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17小黑回到家里了 p o18m a.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们回到家里,他把宵夜放进吧台的锅里温着,晚点再吃。

    接着他就往外走,说要去看小黑。

    她怕对方是要去修理小黑昨夜的顽皮行径,也跟了过去。“我也想去看看它。”

    他瞅了她一眼,看出她的意图,温柔但坚决地拒绝道:“不用,我一会儿就把它带回来了。”

    小黑是因为他的婚礼,太多陌生人在四合院里来来去去不方便,才会被关在后头的院子里。婚礼结束后,它就可以回来自家屋子住了。

    “你不会打它吧?”她小声道。

    他一本正经、信誓旦旦地保证。“不会。”

    他说不会,结果十来分钟后,小黑疾速飞奔进门,他拿着小黑的生活用品,慢悠悠地跟在后头,将其摆放在楼梯后。

    小黑先对每个人摇尾巴,用大头磨蹭对方的腿,以示亲近。面对男性它就顶得凶一些,面对女性它就放缓力道。

    见到她之后,它先用狗头轻轻蹭她几下,然后在她面前躺倒下来,前腿做出作揖求饶的姿势。

    以它的体形与重量,办不到像其他狗一样,站起来前肢作揖。它要站起来,它的前肢一定要搭上支撑物才行。

    “小黑,你干了什么坏事?”这个姿势很明确就是在求原谅,秦铭浩一看,就知道是它使坏,被大哥逮着教训了。

    小黑有灵性,理解力强,智商高,远超一般犬类。

    它在众人面前,表演意图按倒秦铭浩,然后再用前脚掌踩地板的动作。夲伩首髮站:po18br.com

    这下大家都看懂了,小黑把人扑倒,按着不让跑,因为这事被秦维宸教训了。

    顿时大家的脸色有些古怪,联想到昨夜她消失,打电话找不到人,后来被秦维宸抱回来,说她在小黑院子里睡着的事。

    原来真相是如此残酷,她是被小黑按住,动弹不得,才会无助憋屈到睡着。

    她先是讶异小黑的理解力,后来又惊叹它的表现能力,后知后觉发现其他人看她的目光。

    她窘迫尴尬,却很圣母地表示:“没事的,我知道小黑是在跟我玩。”

    她不这么说,难不成还要火上浇油,逼秦维宸拿拖鞋抽小黑一顿吗?

    她蹲下来摸小黑的头,表示原谅它,不在意。

    小黑小心翼翼地搭了一只前掌在她膝盖上。

    “不行哦!你…”你这么重,不能压我身上!

    她话还没说完,小黑又把她按扑了。

    她这么慢条斯理的说话方式,对上行动力强的小黑,毫无招架之力。

    “我看你是找死,快点放开她!”秦铭浩离得近,立即驱赶小黑。

    小黑不甘示弱地叫了声,表示她说没事的,没事不就是可以吗?

    瞧,这理解力棒棒的。

    “小黑,你快下来!”秦夫人和秦大姐怕小黑弄伤她,急得想推它。

    可小黑任他们推,不动如山,它把自己吃成这种身形,为的就是不让他人轻易撼动。

    他们吵吵闹闹,都抵不过姐夫云淡风轻的一句:“你主子过来了哦!”

    小黑立即挪掌退开她身躯,一副没我的事,我乖得很,咦,你为何要趴地上的态度。

    可见它知道这举动不能做,做了会挨揍,但是见她好说话,克制不住想欺负她的冲动,。

    秦维宸把它的玩具洗好消毒,走出来时,见她一身狼狈被扶起来,小黑一脸心虚,不敢看他的神情。

    他脸色一沉。“小黑,你皮痒了是吧?你刚才不是表示听懂了吗?”

    秦铭浩立即脱下自己的室内鞋,递给他。“揍它!”

    秦铭浩不教训它,让他哥教训,是因为小黑不怕他,还会叼走他的拖鞋报复他。

    它只怕他哥,一视同仁地蔑视其他人。

    小黑朝秦铭浩吠了几声,看得出来,它骂得很难听。

    她闹了个没脸,又不想它被责罚。它这么可爱,又有灵性,打它做什么?

