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13让她妈去秦家当二婚新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这事棘手的地方,就在于两家的婚礼办了,外界都知道秦维宸有个出自徐家的新婚妻子。

    秦家有长辈在,不分家的习俗,需要一个新媳妇待在秦家,不然无法与家里长辈亲戚交代。

    她和徐莲雅,无论是婚生子还是私生子,都必须有个人待在秦家。

    徐莲雅跑去海上,就只能她留任,可她不愿,她一心向学,誓要将书呆子人设贯彻始终。

    黎女士逮不回野猪般的女儿,只能按住这个小白兔不让走。

    可这小白兔伶牙俐齿,黎女士说不过她,头痛欲裂,最后破罐子破摔,道:“你之前和你妈抱怨,说一直申请不进指定教授门下,其他教授你又不肯屈就。她想替你解决这事,于是派人给教授送礼,想走走后门。后来不知道她派出去的人,怎么和你教授沟通协调的,把教授家的大门给轰了,墙面都缺了一块。所以我看你是没门了,不如待在国内,好好沉淀几年再说。”

    黎女士的意思,就是想让她乖乖押在秦家当人质,在秦家苦心学习几年,直到解脱了,再看看教授回心转意了没,愿不愿意向恐怖分子低头。

    她闻言心凉了,难怪她一直递申请不过。

    教授回邮件的口吻,对她比别人温和,温和的像她有希望,别放弃,总有愿望达成的一天。

    原来根子出在这!

    教授以为她是恐怖分子出身,不让她通过申请,就派人手持大炮上门威胁。

    这教授脾气也是刚,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所以对方不接受,却也不拒绝,就拖着她。

    难怪这阵子她打给母亲,都是对方助理接听,一会说她不在,一会说她在飞机上,原来是做贼心虚,不敢接她电话。

    徐莲雅坑她亲妈,换到她这,是她亲妈一直在坑她!

    “我看你也别继续升学了,读书都读成书呆子了。你妈给你介绍对象,对方谈他的家族实力,你第一句话就是问对方学历。听见对方连大学都没读,你说对方是文盲,拒绝和文盲无效沟通,把你妈气的。”黎女士不遗余力打击她的自信心,极力挽留她在国内。

    把她押在秦家,又不是押一辈子,这项目也只能赚几年的快钱,之后就愉快分钱拆伙了。

    这种低风险、高报酬、时效短的项目,难得一见。

    干完这一单,能抵过一般公司十来年盈利,谁不动心?

    秦家肯把长子继承人的头婚拿出来交易,就能看出这项目的重要性了。

    冲着它庞大利润,让秦维宸娶二婚、三婚女,养对方四五个孩子喊他爸,他都愿意。

    当初黎女士和徐莲雅协议,就是让她嫁到秦家为人妇,熬它个几年,之后就天下任她遨游了。

    徐莲雅这闹腾不安分的性子,别说几年,她连几个月都熬不住。

    她当时只问黎女士一句:“给我一句准话,到底几年?”

    黎女士乐呵呵道:“我倒是希望它能越长越好,越长赚得越多啊!但它的时间长短,是靠上头的风向和自身运营,这谁也说不准。平平顺顺的话,等八年的国会一开,它就到头了。不顺利的话,就像泡沫一样,建设到完成,三年就没了。”

    徐莲雅听见三年到八年的时间范围,眼皮一抽。

    几天后,她就闷声不响地出国了。

    她打从一开始,就没答应这事,是黎女士默认她同意了。

    她跑之后,管它事后惊涛骇浪,让她妈去秦家当二婚新娘吧!

    既然机会这么难得,想必她妈不会拒绝吧?

    嫁谁不是嫁呢,徐家派一个人过去压阵,她爸不适合,她看她妈行!

    徐莲雅从头到尾,就没想坑异母妹妹,也不认为会坑到对方,她甚至都没想到有替嫁新娘这词。

    哦,因为她从来不看言情小说,只看热血激昂的动漫,热血动漫只有替死,没有替嫁这玩意。

    她一心只想坑亲妈。

    为什么?

