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12掩人耳目的联姻活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好消息是,徐莲雅的下落找到了,有目击者确定她上船了。

    坏消息是,卫星电话到船上,却联络不上她。

    “什么意思?确定她在那艘船上,可是联络不上她?她是失去人身自由,还是沉海了?依她的个性,不是应该在船上玩大逃杀游戏,杀到船上只剩她一个人吗?大开杀戒,占地为王,翻身为船长,才是她的人物角色。船上的人怎么说?”她一听见徐野猪从陆地跑到海上,喜悦的心情崩了一大半,再听见联络不到对方,心都碎成渣渣了。

    在国内的徐野猪,只能在笼子里,祸祸其他弱小动物,她感到胜之不武,她向往国外的自由风气,但黎女士把笼门锁死,不让她出国。

    说她是崇洋媚外吧!琢磨之下也不像。

    因为她的态度是:国外有枪啊,国外警察很废啊,国外可以肆无忌惮干坏事,国外可以让我尽情浪啊!

    这摆明的就是想去国外大开杀戒,可算客死异乡也甘愿的亡命之徒之态。

    黎女士气到说话都哆嗦了。“是,就像你说的,她成船长了!我们一拿到线索,立即拨打卫星电话过去。接电话的男人支支吾吾,一下说没这个人,一下说不清楚,他是中途上船的临时工。最后还狡辩说,船上没女人,女人上船不吉祥。背景声一群女人嘻嘻哈哈,他睁着眼说瞎话呢!然后就听见徐莲雅出声,骂他蠢货,让他挂电话。电话打过去时,我们指定让这艘船的主人接电话,他却对徐莲雅言听计从、怂得像狗,还说自己是临时工,这代表什么?”

    她被这过程听迷了,不愧是徐莲雅,到哪都是最亮的那颗星。

    夺走别人的光明,照亮自己,黑暗他人,听着像核导弹一样。

    遭受波及的,不仅是船主人、黎女士,还有她这个抵在秦家的人质。

    “代表徐莲雅拥有一艘开往加勒比海的船,向往星辰大海,奔着去当海盗王的女人!哦,我的意思是指,她干掉海盗王,翻身为王。”她下意识接梗道。

    想当初,徐莲雅很迷岛国的动画片,向往主角在海上的冒险精神,并且扬言:人总是要干一回惊天动地的事,才无愧于心。

    她说到做到,她办到了,她胁持一艘船的船长,在上头自立为王了。

    黎女士尖叫打断她的中二发言,道:“不是,代表她手里有船、有人,一整船的人质在她手里,她的心更野了!她拒接电话,态度还不明显吗?她不肯回来,她抛家弃母,不要我了!”

    黎女士崩溃大哭。

    她这性子,和豪爽霸气的女儿着实说不到一处,两母女时常鸡同鸭讲,大多是徐莲雅在退让。

    不退让怎么办,黎女士柔柔弱弱不挨揍啊!她又不像父亲,挨个一两掌,也仅是嘶哈嘶哈让她轻点。

    黎女士已经不在乎女儿嫁不嫁给秦维宸、逃不逃婚的事了,只在意女儿不要她了。“以前我还笑话你妈,说把你养成温室里的娇柔花朵,一点风吹雨打都受不了,一点精神劲也没有。不像小雅,活蹦乱跳,没病没痛,健健康康的,多有活力啊!可现在,我后悔了啊!把她惯得无法无天,野心勃勃,一心只想闯天下,还不如像你安安静静,读书读成书呆子。”

    她原本想虚情假意地安慰黎女士一番,结果一听,好啊,还踩踏我是吧!

    我妈都没嫌弃我娇气,你倒嫌了!你她闺蜜了不起吗?

    于是她开始阴阳怪气了。“其实我觉得,徐莲雅如果是我妈的女儿,她可能早就把天下打下来了。她是因为你,才缓下脚步的啊!”

