不再认为能够击败子川。

    河伯脸上带着面具看不到其脸色不过想来也不可能会好到哪儿去,只能和东皇太一对望一眼再次冲向了子川。

    二人的全叫上包裹着内力不断的和子川的湛卢剑碰撞在一起,不过交手次数越多他们也能感觉到子川的恐怖之处,这个年轻人居然在拿他们二人练剑,他的剑招从刚开始的生涩变得慢慢熟练,短时间内剑法就变得越来越纯熟,尽管二人已经注意用内力护体了身上还是出现了很多血痕看起来十分狼狈。

    子川也慢慢的察觉到自己的剑法开始慢慢的变得熟练起来,原本的他的剑招都充满了生涩而现在已经熟练了很多,手里的湛卢剑挥舞起来也越来越顺手,看来这两个人用处还真的超出了自己的预料,原先只是想让他们当陪练的沙包的,结果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成了刷经验的经验包。

    “差不多了,如果在接下来的攻击内你们能够活下来就算你你们的运气好,我也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如果不幸没能活下来那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剑招练得差不多以后子川决定不和这两个家伙缠斗,拉开距离直接抬手将灵力灌入湛卢内随之就朝着二人的方向快速挥出十余剑,漫天的蓝色剑波朝二人涌去先前看过了楚南公抵挡剑波时的情景他们知道这剑波不容小觑,直接运起全部力量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二人分工抵挡比起先前的楚南公要多挡了几道,不过很快体内的力量也差不多用干净了,就在危机存亡之际东皇太

    一看向了自己带来的几人,抬手就对准了最近的湘君,只见湘君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一般朝着东皇太一飞去,抓住飞来的湘君直接将其丢向了前方用以抵挡剑波的攻击。

    其余的几人见到东皇太一的这一举动也是吓得立马就往后跑,结果动作还是慢了一拍,实力最弱的两个少司命被东皇太一和河伯一人一个抓住丢向前方又挡住了两道剑波,有了三人争取来的时间娥皇和焱妃已经跑出了一段距离,不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东皇太一二指合一嘴里振振有词的念叨了一句什么之后,远去的焱妃居然自己有折返了回去,任由娥皇如何拉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朝着东皇太一的方向走,阻拦未果的娥皇只得深深的望了子川一眼,随后转身离去开玩笑身为朋友自己做的已经足够了,既然没办法阻拦自己也没必要继续和她一起去送死,还是先溜为妙。

    在东皇对焱妃做手脚的时候一道剑波河伯没能完全抵挡住,直接打在了二人的身上两人身上都出现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好在二人也是有淬炼过躯体的不然也就交代在刚刚那一击之下。

    用负伤的代价终于等到了焱妃回来,都不需要东皇太一动手焱妃很自觉的就走到了二人的前方,运起了自己体内的所有内力想要给两人的逃跑争取时间,子川也是很不解的望着敢于赴死的焱妃,这个女人今晚上着实很古怪就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眼看着焱妃要被剑波削成两个之际子川出手了他出现在了剑波的前方挥剑将其击碎,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在发什么疯,看在她之前在新郑的时候有帮自己保护过焰灵姬的份上子川还是心慈手软了一回。

    可是人家居然不领情见子川出现在了自己前方直接对着子川就是一顿输出,东皇河伯二人也趁着这个机会直接溜之大吉一转眼就已经不见人影,见二人已经远遁而去子川无奈的看着身前连自己体表金光都破不开的焱妃,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情况,结果子川很快就发现她的内力这些都是正常的没什么异样,只是那双眼睛就好像死鱼眼一样,思索半天子川觉得焱妃好像被人控制的傀儡一般,一想到这里子川立马就想起来阴阳家的法术里面应该有控制别人心神的法术,眼前的焱妃应该是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东皇太一那个老家伙给控制了心神。

    这才使得她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就连自己的生死都不顾也要帮助东皇太一脱逃,可是发现问题了又能怎么样子川又不会什么法术,只能尝试着将自己的剑意打入她的体内刺激她的大脑看看能不能把她个救回来。

    “不管了看你个人的命够不够硬吧。”自己的雷霆剑意充满了毁灭即使是一丁点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于其让她像一个傀儡一样活着还不如赌一把,叫醒了算她命好叫不醒子川就挖个坑给丫埋了。

    一指点在焱妃的额头上她立马就停下了动作整个人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