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03她活像18禁里的肉文女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婚礼前,需要准备的工作很多,在这最后几天,她跟黎女士跑上跑下,奔波劳累。

    “徐莲雅…”她跟黎女士坐进车后座,精神劲立即泄了,瘫靠在椅背上,她忍不住追问徐莲雅的下落。

    黎女士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别和我提到她,一听她名字,我心烦。”

    她不让对方推脱敷衍,借机引开话题。“你老实说,她是不是真的跑到国外,找上非法门路,误入歧途了?”

    什么非法门路?不是入雇佣兵里当炮灰,就是加入当地黑势力里当打手了。

    黎女士顾左右而言他,还用阴阳怪气的口吻,意图转移话题,道:“你找她做什么?她人不在了,对你不是更有利?以后徐家的家产,都是你的,她的老公也是你的,岂不是美滋滋?”

    她听见对方的话,心一沉,面露难受,痛苦道:“所以你们没找到她,连线索都没有,是不是?那头野猪跑哪去了?”

    她不受黎女士的话影响,只听出徐家没能把野猪找回来的噩耗。

    她知道这些话,不是黎女士的本意,黎女士也清楚她没觊觎徐家产业的意思。

    从伦理关系来讲,她的确是私生女,她母亲是破坏黎女士婚姻的小三。可这事的前因后果,是非对错,不是一两句能说得清楚,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黎女士撑不住高傲贵妇的人设,像泄了气的皮球,唉声叹气。“我们把能找的人脉都找了,可一点消息也没有,没声没息的,她就像失踪了一样。”

    “我不管,一开始我们就说好的,不能拖到我开学。”她紧张自己的后续行程计划,被徐野猪给连累了。

    黎女士摆摆手,信誓旦旦道:“你放心,不会拖到那时候。小雅没钱又吃不了苦,在外头流浪过后,就会知道她的想法有多天真,灰溜溜联络我们了。”

    她对徐莲雅的了解,可能比黎女士还深,她没这么乐观,担忧道:“你就没想过,她可能会在国外混出名堂,最后以犯罪分子身份,被引渡回国吗?”

    黎女士顿了下,不是她没想过,而是她不愿为那方面想,死鸭子嘴硬道:“那不是一样意思?殊途同归,反正她一定会回国的。”

    是啊,她一定会回来,但是以什么情况回国,这就不好说了。

    ..

    婚礼前一天中午,秦家邀请亲家到四合院请客用餐。

    她父亲与黎女士在餐桌上开怀大笑,吃吃喝喝。

    她和秦维宸被婚顾及三名助理,围着讲解婚礼流程。

    她目光发直,恍若提线木偶。

    烦死了,没完没了,如此繁琐麻烦,莫怪徐莲雅要逃婚了。

    她若不是武力值不足,又有担当的话,她也想逃了。

    不,终其原因,是因为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她无处可逃,只能乖乖就范。

    很好,经过这一遭,她厌婚了。

    秦维宸情绪值一直很稳定,不骄不躁,耐心听讲。

    秦家不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亲人,待她极为热情巴结。毕竟是长子长孙,又是家族公司继承人的妻子,合该有被奉承的资格。

    反而是秦维宸的同胞姐弟,对她不冷不热,和其他亲人的态度一比,显得冷淡矜持。

    那名疑是家暴预备役的男人,是秦维宸的弟弟,名叫秦铭浩。

    在知道她只是替嫁,而不是正主之后,对她的敌意没这么大了。

    可是因为她是私生女的身份,依旧没好脸色。

    他问她徐莲雅找到没有,问如果一直没找到,她是不是就鸠占鹊巢,以徐莲雅的名义,占着他大哥妻子的名头,不走了?

