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10他要她脱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不挑食,只要不是无味的营养餐,重辣重咸的口感,她都吃。

    这顿宵夜,如果只有他,不到10分钟就可以收盘上楼了。

    可她吃得慢,细嚼慢咽的,硬生生耗了半小时。

    为了消化系统健康,她吃到八分满后,就不吃了。

    面锅里剩余不到一半,她有些心虚道:“这些你够吃吗?要不还是下点面煮吧?”

    他摇头。“不用,这些就行,我不是很饿。”

    昨晚他吃得多,是因为她煮得好吃,他吃撑了才下桌。

    这顿宵夜不是她煮的,对他的吸引力没这么大。

    吃了他买回来的面,理应要她主动收拾洗碗盘,有来有往,才能持续发展。

    可他让她别动。“你肩上不舒服,我来收就行。”

    他拿碗盘进吧台,她侧首望着他的背影。

    看了一会,她立即收回视线,目光从迷惘变清明。

    他从吧台收拾好出来时,手里拿了一袋碎冰。“这一会儿敷在患处,隔天情况会好一些。”

    “不好意思,小黑和我们家人玩习惯,行为太冒失,我明天会去教训它。”他向她道歉,害她在那躺一个多小时,露宿草皮,重点是,小黑把她的肩给踩瘀血,影响她下楼和用餐。

    “别教训它,它只是想让我陪它玩。之后我自己会注意,不会再受到它的暗算。”她这不是在茶小黑,是说真心话,她只会茶人,不茶宠物。

    为了这事去教训小黑,挺没道理的。

    他家人都这样和它玩,它只是习惯了,也想让她陪它玩,有什么错?

    别让这点小事,让一只寄人篱下的狗,心理受到创伤。

    他没好意思告诉她,她是唯一一个,被小黑按住欺负的人。

    因为他妈、他姐都会凶它、骂它,或是让他教训它,让它知道不可以这样。

    但骂了之后,只是让它知道这个人不能玩,不代表这动作不能做。

    它按住她时,她没凶、没骂,主人没出来阻止,这不就表示可以玩吗?

    她起身离开,见他走过来,一副要收折迭椅的态度,她这椅子有话说,连忙道:“上楼我自己来,上楼可以!”

    自己的腰,要靠自己保护它,不能随意让人折迭。

    他说好,让她走前面,他垫后。

    被高大的男人尾随在后,这感觉实在太诡异了,他又跟得很近,一双大长腿迈步大,没让她感觉到安全感,只会让她想加快脚步上楼。

    到主卧室门口,她回身,想接过他手里的冰袋,并道晚安,然后两人就可以就此分别了。

    却没想到他会说:“我帮你敷,顺便看看你的瘀血情况。”

    她睁大眼,一脸「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的震惊茫然。

    他发疯了吗?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要让她裸肩给他看瘀血,帮她敷冰块?

    然后呢,他还想做什么?呸,他想得可真美。

    原来他母亲的严防死守,不是没有由来,她还当对方小题大做,结果秦维宸端着一张正人君子的脸,居然有这险恶居心!

    她以为自己震惊的神情,表现得很明显了,对方应该要知难而退才是。

    很多话,只要能用表情表达出来的,她都不愿意动口。

    什么情况下会有口难言?肯定是为难,或是不好明言拒绝的时候。

    对方要学会判断自省啊!

    但她错了。

    在他眼里,她像娇娇弱弱的小可怜。

    她的情绪浅显易懂,可不代表他这直男看得懂,他没往反方向理解就不错了。

    就像他认为自己表达很清楚,可小黑没听懂,那就是小黑的理解力不行,需要给它加训,直到它听懂了为止,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

    他没看出她的惊愕,也没体会她的无声拒绝,更没察觉自己的要求,有多突兀冒犯。

    他想了解她的瘀伤,是正正经经,没有任何遐思,只是为了判定明天要不要带她去看中医,推拿一下瘀血,让它快点好。

    他觉得自己的出发点是好的。

    是好的,那就可以执行下去。

    所以他竟然反客为主,咳,也不是这么说,这本来就是他的房间,是她鸠占鹊巢了。

    他竟然越过她,打开主卧室的门了。

    她踌躇着,不知道怎么开口阻止他的逾越行径。

    怕自己口气太差、太强硬,会影响后续相处,人质生活受到精神迫害。

    又怕不说清楚,这男人直来直往听不懂,一会把她摁床上怎么办?

    有其宠必有其主,看小黑瞅没第三个人在,就肆无忌惮扑她,这里头肯定有说法,它一定是学主人行事。

    但她想多了,秦维宸根本就不打算听她说话。

    他直接从衣橱里,翻出新毛巾,让她坐沙发上,解开扣子,露肩上瘀血给他看。

    她见他正儿八经的态度,加上无路可逃的情况,她妥协了。

    战战兢兢地解开扣子,露出白皙香肩。

    “还好,不严重,冰敷一会,明天睡起来就会缓和很多,不需要看中医推拿。”他仔细瞧了会,然后拿毛巾垫底,给她冰敷。

    “我自己来就行。”她感觉到对方贴近,诡异别扭,想把他赶走。

    她伸手要去扒拉右肩背上的冰袋和毛巾,发现这姿势很拐手,她无法长时间按着不动,不然另外一只手也要废了。

    “我帮你按着,你这位置不顺手。”他体贴道,还对她建议:“你可以上床趴着,这样冰敷面积大,效果更好。”

    半夜两人在沙发上贴得这么近,就已经很不妥当了,他竟然还想让她床上躺着!

    这男人果然对她意图不轨,居心不良!

    徐野猪怎么还不回来?她老公想女人,想到魔怔了,要对她这个替身下手了!

    但他说得没错,平趴着,的确是比她现在挺坐着冰敷效果好。

    她就算要拒绝,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怎么说?就说:我不躺,我怕你侵犯我?

    她是个讲道理的人,对方提出让她反驳不了的提议,并且没有实质上的侵犯动作,那她就不能胡乱猜忌对方的居心、拒绝对方。

    于是各退一步,她趴在沙发上冰敷。

    不肯上床,又要趴着,不就是沙发了吗?

    不然让她趴桌上吗?

    她安静,他也不多话,在这尴尬窘迫的冰敷过程,她因为吃饱喝足,趴着舒服,眼皮又沉了下去。

    她习惯趴着睡,就认定这姿势特别好睡。

    仰着或是侧睡,她会有睡眠障碍,久久难成眠。

    要不一般人也不会像她一样,被狗摁在草皮上,眼皮一垂,说睡就睡。

    他趁这机会,问她是不是遇到麻烦,需不需要他帮忙,让她不用客气,有困难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

    出声之后,一直没得到她的回复。

    他还当她遇上的麻烦事,难以启齿,她才会沉默这么久。

    结果见她动了动,把头撇一边,才发现她是睡着了。

    半小时后,他将冰袋拿开,把她的衣服收拢回去。

    将她小心抱上床,盖上被子。

    她睡眠品质很好,在抱起与搬动的过程中,纹丝不动,睡得很沉。

    他心想,这睡眠品质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半夜被贼抱上车偷走,都没能反应过来。

    他离开主卧室,回到书房继续办公,可心思不在文件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