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02她们俩就是野猪与小白花的差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准新郎向她自我介绍,他叫秦维宸,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也是在场三个年轻男人当中,长得最出众俊挺的人。

    她在心里感叹徐莲雅这泼猴的好运道,利益联姻,遇上天选神颜,值颜、身材、性情上佳的男人。

    为什么一顿饭时间,她就能看出对方的性情上佳?

    因为对方明明是当事人,是苦主,却在席上都没吭声,只有发出简单回应。

    他情绪值平稳淡定,和那名家暴嫌疑犯,还有另一名虽然也寡言,可一说话,就让场面下不来台的男人相比,他是当之无愧的全场最佳。

    她没吭声,没礼尚往来介绍自己,他也不在意,没追问。

    两人在走向停车场的路上,拿出手机互加好友。

    对方用大号加她,她比较鸡贼,拿的是小号。

    小号名称是秋天的风,头像是她的照片,她站在大树下,落叶纷飞,侧颜挡眼微笑,看着又茶又婊。

    朋友圈设定仅三天可见,谢绝一切泄露隐私的机会。

    两人进到停车场,站在他的车前相对无言。

    他开的不是高调张扬的名贵豪车,而是奔驰基本款。

    车牌号码没特别挑选过,光看车款外型,外人无从得知车主的身份有多牛逼显赫。

    他沉默,她垂眸盯着他的车子看,两人氛围和秀恩爱没有半点关系,倒像冷暴力,准备分手毁婚约的沉重冷凝。

    站在远处准备抓拍的秦家摄影师无言了,打电话给秦维宸,想让他们有亲昵的肢体接触,有互动,带点笑脸行不。

    动起来啊,别僵着脸,看着就像是要决裂一样。

    秦维宸嗯了声,切断通话后,对她道:“你忍一下。”

    她怔住,忍什么?

    就见他突然伸手向她袭来。

    他长得高大,两人又不熟,他和家暴嫌疑犯是兄弟关系,他突然做这动作,她会怎么联想?

    她第一直觉就是闪躲,以为对方要扇她巴掌了。

    别管他行为有没有逻辑性,挨打受疼的是她,不躲还要纠结他打人的逻辑性,这不是傻吗?

    他见她惊慌受怕的神情,目光愣了下,出声解释:“不是要打你,是摆姿势拍照。”

    她尴尬地啊了声,脸上浮现窘迫羞涩之意,慢慢挪回原位。

    他见她的反应,心里闪过一个回忆片段。

    家里的小黑刚领回家时,特别顽皮,见什么都想咬,屡教不听。

    全家只有他会严厉教育它。

    有一回他气狠了,忍不住拿秦铭浩的拖鞋,狠揍它一顿。

    之后小黑一见他手举起来,或是见他从鞋柜拿拖鞋,总会逃之夭夭,或是垂耳认怂。

    这女人的神情反应,和当时的小黑特别像。

    被打过、被欺负过,所形成的反射性动作。

    他想起在餐桌上,秦铭浩只是站起身拿水,她直接起身往门口跑,分明就是被打怕了的应激反应。

    徐家私生女,胆小怯懦,安静怕生,有被暴力相向的迹象。

    他只是有所感叹,却没有对她心生怜惜。

    因为她是私生女,出生即身负原罪。

    私生子女的出身,不是对方的错,但不妨碍世家子弟对这类人的鄙夷态度。

    他们交往嫁娶对象可以不门当户对,可以是家世普通的人,就是不能碰同个圈子里的私生子女。因为知根知底,会引人非议,受圈子排挤看轻。

    私生子女的出生,影响世家子弟的产业分割,损害自身利益。

    凡事只要关乎自身利益,他们就会视对方为威胁。

    所以他猜到眼前这女人被打、被欺负,可能是婚生女徐莲雅所为,因为徐莲雅在圈子里,是以武力值扬名。

    他对此心里波澜不兴,顶多是为徐莲雅的武力值发愁。

    万一两人在婚后发生争执,他可能摁不住暴力冲动的徐莲雅,传言,她的飞踢能踹断成年男人的肋骨。

    他捧着她的脸颊,缓缓俯身,摆出要亲吻的动作。

    她不由自主地折腰往后倾,想与他拉开距离,避开与他的亲近。

    没办法,他带来的压迫感太重了,她恐惧害怕。

    会让她想起孩童时期,她和徐莲雅一起被送去学防身武术。

    徐莲雅野猴子一个,上蹿下跳,一进到里头,如鱼得水,理直气壮地对同期学员拳打脚踢,还不会被告家长,多爽啊!

    同期学员打不过徐莲雅,就逮着她欺负,谁让她是徐莲雅的妹妹,文文弱弱,挨打会哭唧唧,一副好欺负的样子。

    当时的生态圈是,徐莲雅暴揍他们,他们欺负她,她哭唧唧找徐莲雅,徐莲雅再以替妹妹主持公道为由,替天行道,暴揍他们一顿,由此形成完美闭环。

    她想逃出这死循环,找教练家长告状都不行,徐莲雅非要为她挺身而出,怎么都拉不回来。

    她在里头苦熬半年,武力值没增加半点,只落下严重心理阴影,让想她变强的母亲发现异常,把她解救出来,这事才告一个段落。

    他发觉她的排斥,直接把她揽进怀里,以身挡住她的脸,等了一两分钟之后,才放开她。“失礼了。”

    她接触陌生男性的身躯,只有恐慌没有遐想。

    他接触陌生女性的身躯,心里平静无波澜。

    她坐进副驾,不着痕迹打量顶级奢华的内装,听见他道:“在徐莲雅找回来之前,麻烦你配合了。”

    她没看他,轻轻嗯了声,当作回应。

    “我们家在意家族团结,也比较守古礼传统,爷爷奶奶归天之前,三代必须同堂同居,不得分家另过。”他提及这事,看了她一眼,道:“所以结婚后,需要你配合一起住在四合院里。”

    她闻言,目光发直了,三代同堂?!

    她没听父亲或黎女士说过这事,或是他们也不甚清楚,还以为结婚后,小两口子就能搬出去住。就算是长子嫡孙的身份,也不妨碍有自己的公寓吧?

    她蒙了,可是想想自己只是临时立牌,又不是正主,她穷紧张什么?该紧张的是徐莲雅那头横冲直撞的野猪。

    “家族里,只有我父母和同胞姐弟知道替嫁的事,其他亲人不清楚。”他这话的意思是,她即将面对三代同堂,众多亲属共处一屋,可亲疏有别,提醒她别露出马脚。

    “你和徐莲雅的性情大相径庭,幸好她所在的圈子与我们不同,只要小心注意,应该无大碍。”这男人很会说话,把徐莲雅的大毛病,轻描淡写,形容的像文艺小众圈一样。

    徐莲雅混迹的圈子,不是文艺小众圈,压根是惊天爆雷圈。

    有一阵子,徐莲雅异想天开,想接触国际维和部队,在线上申请不了,她就想找加入海外雇佣兵管道。

    别的富二代可能是追求刺激观官,或是对自身斤量不足,想作死。可徐莲雅不同,她是很认真钻研,怎么合法弄死别人。

    徐莲雅这一路走来,主打的是野性难驯。

    和徐家的教养无关,是自小学习的武术,让她膨胀了。

    而她这个私生女,低调鲜为人知。

    若不是徐莲雅在婚礼前夕落跑,引发这场事件,她临时被叫来补这漏洞,圈子没人知道她的存在。

    两姐妹身高长相相似,唯一差异最大的,是精神面貌。

    她想,大概就是野猪与小白花的差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