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21我想摸你的小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以前他下班回家,只会在客厅坐一会,和他们聊聊天,维持一下对家人的感情,就上楼办公,睡前才会去溜小黑。

    现在他时不时就会下来坐一会,或是整夜待在客厅,陪他们一起看电影、连续剧或是综艺。

    以前他可凶了,不管对方是长辈,还是兄弟姐妹,全像小黑一样,该骂就骂,能抽就抽。

    现在不同了,连抽小黑都要让它咬着玩具,不让它嗷出声,就怕被她听见,下来阻拦他。

    秦大姐咋舌道:“可…可她才来没多久啊!”

    秦夫人皮笑肉不笑道:“是她的问题吗?分明是你弟的问题。”

    秦夫人看得出来,这小姑娘是对大儿子有好感,但还处于朦胧暧昧的阶段,可大儿子就不同了。

    他见她吃完一碗冰粉,看着好像没满足。

    这火锅店什么东西都小小一份,连冰粉也是特别精致。

    她吃得小口才吃得久,其实如果直接倒嘴里,一口就没了。

    “这东西好像是寒性的,你们女人是不是不能吃多?”他自己的那碗没动,见她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想给她吃,又怕她吃多了有妨碍。

    “就这么小碗。”她强调它的大小。只讲它的危害,不讲它的分量吗?

    她长得纤细娇弱,手掌也小巧精致,她用手掌比出冰粉的分量,看着格外可爱。

    “我摸摸你小腹凉不凉,再决定你能不能吃。”他说得可正经了,扳着一张脸,一点调笑意味都没有。

    她啊了一声,第一时间竟然没反应过来他在调戏自己,居然还迟疑要不要给他摸。

    秦大姐看不下去了,把自己那碗给她,对大弟道:“你完了,一会儿妈坐你车回去,她有话跟你说。”

    她听见这话,小心翼翼地瞅了眼脸色铁青的秦夫人,再望向他,给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就低头挖冰粉了。

    他们吃完,结账出来,在停车场准备分头离开。

    不等秦夫人开口说话,他直接搂着她离开,步伐又大又快,顾虑她跟不上自己脚步,直接把她提起来,抱着走。

    秦夫人叫了两声,只得到他快速闪离的背影。

    秦大姐捂嘴笑不停。

    “怎么了?”秦铭浩和父亲、姐夫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

    他把她抱上副驾,系上安全带。

    她脸上带着惊愕之意。“你就这样把他们甩开了?”

    重点是,这突兀的行径,他脸上居然还保持淡定从容,完全不见心虚。

    果然是商人,脸皮之厚,非常人能及。

    “没甩开,本来就是各开各的车回去。”他不认刚才那幼稚的举动,只认定他是正常离开,只是走得快一点罢了。

    她被他一本正经的狡辩逗笑了。

    他一见她笑,就想闹她,于是他故作严肃道:“你刚才吃了三碗冰粉,我觉得你超量了。”

    她用手指比了下冰粉碗的大小。“你别太夸张,它就这么点,你一口就没了的量。”

    可见她对这家店的分量怨念很深,上的每一份食材都少量,连赠送的冰粉,都只有那么一小点。

    “你口说无凭。”他反驳她的话。

    她知道他想做什么,恼道:“你想都别想!”

    他们开车回去的路上,他一直纠缠于此,她挡得很吃力。

    在要拐进四合院的树林前,他蓦地把车停下来。

    “你停这做什么?”别看她每次夜里经过这时,脸上都很平静,没像计程车司机一样,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其实她很怂夜里的树林。

    尤其是这一大片高耸的树木,夜风一吹,哗啦哗啦的,虫鸣鸟叫的声音都被盖过,感觉心里毛毛的。

    “我和铭浩之前在里头,埋了寻宝的东西,我们特别喜欢在夜里进来玩。”他朝她笑道:“我带你进去看看?”

    她意识到,他发现她怕黑又怕鬼了。

    他怎么发现这事的?!

    秦家人找的电影,都不找恐怖片,因为秦夫人不爱,嫌它音效吓人,会让小黑受到惊吓直吠。

    他在夜里载她回来,经过这时,她一点情绪也没露出来,他怎么知道的?

    她瘪了瘪嘴,露出泫然欲泣的神情。“你欺负我。”

    她是装出来的,可没关系,因为他看不出来。

    他当真了,心疼地搂着她,低声下气地道歉。

    “你怎么发现的?”她怕黑又怕鬼,可她伪装得很好,连她母亲都不知道。只有徐莲雅知道,因为她曾被男同学关在幽暗的房间里,装鬼吓晕过。

    事后徐莲雅给她报仇了,那男同学含泪收了徐家给的一万八医药费,被学校勒令退学了。

    “走廊和楼梯是声控灯,你都是先敲墙,灯亮了才出来。如果我书房门没关,里头有灯光,你就会快步走到书房前,直到有灯的地方,才会缓下来。”短短几天,他竟然连她这些小动作都察觉了。“夜里经过这里,你脸上没表现异常,可呼吸频率都急促了起来。”

    “你明知道我怕,你还故意吓我!”她没料到他会透过种种小细节,发现她不欲人知的恐惧。

    他抵住她的额头,温柔道:“不吓你,你怎么会向我撒娇?”

    不吓她,又怎么能让她知道,他对她的在意程度?

    不吓她,他又怎么能理所当然亲吻她?

    她怕这个地方,所以她会下意识寻求他的保护,靠向他。

    然后,他就能对她为所欲为了。

    他含住她的唇,与她深入纠缠舌吻,他的手伸到她平坦的小腹处时,她缩了下,却没阻止他。

    她挣扎了整路,最后还不是让他摸着了?

    “隔着衣服,摸不出冷暖。”他含咬她的耳垂,得寸进尺地要求道。

    “别在这,我怕。”她没拒绝他,只是想离开这。

    “我在这,别怕。”他安慰她,立即发动车子回家。

    等他们进到大厅,不见其他人,只见秦夫人与小黑在。

    小黑亲亲热热迎上来,蹭了蹭主人,再和她贴贴。

    秦夫人目光扫过她略显红艳的唇瓣,再扫向儿子,猜出他们先出发,却最晚回到的原因了。

    他先让她上楼洗澡,自己留在大厅里,接受秦夫人的审讯。

    她不知道他们母子俩谈了什么内容,也没下楼打扰他们。

    洗好澡后,她心神不定地坐在沙发上,拿笔本看专业文献资料。

    大概半小时后,她的房门被敲响。

    会敲她房门的,只有秦夫人与他。

    秦夫人敲门,是缓慢轻柔三下,他敲门,是沉重敲两下。

    她的心跳漏了一拍,下意识把身上的睡袍拢紧。

    虽然她里头还穿了整套的睡衣裤,可她还是感到没安全感。

    这里的气候,不至于穿秋裤的地步,不然她还想多套一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