    这话听起来,好像黎女士是徐莲雅事业版图的绊脚石。

    因为有黎女士挡着,徐莲雅才会庸庸碌碌,一事无成,现在她离家出走,再也没有障碍物影响她的光明前途了。

    “你闭嘴,你们就尽惯着她吧!你妈说有股势力,一直在阻挠她行事,可能是那群富二代的背景,她正在查对方是谁。她要不说这事,我还不会怀疑她,她一说,我就起疑了。你妈是不是想抢我女儿?!”黎女士开始歇斯底里,逮谁喷谁了。

    黎女士的怀疑根据,是她母亲的确很欣赏徐莲雅的大胆野性,常言:若不是我们故意错开生育时间,我合理怀疑我们抱错孩子了。我女儿像你,你女儿像我。

    她默默翻了个白眼,却对黎女士好声好气道:“我也这么怀疑,我妈把徐莲雅放跑,不让她回来,就为了把我这亲生女儿押在这,不要我了!”

    她这话一讥讽,黎女士的理智瞬间回拢,想起这事的最大苦主,还押在秦家没得跑呢。

    怀疑谁,也不能怀疑她妈啊!

    现在最急着把徐莲雅找回来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她妈呢!

    不把徐莲雅找回来,极限一换一,她娇滴滴的女儿怎么办?

    她母亲是徐家公司幕后靠山兼大股东。

    不只大股东,前三股东都是她母亲的人占着位子。

    拿到这个大项目时,公司评估吃不下,一定要找合作公司,也是她母亲提议,让秦徐两家用联姻关系,做结束时的资产分割。

    其实就是拿合法漏洞,来做产业避税。

    在黎女士的劝说下,徐莲雅同意参与这场掩人耳目的联姻活动。

    但这只是黎女士的一面之词,没人知道她们母女是怎么协议的。

    就像之前说的,这两母女的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

    反正结果就是,徐莲雅在婚礼前夕临阵脱逃了。

    在黎女士焦头烂额之际,也是她母亲决定,让暂时失学,在国内游荡的女儿,取代徐莲雅,李代桃僵,冒充徐莲雅嫁入秦家,等对方逮回来再换回去。

    推动徐家与秦家合作,在徐野猪逃跑后,决定让她极限一换一,力挽狂澜的,就是她亲生母亲。

    “哈哈,我开玩笑的,她怎么可能不要你?你妈可疼你了,你是她娇娇小宝贝呢!”黎女士强行找补,意图接回岌岌可危的信任关系,友谊的桥梁。

    她们这两对母女,如果双方换换女儿,这天下就太平了。

    徐莲雅野性难驯,就适合操起武器,跟她母亲一起打天下。

    她这安静柔弱的性子,特别适合在圈子里当世家女,和黎女士天天勾心斗角。

    可惜天意弄人。

    她和黎女士终极拉扯,互相阴阳,怼个不停,通话近一个小时。

    在七点二十的时候,秦维宸的电话打进来了。

    一见到他来电,她心绪莫名纷乱。

    但她心乱了,还不忘借此阴阳怪气黎女士。“这个时间点,我人还在外头,你女婿就打来了。肯定是想关切我这人质是不是逃了,怎么还没回到牢笼里呢?”

    她对自我认定很清晰,就是徐家抵押在秦家的人质。

    秦维宸想不通她这个私生女图什么,为什么会答应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为什么?因为她母亲是徐家公司大股东啊!

    徐莲雅没担当,临阵脱逃,她就要站出来扛了!

    她不扛,难不成逼顺位的二股东、三股东,把女儿交出来?

    这想法很好,可惜她两个舅舅没女儿,孙女尚处幼年,而且名不正、言不顺,秦家凭什么同意?

    听她提及秦维宸,黎女士心虚气弱,小声道:“这事怎么办啊?我怎么和秦家交代?”

    是啊,徐莲雅逃亡海上,受到影响的,不光她和黎女士,还有苦主秦家呢!

    一个弄不好,她们都成了诈欺犯被告了。

    她心乱如麻,徐莲雅在海上,那不是坐十几小时飞机就能回国的事,可能是几个礼拜,甚至几个月的时间。

    因为徐莲雅的武力值,知道她的下落,和逮到她,她乐不乐意回国,不是一码子事。

    就怕终极拉扯之下,绳子一断了,她就跑没影了。

    自己哪有这么多时间耗在上头?她书呆子的人设不要啦?

    其实两家把话敞开来说,是最明智的做法。

    “能不交代吗?你之前和对方打包票,说徐野猪几天就能找回来。现在人都在海上了,能锁定船的定位,又不能立即让船返回,或是派直升机飞过去逮人。一来一回的时间,秦家有耐心等吗?”她划掉秦维宸的来电,对黎女士道:“你别忘了,我还要继续升学就读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