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正文 第182章 有备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公子人我给你带来了。”紫女带着三走到子川所在的房间门口推开门向背对着他们的子川说了一句,随后示意昌平君和吕不韦自己进去。

    以自己的身份走到哪儿里不是人家出门迎接,要是换做别人敢这个态度对自己,吕不韦叫人动手解决掉了,奈何他对子川的实力也是吃不准所以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也就只能忍气吞声的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一旁的昌平君就没那么多事儿了他虽然手里也有一定的权力,但他这个人和吕不韦相比起来是完全相反的一种人,如果说吕不韦是仗着自己的权力势力权倾朝野,那么他昌平君就是用自己的权力和势力在背地里暗自谋划,一个属于明着整一个属于阴着来。

    “几位大人们谈话还请你们在外面等候。”三走入房间过后紫女拦住了跟在吕不韦身后的六个护卫。

    因为是明这权倾朝野所以吕不韦不得不防,每次出门都会带上这六个人,他们正是罗网六剑奴,单个的实力可能差掩日这些顶尖剑客一些,但他们长期一起合作早就养成了极高的配合默契,六人联手实力番的可不止六倍,所以吕不韦一直都将他们六人带在身边不负责罗网中的任务只负责保护吕不韦的安全。

    六人被拦住没有丝毫犹豫一瞬间六人就同时出剑准备将紫女给包夹起来,在他们眼里就这个女人根本不可能拦得住他们,不过他们已然忘记了这里可是在妃雪阁是子川的地盘上。

    断水剑就在快要贴近紫女脖颈处突然碰到了什么坚硬的物体直接都擦出了火花,随后六人同时往后撤打量着出现在他们身前的几人,这突然出现的人呢自然就是负责维持妃雪阁秩序的无名和惊鲵,早在吕不韦进入妃雪阁的时候他们就察觉到了杀气,所以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虽然公子也在酒楼里但是这些事情是他们分内的事情,所以他们自然要出手。

    “几位我们掌柜的说的话你们听不懂吗?”无名挽了个剑花对着六剑奴问道。

    六剑奴可是出了名的剑痴在他们眼里只有剑,剑就是他们的生命吕不韦赐予了他们名剑所以对于吕不韦的命令他们是就算是死也要将其完成,所以即使知道自己六人可能打不过无名他们几人但他们眼中丝毫没有惧意,大有一副拼死一搏的架势。

    “掌柜的我这几个手下有些愚昧若有冒犯还请多多见谅哈,你们几个在外面等我便是我是来拜访的不是来搞刺杀的你们都跟进来那叫个什么事儿。”

    不管怎么说这几个人也是自己的手下要是真的打起来有什么损失自己一时间上哪儿去找这么好的手下,他是明眼人看得出来真的动起手来六剑奴可能讨不到任何的好处,所以他自然不能让六剑奴和子川的人动手。

    “既然相国大人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那你们慢慢聊我们就在外面有事儿你们随时招呼。”

    双方其实都没有动手的意思,见吕不韦主动退让紫女也顺着台阶就下,替他们关上了房间门随后就守在房间门口和吕不韦手下的六剑奴大眼瞪小眼,同时紫女也很

    好奇的打量着这六个人,早在紫兰轩的时候她就听说六剑奴可是罗网中最为神秘的存在,今日一见除了他们穿着打扮比较怪异之外也没看出来哪里厉害,可能就连紫女自己都没意识到和子川接触久了以后自己的眼光都变高了,子川手底下的人随便一个放在江湖上那可都是响当当的存在。

    “二位大人到我这小酒楼来又和贵干呐?”

    看了一眼站在涟衣身边的昌平君又看了看旁边的吕不韦子川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问了一句。

    “想必小先生应该猜得出老夫的来意吧,我也不多绕弯子了公子您直接说要怎么样才肯将我的女儿还给我。”

    昌平君一看B格就没有人家吕不韦的高,听了子川的话就不着急就要让他先说,结果他还就真沉不住气先说了自己的来意。

    “既然昌平君你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也就直说吧,虽然说贵千金到我酒楼来没做什么有害于我酒楼的事情,但是她亦或者是你终究还是站在了我的对立面,直到现在为止我都还在等农家的人上门来给我个说法,可是看这样子他们是不准备来为之前的事情道歉了,既然不准备赔礼道歉那意思就很明显了嘛。”

    为了避免昌平君的底细被吕不韦给全部知晓子川在说话的同时还朝着吕不韦挥了一下手,起初他没有什么一样的感觉但是之后他才反应过来只看得见子川的嘴巴在动却听不到子川再和昌平君说些什么。这下把吕不韦给彻底的吓坏了他不断地搓揉自己的耳朵企图让耳朵听到一丝声响,子川呢只是简单的瞥了他一眼,他刚刚只是用灵力将吕不韦的双耳都给封了起来别的啥也没做等他和昌平君说完了子川就会给他解开,另外就算他不解开的话过上几个时辰也会自行恢复。

    “吕相这是怎么了?”吕不韦的怪异反应昌平君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奇怪的问道。

    “没事儿一点小手段上不了台面,我这不也是为了避免昌平君的秘密都被他给听到了吗,先不管他了说说吧你是个什么态度?”

