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25他还是清白之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他喂她吃葡萄,看似温情绵绵,其实也不怎么正经。

    他把葡萄喂进她嘴里,手指却迟迟不肯抽离。

    害得她嘴里含着葡萄,又顾忌他手指不敢咬。

    她吸吮他的手指,把口腔里溢出的唾液吞咽下去。

    听见他低语:“你吸得好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她脑子里突然有画面了。

    这不正经的男人!

    ..

    夜里,他说要先处理公事,让她别锁门,他忙完就去陪她睡。

    她原本想要等他,可实在熬不住,趴在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他忙完进主卧室时,都快一点了。

    他脱了睡袍上床,轻轻搂住她,在她熟睡的脸上亲吻。

    温柔深情不过数秒,就开始露出险恶居心,扒她睡衣了。

    直到把她脱到一丝不剩,她都没被惊醒。

    他对她的熟睡体质感到发愁,这样都没醒,岂不是容易遭人下手?

    他发愁归发愁,对她下手的速度,一点也不影响。

    她是睡得沉,可是该有的生理反应,还是会表现出来。

    例如被弄舒服的热潮,还有浅浅的呻吟声,甚至是轻微的哆嗦反应。

    他亲吻她、舔吮她,从上至下,甚至是腿间最隐秘的所在,都被他唇舌宠爱滋润了。

    令她反应最大的,也是这地方。

    最后还把她弄醒来了。

    她半梦半醒,意识不是很清楚,有点茫然,只觉得下半身酥麻刺激。

    在床头小夜灯的照射下,她见到鼓起的棉被。

    她没这么神经质,以为见鬼了,知道是他在弄自己,也只可能是他。

    她被打开双腿,露出绝密隐私的所在。

    那柔软娇嫩之处,被他唇舌弄得湿泞一片,还弄出了刺激反应。

    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要阻止,还是放纵下去。

    她知道刺激感的来源,她曾经自己试过,只是摸不着头绪,无从下手,最后放弃了。

    原来它的滋味,这么令人沉沦销魂。

    让她忍不住轻唤出声,压抑不住的声音,目光都呈现迷离失神状态了。

    他发现她被弄醒了,起身搂住她,与她含唇舌吻,改换用手指揉她敏感的地方。

    她搂住他的颈子,加深与他的舌尖纠缠,被体内这股陌生又汹涌感觉,劈头盖脸打下,心荡神摇,浑浑噩噩。

    直到他的手指进到里头,她身躯一僵,过一会,才缓和下来。

    “你说会给我适应期的!”她气息不稳地质问他。

    “现在不就是在给你适应吗?不然你以为我在做什么?”他搂紧她,亲吻她的耳后,低声道:“好紧实,手指都要挤不进去了,我看你的确需要适应很久。”

    他在她身后顶了两下,彰显硬挺之物的存在感,道:“你用手摸摸它,你就晓得手指和它的落差了。”

    她感到羞涩,却又对男性的特征很好奇,想知道它的大小,就用手去触摸它。

    有些男人,光看他高大健壮的身材,与强大自信的气度,就能猜到他的性功能很强大。

    他就是如此,高大、俊伟、年轻力壮,又在公司身居高位,聚集世间一切的美好,完美得不像真人。

    嗯,除了他的钢铁发言,还有他急迫想与她尽夫妻义务的色胚行径。

    他问她摸了什么感想。

    她窘迫不想说,在他穷追不舍之下,她吞吞吐吐道:“就…就很大,很硬,感觉…一发就能让女人怀孕。”

    他被她的话给逗笑了。“我不信,除非你让我试试看。”

    她恼他的不正经,却又被他手指弄得身子鼓撑酥麻。

    寂静的夜里,唯有她的轻浅娇吟,还有突然冒出来的咕噜水声。

    她知道这哪冒出来,特别难为情。

    结果这钢铁直男发言了。

    他从来不会错过在这时候给她难堪,虽然他本意不是如此,他不是故意要让她难堪。“里头把手指夹这么紧,水倒是挺多的。”

    她听见这话,感觉头上都要冒烟了,窘到不行。

    她拉被子埋住脸,无颜见人,拒绝与他交流。

    被他哄了好久,才羞羞答答地把脸埋在他肩上。

    “你把第一次给了我,不亏的,我也是第一次。”他基于礼尚往来原则,必须和她说清楚。

    不然她不知道这事,又无从证实他的清白,那他的处男声誉何在?

    他不说清楚,以后她嫌弃他不干净,转头找个干净的男人,那他被吃干抹净不认账了怎么办?

    是啊,男性的处男之身,该如何自证?

    事后往小兄弟身上划一小口子,挤血为证吗?

    她不相信,他比徐莲雅还大一岁,都要奔三了。

    世家子弟,有钱有势,长得高大俊伟,身边不缺女人,呼之来来,俯拾即是,怎么可能还是处男?

    世家子弟哪有守身如玉的说法,除非丑得特别脱俗,没有女人肯委屈下嘴,或是那玩意废了,没救了,可以直接做变性手术的那种。

    而且他对这事熟练得很,都把她弄得晕乎乎的,怎么可能是处男?

    “关于这一点,我们这一带的世家子弟,都要感谢港口的陆老六。”他一想到这事就觉得好笑,陆老六这神奇人物,总是在损人不利己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他未成年时想破处,一次找来三四个从事特殊行业的女人,他找人时大张旗鼓,一点也不藏着抑着,就被人举报了。他们遇上警察临检查房,人赃俱获。那些女人一听见他未成年,怕担责任,立即矢口否认与他发生关系,说他没进去,只有几秒,不达成性交易条件。她们没收钱,还反贴给陆老六,不承认是卖淫,只说是小姐姐寻欢作乐,不小心钩上小男孩。这事闹大了,都上当地新闻了,我们与他同辈的都挨警告教训,被长辈盯得紧,就怕成为下一个笑柄。而且我除了和家人在一起,其他热闹都不爱凑,没有自己的朋友圈,都是长辈传给我的交际圈子,里头只会介绍相亲、钓鱼喝茶、盘佛珠,没有乌烟瘴气的事。”

    其实见他和他家人这么宅,感觉没有自己的夜生活,天天全家人窝一起,就能猜出秦家人的习性。

    长辈在不分家,是传统习俗,也是一种约束行为。

    分家了,一人丢脸,只是这一房丢脸。

    但是没分家,一人丢脸,就是整个家族丢脸,谁也不敢冒这个险,当家族的罪人。

    她听了之后,也没说信不信他的话,只迟疑问道:“你和陆老六是同辈啊?”

    她的关注点,就没在他是处男,或是陆老六闹出的笑话,竟然在辈分上。

    “是啊,我们没差几岁。”他觉得她的问话很奇怪,却拿捏不准她的想法。

    “那我们差辈分了。”她慢吞吞道:“我要喊陆老六小舅舅的。”

    他怔住,想起徐家大股东,那长得严肃干练的女人,就叫陆京花,二股东、三股东也是姓陆的。

    他当时没想太多,以为只是占名股东,原来是港口陆家人。

    她曾说,母亲能逃脱世家掌控,是靠两个弟弟帮助。

    所以后来陆京花靠徐家公司崛起,也把两个弟弟拉扯进来入股。

    港口陆家人很传统,但他们和秦家的传统不同。

    陆家倡导多子多孙,重男轻女,无论男女全是利益联姻,重利不重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