    这不废话吗?因为是对方先坑她的啊!就不兴她反击吗?

    但没想到,徐莲雅没坑到亲妈,却把异母妹妹给坑了。

    这事也不能怪徐莲雅,因为对方也没想到,妹妹的亲妈会坑女儿。

    她性子好,有担当,说上就上,一点也不虚。

    现在落到这下场,她虚了,漏气了,悔不当初。

    她被黎女士奚落是书呆子,懒得和对方说,她妈介绍的相亲对象,是滥交乱搞的艾滋潜在用户,她故意用学历恶心对方,逼退对方,就是不想和他有进一步关系。

    她妈不知道吗?知道啊,可是对方有把握能镇压住这个女婿,让对方乖乖听话。

    不听话,就让女儿丧偶,并吞夫家产业,主打一个来都来了,都进你家门里了,不能空手而归。

    她发出冷哼,正要说话,秦维宸的电话又打进来了。

    她正气头上,没搭理他,和黎女士道:“我一会打电话到徐野猪所在的延海国家,就说她船上有走私毒品,非法贩卖人口,武器枪械等危险物品,要求该国海巡舰队出动,逮捕那艘船上的所有人员!”

    他们是出于正义而出船逮捕,还是乐颠颠去搜刮财富,那她不管,只要能达到目的就行。

    黎女士没受她威胁,还笑道:“打,赶紧打,还是你有办法,我就想不到这点。只要能把她逮回来,我还要包个大红包感谢你呢!”

    两人互相扯皮,结束通话,不欢而散。

    她气不顺,深呼吸了几口,才吐出怨气。

    在秦维宸第三通电话打来时,她情绪值平稳下来,又变成温柔娇怯的性子了,接通他的电话。“不好意思,我刚才和家人通电话,让你等急了吧?”

    为了徐家公司,为了高利润的合作项目,她也是拼了。

    为了不变成被告中的一员,她必须稳住苦主的心态。

    徐家公司,没她们两母女,迟早都得散!

    他问她在哪,是在加班吗,怎么还没回家?

    他还当她有个稳定工作呢。

    “我在外头吃晚餐,一会儿就要回去了。”若不是黎女士打电话过来扯皮,她现在早就回到秦家,坐在沙发上和秦家人一起看电影、吃水果,听秦铭浩吐槽电影情节,听他姐夫实事求是、一针见血地发言,过着悠闲自在的夜生活。

    秦家的居家氛围,挺有国外寄宿家庭的感觉,给人舒缓压力作用。

    他听见背景声嘈杂,问道:“和朋友一起吗?我听声音,好像人挺多的。”

    “不是,我一个人,我在川菜馆大厅和人拼桌。”她解释人声鼎沸的由来。

    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应该自持身份,出入五星级酒店餐厅,锦衣玉食,奢侈华贵,怎么会沦落到市井餐馆,与人拼桌呢?

    会的,因为她从不认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

    她是重口腹之欲,重咸重辣,在国外找不到美食,险些要饿到活不下去,后来自己操起锅铲,丰衣足食的书呆子。

    他难以想象以她柔弱温婉的模样,是怎么在龙蛇混杂、喧哗吵闹的餐厅里与人拼桌,温柔娇怯的她,能应付旁人的搭讪吗?

    实际上,她和黎女士讲电话的神情态度,带着一股情绪失控的破碎感,没人敢打扰她,怕她一边哭泣,一边抡椅子打人。

    “我正好要下班回去,你把定位点发过来,我过来载你。”

    她以为他已经回到四合院,发现她没回家,才会打电话找寻她的下落,原来他还在公司。

    不知道是秦夫人向儿子反映她没回来,还是他担忧她变成在逃人质,关切她的行踪。

    他的担忧是对的,她天天都想着叛逃秦家,回到宁静校园当她的书呆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