    这个家伙虽然也是个反骨仔但是现在在朝中还是能够为嬴政减轻一定的压力,所以子川想知道现在这个老家伙是怎么一个态度。

    “想必公子你也调查过我的事情,我和农家呢现在只是简单的搭上了一点关系,但在他们农家内部我也一点话语权也没有,要不然我也不会将我的女儿送到醉梦楼去給我充当耳目,不过如果公子肯帮我一把的话我相信我能够帮助公子解决农家的麻烦,甚至是可以顺便朝堂之上帮助那个人。”

    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来妃雪阁昌平君也是动用自己所有的关系网调查过子川的事情,他早在韩国的时候就听流沙的主人说过子川对那个人抱有很高的期望,所以他想要利用这一点让子川帮他一把让自己彻底得到农家的支持,相信以子川的力量完全能够办到这些事情。

    “昌平君这话说的过了哈,我不过是一个闲云野鹤又怎么能够帮助阁下取得农家的支持呢,你觉得我的话在他们的心中管

    用吗?”

    子川自然不能这么简单就答应帮他,大家又不是熟人或者朋友,以子川一贯行事的原则既然大家不熟又想让自己帮忙那就必须要好好的坑上一把。

    “公子这话说的就有点太过于谦虚了,想让农家支持我很简单正好我最近结交了一个朋友他是现在最有机会当上农家下一任侠魁的人,只要是我帮他登上侠魁之位农家自然也就会支持我,而让他登上侠魁之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他的竞争对手都杀掉就是,如果是别人动手的话难度太大,但是如果是公子你出手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原来这个老家伙一早就已经想到了让农家支持的办法,此次来妃雪阁可能要回自己的女儿都是其次的事情,最主要的怕是就像说动子川出手帮他解决掉现在的那些侠魁竞争对手。

    “昌平君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呀,那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出手帮你呢,你说的那些能帮我做的事情我完全可以毫不费力的就自己动手做了,那我有何必大费周章的帮你得到农家的支持呢,你说是吧昌平君。”

    原先子川还有些奇怪这个昌平君和农家怎么看都像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种人为何最后会走到一起去,原来田光之所以能够登上侠魁之位背后还有昌平君的帮助怪不得之后田光会那么支持昌平君的计划。

    “公子说的也是这个道理但是我从流沙之主哪里听说了公子非常想要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呢不巧我也有一份如果公子帮我这个忙的话我愿意把公子需要的那个东西双手奉上,公子您一下如何呢?”

    昌平君开始有些庆幸这次的韩国之旅,要是不去韩国他就接触不到卫庄,接触不到卫庄就没办法知道子川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正好子川要得那个东西她也有一份,这个秘密基本没人知道。

    “哦,昌平君手里也有一份儿啊,这就很奇怪了明明只有各国的重要人物才知道的东西以昌平君在秦国的地位应该不知道才对,看样子昌平君说的那东西不是秦国的那一份吧。”

    他的话的确让子川很意外,子川怎么也没想到昌平君的手里居然有苍龙七宿,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可能会接触到秦国的那份,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他手里那份是其它国家的,不过仔细回想一下子川也就立马反应过来了他手里那一份应该是楚国的吧,毕竟昌平君最后叛逃秦国就是去了楚国。

    “这个公子不用管,只需要告诉老夫你的答复便可。”昌平君自然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底细都给透露出来。

    “行啊,既然昌平君这么有诚意那我自然也同意,只希望昌平君记得遵守诺言,不然后果的话你是知道的,不要说你是秦国的重臣了如果你敢骗我就算你是秦国的王也无济于事。”

    子川自然是很讨厌和这种伪君子做交易的但奈何人家手里有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可不认为昌平君会为了自己的女儿放弃自己的抱负,所以那种用妻女要挟的套路他也就不想整直接答应了昌平君的条件,只希望这个家伙知趣不要自讨没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