    她就是那种无底线宠毛孩子的铲屎官,才会被自家几只毛孩子踩在头上,无法无天。

    她拦住他意欲上前教训小黑的动作。“我没事,它刚回到家,你就打它,它会有心理阴影的。”

    她把自己当作小黑的继母身份,觉得小黑可怜。

    因为秦维宸娶她进门,小黑被关到后院小黑屋里,好不容易被放出来,带回家,又因为她而挨骂受罚,谁遇上这事,都会崩不住的。

    小黑听懂她的话,尾巴狂摇,在她身后,露出「她替我说话了,你能奈我何」的嚣张神情。

    她是一个很宠毛孩子,还很在乎毛孩子心理状态的主子。

    一般这种铲屎官,在宠物面前没有震慑力,只会把它们宠得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他给她面子,不当她的面教训它。“好,我不打。”

    结果等她上楼梳洗,他让小黑咬着骨头玩具,不让它出声,拿它的爬虫类玩具抽它。

    边抽它,边问它知不知道错了。

    不拿秦铭浩的拖鞋,是因为小黑记仇,拿拖鞋打过它一次,隔天秦铭浩就找不到拖鞋了。

    小黑可怜兮兮地嘤唔几声,表示知道错了。它边装可怜,边抬头望向楼梯,等着她出现。

    “真奇怪,小黑从来不亲近外人,却很喜欢她。”秦夫人疑惑道。

    “她有养狗,金毛和阿拉斯加。”他解释道。

    “我觉得小黑是知道她好欺负,怎么闹她都不会生气,才会喜欢她。”秦铭浩说道。

    她身上有股温柔似水的气息,包容性强,像是软包子,可又没有自怨自艾的阴郁小家子气,特别随和安静。

    “其实…我觉得她很好,如果是徐莲雅,她可能会和小黑打起来。”秦铭浩小声道,可见他也听过徐莲雅的凶悍名声,也相信整个秦家,能被徐莲雅视为对手的,可能只有小黑。

    秦大姐斜睨他一眼,嗤笑道:“原来你也知道这事啊,之前对她最凶,敌意最大的就是你,你还有脸说?要是徐莲雅进门,你肯定是第一个挨揍的人。”

    “你之前老凶她,她都没跟你闹红脸,可见她性情是好。就是太软了,在外头容易被欺负。”秦姐夫摇头,并不看好她这个性。“校园霸凌、职场霸凌,都是逮这种一眼能看透的软包子欺负。”

    他揍着小黑,听见秦姐夫的话,想起她有被暴力倾向的应激反应,眉头深皱。

    她洗完澡,换上居家衣服下楼。

    秦家人正在加热她带回来的餐点当消夜。

    小黑也挤在餐桌里凑热闹,可见这味道有多香浓勾人。它见到她下楼,立即跑过来蹭她,蹭得她举步维艰。

    它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蹭一口,就一口,血盆大口这么大口。

    秦维宸喊它一声,它才放过她,让她正常行走。

    秦家别的房是什么情况,她不清楚,不过大房团结和乐,干什么都是一起,气氛融洽热闹。她喜欢这种氛围,相处起来感觉很轻松,不会拘束。

    她十来岁,刚到国外读书时,母亲觉得她性情过于安静孤僻、不善言辞,在心理顾问的建议下,让她住进大型的寄宿家庭里,融入十来个人的大家庭,看能不能改善她的情况。

    能融入进去,就让她待着,融入不了,就给她换一家,非要让她习惯与人群相处,不让她自闭更严重。

    所以她在秦家与他们相处,双方都不会产生排斥感。她习惯融入,只要不是太过分,她一般都不放心上。

    在秦家大房,除了在外头要注意尊敬长辈,在自家里,她看秦家父母被孩子撅了也不在意,嬉笑怒骂,随心所欲。

    秦家两兄弟的直言直语,说话不过脑子,大概就是这样养成的。

    秦大姐不同,她性情圆滑,应该是被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老公逼出来的。

    她晚餐吃得多,宵夜就只装半碗的毛血旺。

    这口味过于重咸,不适合给宠物吃,哪怕它是大型犬。

    小黑四处蹭不到食,就缠着最好欺负的她呜呜叫。

    秦铭浩冷笑一声。“这狗特别精,都知道柿子要挑软的捏。”

    她这个软柿子把鸭血、毛肚冲水,冲到只剩味,但吃了没味的地步,才喂它吃。

    小黑没吃过原版,吃不出异常,无从比较,吃得欢,尾巴摇得飞快。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