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08寻找消失的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然后他无可避免之下,想起徐莲雅的野蛮行径。

    如果她和徐莲雅自小待一块,一起养、一起生长,那还会是现在柔柔弱弱、温婉娇怯的她吗?

    肯定不是,说不定会和徐莲雅一起,变成圈子里的恶霸双娇。

    ..

    她发出去的邮件申请,又被对方被驳回了。她白净的脸上,尽是崩溃神态。

    她的直属学长是一名中德混血儿,长了一张天使面孔,却有一副恶魔心肠。他的同学与学弟妹们都亲切称呼他为魔王的走狗。

    他在线上安慰她,说教授很严苛,被驳回几次很正常,至少对方回复得很温和,没有骂她的报告是狗屎一堆,丢到花园当肥料都被嫌弃的地步,让她不要灰心,继续申请。

    她听见这话,压力更大,更难受了。

    学长怕学妹跑了,无法和学校交代,毕竟他手里原本有六七个要直升的学弟妹名单,现在只剩下她一个独苗苗了,所以一直在宽慰她,想要留住她。

    可惜他安慰人的话术,实在太糟了。他一个劲说:教授可凶残啦,他干过什么惨无人道的事,叭啦叭啦的,可是他对你温柔啊,你看,他的回复叭啦叭啦,如果是别人,早就嘎嘎乱杀,叭啦叭啦。

    她坐地铁回去的路上,满脑子都是学长卷舌音叭啦叭啦,还有血腥残酷言论。他说,教授的口头禅是:我要割了你的头,挂在门口大树上,没脑的蠢货,你的头连秃鹰都不吃,只能当风干的腊肉!

    这学长有毒啊!她被他形容的,都不敢吃风干的腊肉了。

    她打车回到秦家时,秦维宸还没回来。

    她和秦夫人说要在院子里走走,再去小黑那和它玩会。

    每当她心情不好时,就靠这些宠物安慰她,给她充电了。她那些美丽温柔的宠物们不在,秦家只有魁梧壮硕,外表凶悍的小黑,也能聊以慰藉。

    小黑见秦维宸没来,只有她一个人,比第一次见她时还活泼了些。

    她对有没有秦维宸的存在,会对小黑造成什么影响,没有实质概念,她只觉得它生机勃勃、非常灵动,乐得与它互动玩耍。

    她摸它,它还会拿雄壮厚实的前掌,搭在她腿上。

    她是蹲着的姿势,被小黑搭掌,她乐呵呵的跟它玩。

    结果它另一只前掌也搭上来。

    一只前掌搭她腿上,只是轻放,两只一起上来,那就是它上半身重量了。

    这只大型犬,身宽体壮,雄伟壮观,身体比她还重啊!

    “不行,我…”然后她脸朝地,被小黑给按趴下了。

    看它熟练的姿势动作,可见平常没少干这事。

    她挣扎要起身,可小黑动也不动,就摁住她的肩。

    它没有任何攻击意图,面容依然平和稳定,就是摁住她,然后尾巴狂甩。

    尾巴狂甩?

    她看出来了,它在和她玩呢!她越是起不来,它越高兴,她越挣扎,它越使劲摁她。

    这狗哪学来的破毛病?!秦维宸怎么训练它的?秦维宸都让它摁谁了?

    她不敢再挣扎了,小黑至少比她重十来斤,到时把它惹急了,整只踩上来跳一跳,她这一身脆骨就要送医了。

    她想从裤口袋里捞手机,让秦维宸找人来救她。

    结果这只有灵性,简直要成精的狗,发觉她的动作,猜出她的意图,竟然轻轻含住她的手腕,把手扯出来,不让她拿手机求救。

    要不是怕惊吓到小黑,把她骨头踩裂,她都想仰天发出悲凄怒吼了。

    ..

    秦维宸顾及她在秦家没人陪,八点不到就回到家里,还非常贴体地拎了宵夜回来。

    他见全家人都窝在一楼客厅看电影,没见到她,他皱眉问:“她呢?怎么不找她一起看电影?”

    以她文静随和的个性,若受他家人邀请,她不会拒绝。

    怎么还排挤人了?肯定是秦铭浩这小子使坏。

    “她六点多就回来了,看起来心情很差,说要去外头走走,找小黑玩。可到现在也没回来,不知道是不是从侧门回来,直接上楼了?”秦夫人解释道。

    “我上去看看。”听见她回来时心情很差,他琢磨在她身上发生什么事。

    “我去吧,万一她睡着了,穿着睡衣,你一个男人闯进去,太失礼了!”秦夫人全方位抵制大儿子意图不轨的举动,坚决不让他进到主卧室,跟着他上楼,轻轻敲门后,打开进去。

    结果里头一片漆黑,床上没人,浴室灯没亮,她不在房里。

    两人走下楼,他打电话给她,响是响了,但没人接听。

    这下全家人都慌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在家里走丢了呢!

    不会是走到外头了吧?

    四合院附近不是茂密树林,就是正在建设中高速工程路段,几里之外才有村落住家,她上哪溜达啊?

    “我去小黑那看看,问小黑她有没有过去,什么时候走的。”秦维宸说问小黑,就表示他一定能问出来。

    要是问不出来,不是他的问题,是小黑理解力不好。理解力不好,那小黑就要加重训练了。

    ..

    他进到小黑的院子,远远就见它站着,动也不动。

    他感到疑惑,小黑体形庞大,身上负担重,除了训练之外,它是能躺就不坐,能坐就不站的性子。

    它在做什么?是逮着什么爬虫类动物在玩?

    他走过去,手里拿着手机,不停拨打她的电话。

    下一刻,院子里突然响起轻柔缓和的女声,在清唱戏曲。

    在黑夜里,莫名出现高高低低的吊嗓子声,十分骇人。

    声音幽怨唱道:如果注定没有结果,你为什么来撩拨我的心。你哄我、骗我,我就断你根,杀你身,让你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秦维宸:…这什么鬼畜曲子,哪发出来的?

    小黑听闻远处的脚步声,知道他来了,尾巴摇一摇,仍然站着不动。

    等他走近一看,在路灯照射下,愕然发现小黑前掌摁住的,是消失的她。

    他蒙了,才意识到刚才的鬼魅女声,是她手机发出来的铃声。

    他赶紧打出命令手势,让小黑离开坐下,然后仔细检查她的身体情况。怕见到她吐血昏迷,这表示她被小黑踩伤内脏,如果长时间没治疗处理,活活痛到昏迷休克都有可能。

    幸好没有,小黑对自己体重颇有自觉,它常常和秦家人玩耍,知道男人不容易扑倒,可女人几乎百发百中。

    一扑就倒,肯定就是弱鸡了,所以不会下死力摁她。

    她只是被小黑摁着动弹不得,加上这姿势舒服,草地晒了整天,暖洋洋的,让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还发出轻浅的打呼声。

    她手机铃声音量不大,又是轻柔缓和的鬼魅声音,听着不刺耳,只要听习惯了,还觉得它很催眠。所以他一连打了几通,完全没惊醒她。

    他想了下,没叫醒她,而是小心翼翼把她抱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