    这话问得真诛心,幸好她心大,没那想法,不然非得半夜躲被窝里,号啕大哭了。

    她没吭声,怯怯懦懦,而且离他大老远,怕他不受控,有暴冲的行为。

    他大哥秦维宸听见他的言论,走过来把他拉走。“别欺负她。”

    “我哪欺负她了?我就问她话。你看她一副温温吞吞,一棒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模样,看了就气人!”秦铭浩活像拿小说里的恶毒女配剧本,言行做派,处处和她不对付。

    秦铭浩这人其实没坏心,就是没眼色,有话直说,又护犊子,操心这操心那的,生怕一时没顾及,让他谦谦君子般的大哥受委屈,损害到秦家权益了。

    虽然秦铭浩言行有欺负她的嫌疑,可当她遇上麻烦,他比秦维宸主动出击,替她打击目标。

    秦家二叔母的侄女,一个乱七八糟和秦家没血缘关系的女人,跑来和她说一些含糊暧昧的言论。

    说的像她与秦维宸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到她面前耀武扬威来了。

    她琢磨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了,误会对方的用意。

    “宸哥哥从小就很疼我。”这女人养在秦家二房,三代共住在大宅院里,所以从小和秦维宸玩一起,很正常。

    “宸哥哥小时候还说要娶我呢!”这可能是玩扮家家酒的台词,不过对方记忆真好,几岁的事都还记得,她连上礼拜看过的专业书内容都忘了,天杀的。

    不等对方茶言茶语第三句,秦铭浩就冒出来,对那女人威胁道:“别逼我在这大好日子里扇你啊!一个私生女不正视自己身份,整天对我哥死缠烂打,谁给你脸了?”

    秦铭浩的行径,像是给她解围出头,可一句话伤了两个女人,因为她也是私生女身份。

    她怀疑秦铭浩在指桑骂槐,但没证据,也不想追究。

    原来那女人是二叔母未婚前偷生下的女儿,登记在她大哥名下。

    后来二叔母嫁到秦家,对方以侄女身份住进来,其实大家对其身份心知肚明。

    难怪秦铭浩特别烦私生女,因为秦家里就有一个活样本,上蹿下跳,惹得秦铭浩特别反感,导致他对所有私生子女有偏见。

    秦铭浩一出现,那女人立即窜逃,可想而知,秦铭浩一定也是她从小到大的阴影。

    ..

    下午,秦维宸带她参观自己的房间。“我把书房隔间改造卧室,你看下还需要增加什么。”

    她代替徐莲雅嫁进秦家,要和他一起住进四合院里当假夫妻。

    替嫁新娘和他住一屋、睡一床,这情节不现实,活像情色小说内容,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干。

    所以他把书房改造了。

    他的书房很大,中间隔了一道可拆卸移动的墙,分给她当卧室。

    她站在卧室里,听见他询问,她踌躇了会,问道:“房间很好,没问题,就是…它的门呢?”

    是啊,门呢?

    活动墙一拉起,这房间只剩窗户,没门。

    这是在二楼,让她出入爬窗,当她是蜘蛛侠吗?

    她瞅着他的目光,带着狐疑。觉得这人不对劲,竟然把她的房间,弄成只进不出的囚禁室了。

    他这个想法很好,这房间可以用来对付徐莲雅,关押野猪,驯化她的野性。

    可自己是无辜的,这不适合吧?她只是外表柔柔弱弱,不代表他可以肆意蹂躏她。

    他没察觉她的胡思乱想,把活动墙推开。“这就是门。”

    活动墙连着他的书房,这就意味着,她出入要经过书房。

    他的书房重不重要,端看他书桌后不是书柜,也不是收藏架,而是镶嵌式的大型保险柜,就知道其重要性了。

    “这样会不会不方便?”她可不想担上瓜田李下的偷盗案件。

    “暂时只能这样,家里耳目众多,不好施工弄出大动静。”秦维宸看出她的疑惑,无奈解释道。

    她想了下,道:“我有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事。”

    他露出洗耳恭听的神情。

    她指被隔间的卧室,对他道:“你住这里,我住主卧房。”

    他顿住,怔怔地望着她。

    他以为她在说笑,但是见她一脸认真。

    这女人是来真的!

    “书房重地,我担不起责任,就委屈你,配合一下。”

    之前他怎么让她配合,让她委屈,她现在把话反将回去。

    这怯怯懦懦,像个小白花似的女人,为了不住进囚禁房,活像18禁里的肉文女主,露出她的獠牙利爪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