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18我金钟罩般的姐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睡前,他邀她一起溜小黑,让它在屋外上厕所,再回屋睡觉。

    “你这性子,徐莲雅以前没少欺负你吧?”他配合她慢吞吞的步伐,走在她身旁,突然开口询问道。

    她有些讶异,纳闷他的猜想从何而来。“徐莲雅会欺负任何人,都不会欺负我的。”

    见他疑惑的目光,她缓慢解释道:“我小时候很招人欺负,他们喜欢弄哭我,徐莲雅就会挺身而出,替我出气。从小到大,她都是护着我。”

    黎女士和她母亲都只生一胎,从小就和两姐妹说:“你们是亲姐妹,一定要好好相处,互相照顾对方哦!”

    徐莲雅大她一岁,身体健康又高大,哭声洪亮,打人贼疼,还很能吃。

    她身体羸弱,从小病恹恹的,还很挑食,这不吃,那不吃,不好养活。

    徐莲雅受欺负,她吃不了亏,一定要找回场子。

    她不同,她受欺负了,只会忍气吞声,泪盈于睫。

    徐莲雅的身手,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因为她不仅要自己找回场子复仇,还要给妹妹报仇。

    一山还有一山高,徐莲雅总有打不过的时候,所以她为了精益求精,还去学习专业武术系统,拜师学艺,就差没上山闭关几年了。

    他讶异她们异母姐妹的关系,和他想得完全不同。

    他知道她们的母亲,不是传统的原配与小三关系,却没想到她们的女儿也这么亲近。

    她读懂他的惊愕,道:“我母亲和她母亲,是有过命交情的闺蜜。父亲对她们来说…”

    她想了一会,想不出该怎么形容,最后大逆不道地说:“就是工具人。”

    他cpu都要被转烧了。过命交情的闺蜜,一个当原配,一个当小三,一起给同个男人生孩子,这什么奇葩操作?感情再好,也用不着做到这地步吧?

    不对,还有另一种可能。如果她们对这男人没感情,只是把对方当傀儡,用他名头建立公司,让他当法人,出事给他担的话,好像就能解释的通了。

    “我母亲出生世家,家人重男轻女,她空有一番抱负,可从小不受重视。她早年资助黎女士从山里出来读书,两人成为莫逆之交。后来受家族长辈迫害,要让她嫁给老头,她性情刚烈不愿意,在两个弟弟的帮忙下,离家出走,和黎女士一起在外头打拼。她们找上适合当傀儡的父亲,把公司做强做大。为了公司营运正常,还相互错开孕育孩子的时间。她们和我父亲之间,只有相互利用,没有感情与争风吃醋,都是事业型女强人。父亲娶黎女士,是因为她无所谓孩子从母姓或父姓,可我母亲不乐意自己生的孩子不和她姓。还有,公司最大股东,是我母亲,她觉得自己能给我的,不会少于婚生子,所以没必要结婚。”她抬头望向他。“两家联姻的提议,就是我母亲提出来的。所以徐莲雅开天窗,只能是我站出来。”

    嘿,没想到吧!活脱脱的母债女偿的受害者,近在眼前。

    他万万没想到,财务与总经理,竟然是莫逆之交。

    原来她被推出来当替嫁新娘,不是因为她是可怜没人权的私生女,是因为她母亲招来的麻烦,她要扛起来,替母亲收拾善后。

    私生女、千金大小姐、博士学霸、大股东之女,她的身价节节攀升。

    但他心里第一个疑惑,是:“你母亲原先不愿意嫁老头,后来怎么就愿意了?”

    年轻时,被长辈逼迫嫁老头,她愤而离家出走,后来为了让公司起死回生,她甘愿嫁老头。

    都是老头,怎么还能差别待遇?

    她想了下,回答道:“可能年少不知老头好。我继父温柔会疼人,大方又包容,主要是年纪大,要靠吃药维持生命,没心思、也没能力外遇劈腿,就等着被挂墙上,给配偶继承遗产,所以我母亲愿意。”

    他听了这回答,细细思索下,还真找不出问题,年轻女人嫁老头,图得不就是这一点吗?

    他沉默了会,出声问她:“我能请求以后你生下的孩子,有一个从父姓吗?”

    她愣了下,啊了一声,而后反应过来,他在调戏她。

    她推他一把,快步离开。

    小黑从不远处见她推他,朝他们吠了几声,冲过来,颇有忠犬护主的正经态度。

    他皱眉,正要对它做安静手势,怕它吓到她。

    结果却见它越过她,对他吠。

    它的神情态度,有点像:你别欺负她啊,她是我罩着的,她能推你,你不能推她!

    吃了她给的毛血旺,今夜它是她的狗。

    他被这狗东西见风使舵的态度气笑了,作势要揍它。

    小黑立即躲到她身后,还鸡贼地探出头,朝他露出挑衅目光。

    某种程度来说,他养的狗,过分机灵了。它知道她会护它,而他会因为她而有所顾忌,不会当场教训它。

    当场不教训,事后躲不躲得过,就要靠它本事了。

    它的机灵,大概与他凶残的训练内容有关,逼得它升级,激活脑部开发。

    溜完小黑,他们回到二楼。小黑这体形,爬楼梯对它来说,等于是障碍赛道,它的腹部会卡到阶梯,上不去。

    它止步于一楼,依依不舍对两人嗷叫两声。

    他送她到房间门口。

    她紧张地伸手挡住他,连忙道:“你不能进来!”

    她怕不直接说,他一开口,她会被逼得像昨天一样,不得不妥协。商人的一张嘴,实在骇人。

    他笑了声,道:“好,我不进去,给我亲一下,当晚安吻。”

    她踌躇了下,发觉自己也不是很抗拒这事,就缓缓闭上眼。

    他见状,眼眸柔情似水,温柔得像是要把她融化一样。

    她被他抵在门板上亲吻,含唇吮吻。

    他打开她的唇瓣,入侵她的嘴里,与她舌头纠缠不休。

    看似动作温柔的他,一旦入侵她嘴里,就凶猛激烈得不行,她都要绷不住了。

    怎么会有人反差这么大,外表看似温润如水,平和淡定,可侵入动作格外剧烈狂暴、翻天覆地了。

    他这次亲得比在车上还久,嗦得她脑子发晕,舌尖发麻了。

    “你是不是没经验?”他低声问她。

    她被憋得满脸通红,喘着气,没回他。

    “你这么漂亮,应该会有很多追求者。”她性子软,文文静静,又长得白净漂亮。这种美貌与气质并存的美女,应该会引来众多狂蜂浪蝶,蜂拥而至。

    她平复情绪,小声道:“他们都挨不过徐莲雅的拳脚。”

    在国内,她有徐莲雅这个金钟罩护体,在国外,她有母亲派来的恐怖分子当保镖,还真没受过骚扰。

    曾经有个年少无知的勇士,在国内的学校向她告白,还做壁咚姿势耍帅,挡住她的路。

    结果帅不过三秒,在徐莲雅远远吼一句,你是不是想死!

    他话还没说完,立即拔腿就跑。

    或许很多人没被徐莲雅揍过,亲身体会她的恐怖之处,可他们都见识过,她在活动表演时的飞踢力道,那是在空气中都有爆击声的惊骇程度。

    谁敢以身试险,就为了赚徐家的医药费几万几千块啊?

    在国外,像她这种外形长相,只受华人青睐,外国人见她就像没长开的孩子。

    况且她出入都有保镖随行,有点脑子的,都知道招惹她,在合法配枪的国家里,他们的生命没保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