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19带球跑去德国读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听懂了,有徐莲雅在,她周遭完全是真空状态,没人敢打她的主意。

    他思忖,要让私人助理好好护卫资助他的大姨子,千万不能让对方受委屈,对方要什么,全力扶持。

    这哪是他凶神恶煞、拳打脚踢的大姨子,分明是他的媒婆!

    ..

    夜里,她抱着棉被,趴在床上,久久未能入睡。

    她想起那两次激烈舌吻,脸都发热了。

    她不是对这事一窍不通的纯情少女,都二十几岁了,哪可能没见过关于性爱的片子。就算她不懂,读书时期的同学和朋友,也会传递不良刊物给她看。

    不说别的,怕她变成书呆子,完成自我绝育行径的母亲,还会让助理收集激情片,直接打包整个硬盘给她呢!

    她单身,只是一直没碰到能让她有感觉的男人。

    她重颜值,更重感觉。可她周遭环境,能让她产生感觉的男人,几乎绝迹。

    例如,她的直属学长,中法混血儿,一米八七,长相精致俊美,身强体壮,像国际名模,这颜值妥妥王炸了。

    母亲问了几次,为什么跟他没感觉,如果她喜欢对方,母亲可以强抢民男,逼他就范。

    为什么跟他没感觉?

    因为学长在学校里的名声,令人闻之色变。他被称为魔王的走狗,这个称呼,道尽了所有。

    学长对她的好声好气,只是为了把她哄进学校里,完成他的招生名额。等她真的进去当他直属学妹,她就会见识何谓魔王的走狗了。

    只有秦维宸是不同的。

    她想不出他不同的点在哪,只觉得他特别。

    特别到,如果徐莲雅一直没回来,她又没等到通知书,她愿意和他发生关系。

    只求一夕贪欢,不求永远的那种。

    毕竟永远…

    包含要给他生孩子,至少要生一个跟他姓的孩子!

    她甩开这恐怖的想法,把头埋进枕头里,准备入睡。

    对伪女学霸来说,最恐怖残酷的事,是:考不上的话,你就嫁人生子吧!

    ..

    秦维宸用卫星电话,联络在海上的徐家野猪,徐莲雅。

    这对名义上的夫妻通话,完全像两个大老爷们互侃。

    徐莲雅十分恼火:“我都跑了大老远,她怎么能给我们办结婚登记,这是违法的!报警,一定要报警!”

    她一个无法无天、目无法纪的人,竟然还有报警维权的意识,妥妥的双标。

    “关系到百亿工程,你要报警?这一生已经没有遗憾了吗?想好克死异乡的地点了吗?”他警告她别冲动行事,她要搞砸了项目,他就让她永远都别回来了,直接就地埋葬了。“你回不回来无所谓,不回来我还省心。几年后项目完结,你回来签字离婚就行。”

    不签字,对他不影响,反正钱已经落到他账户里了,只关系到徐家分钱。

    “我当然不回去!为了那破项目,竟然想控制我三到八年时间,门都没有!”黎女士第一时间冻结她所有的卡,只剩一张小额度,让她刷机票回国的钱。

    黎女士想卡她脖子,可没用,因为她有手有脚,会黑吃黑、零元购啊,她在外头依然过得自在快活。

    国外就是好,想要什么,自给自足,永远不会亏待努力的人,只要不被逮到就行。在这一刻,徐莲雅承认自己崇洋媚外。

    “你母亲一定会想尽办法把你逼回去,必要时,会编出谎言骗你。例如家里有人重病,让你回来看最后一眼。或是我掳了你妹妹当人质,逼你出来。”他意有所指道。

    徐莲雅听到最后一个例子,哈哈大笑。“前面那个还有可能,后面那个,绝对不可能!”

    他不动声色问道:“怎么就不可能了?姊姊逃婚,妹妹替嫁,在世家里很常见。”

    “想也知道不可能,她妈会一炮轰死你!”徐莲雅的口吻像玩笑话,当不得真。

    她又道:“我妈骗我,我又不是傻的,我不会问别人啊,又不是没朋友在市里。反正我这几年在外头玩,要签字了喊我,没事别找我,我怕你也是个陷阱。”

    她防备心挺重的,连名义上的老公,临时合伙人,不清楚对方立场的情况下,一律当贼防着。

    “我只是提醒你,你母亲可能会让你妹妹跟你通话,演一出戏把你哄回来。”他语带着笑意道。

    “哈哈哈,她们两人一见面就掐,不扯对方后腿就不错了,不可能通力合作。好了,废话不多说,挂了。”徐莲雅行事果断,不管秦维宸的意图是什么,她得到自己要的情报之后,直接切断通话。

    徐莲雅拒绝与黎女士通话,不肯与对方联络,是因为秦维宸让私人助理转告她一句话。“在你母亲的操作下,你已经是秦维宸合法登记的妻子了。”

    在米已成炊的情况下,徐莲雅更不可能回去当人质,反而她在外头,更能拿捏住黎女士。

    她逃婚,让母亲自己去嫁人,结果她母亲给她办违法婚姻登记。

    好啊,那就看谁更狠!

    只要她不回去,项目完结,她不签名,这笔钱就等于是徐家给秦家打工赚钱了。

    秦维宸料准徐莲雅的刺头心态,越是逼她,她就越反骨。

    这通电话下去,无论黎女士有什么招,都不好使了。

    ..

    她回到原先的住所找资料。

    母亲在国内的助理打电话问她在哪,有文件要给她签名。

    两人在公寓会合。

    女助理关切询问她在秦家生活状态。

    她低头看文件,笑眯眯道:“很好啊,很悠闲自在。秦家人都很好相处,他家的狗也很有灵性。除了住得太偏,其他没什么问题。”

    助理扳着一张严肃脸,道:“你一贯报喜不报忧,我不信你说的话,我再给你三分钟时间,好好想一想,认真回答我。”

    她娇嗔地瞪对方一眼,早习惯对方严苛性子。“我在秦家真的过得很好,体重没掉下来,还重了一斤呢。”

    然后在助理锐利的目光下,她挨不住,踌躇了会,道:“我跟你说,但你别跟我妈说,我怕她一旦知道,会干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事。”

    “你先说什么事,我再判定要不要上报。”助理没同意她的请求,但认同她的话,她老板的确常做出匪夷所思的行径。

    “秦维宸对我意图不轨,他想…睡我。”这句话她说得扭扭捏捏,怕助理觉得她自作多情,又解释道:“他自己亲口说的,他还亲了我两次。”

    助理打量她说这话的脸部表情,毫不留情道:“你如果不答应,他亲不到你。”

    这话就差没直接表明:你恐怕对秦维宸也意图不轨吧?

    她纠结了下,坦诚心里的不自在。“可他是徐莲雅的丈夫,就算有名无实,我也觉得别扭,感到心虚。”

    助理冷静道:“据我所知,徐小姐跑到海外,找到强大的资金与武装后援,短时间她自愿回国的可能性很小。”

    意思是,你的顾虑完全没有必要,徐莲雅可能还会感谢你,帮她牵制住秦维宸,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地在外头浪。

    “而且和秦维宸举办婚礼的人是你,日夜相处的人也是你,不存在抢她老公的说法。毕竟,她就是因为这原因逃出去的。”助理从包里拿出一盒套子。“但务必保护好自己,你还要到德国读书,挺着肚子,是无法熬夜赶报告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