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我抢了异母姐姐的未婚夫(双C)

章节目录 26他在报复她,玩弄她的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难怪她母亲要叛逃陆家,连最受宠爱的小儿子,都要和身染艾滋的女人结婚,轮到她的,能是什么好货色?

    他立即改口道:“我忘了他是老来子,我和他辈分不同,我比他晚一辈。”

    两人没闹太久,毕竟夜深了,隔天还要早起。

    他把她搂在身上睡。“你趴着就趴着,腿别张这么开,这不是引诱我犯罪吗?”

    他把她双腿并拢夹在中间,不让它掉落到两旁。

    她的脸埋在他肩颈处,羞涩道:“你就是故意的,想让我夹它。”

    他义正词严的态度下,却是让她的双腿夹着棒状物。

    “你别误会我,我真心为你好。”他轻抚她的背,她的肌肤柔软娇嫩,身上带着淡雅体香,纤细娇小,体态曼妙,那啥起来,一定特别舒服,不知道会不会被肏哭。

    她的双腿原本还在替它服务,结果没一会儿就停下来,发出平缓的呼吸声,她睡着了。

    他轻抚她的头发,望着她的目光又爱又怜,轻声道:“老婆晚安。”

    ..

    私人助理帮他联络上黎美姿找的海外势力。

    对方态度非常强横霸道,扬言这事没得谈,徐莲雅必须追捕回来。

    “要不你和对方谈吧?都是华人,中文好沟通。我和她对话,我感觉她比我像雇佣组织人员,随时都想给我一枪。”私人助理是意大利籍,自持高学历,行事风格斯文有教养,实在和对方谈不到一块。

    “华人,女的?”秦维宸愣了下,海外势力是女性华人当家作主的,不是没有,可是在黑帮势力中,是件极为少见的事。

    “这外号为不二价的女人,是军火走私出身,遗孀接掌大权。哦,不是,她老公还没死,昏迷卧床多年。”

    私人助理调查严谨,在外界认知她是遗孀时,他们却查到她老公未死,可也和死人差不多,因为大权落到她手上,让她接位,成为说一不二的大佬,甚至比她老公在位时,还心狠手辣。

    秦维宸和这名女大佬线上视频连线。

    这是个极为美艳扬张的中年女人。

    也是,没有美艳的外表,怎么勾得住军火大盘商的心,还能让他娶进门当妻子,共享他的权势地位。

    这女人成熟美艳,看不出岁数,大约在四十来岁。

    他问双方有没有合作可能。

    女人没拒绝,只道:“怎么合作?”

    “我付你钱,你拖着黎美姿,不要妨碍徐莲雅的行程。”端水大师秦维宸的理念,两边都敷衍,世界才会更美好,一刀切只会激化冲突。

    “黎美姿说,你身边押了一个人质,是徐莲雅的妹妹。只要把这消息告诉她,她一定会回来。我已经派人把话传过去了。”女人的意思是,他迟了一步,只要徐莲雅主动返回,他们两人就没有合作必要。

    他摇头,底气十足道:“徐莲雅不会回来,我早就对她提醒过,她母亲会用一切手段,把她哄骗回来。”

    女人冷静道:“包含拿她妹妹当人质的事?”

    他点头。“是。”

    “但黎美姿可以拍视频,或是照片为证。”这事又不是他说没有就没有,也不是黎美姿说有就有,当然要有凭有据。

    “她拍了更好,拍了之后,徐莲雅更不会回来了,怕妨碍我们。”他在女人疑惑的面容下,坦然道:“我和她妹妹互诉衷情,已经在一起了。徐莲雅为了妹妹的幸福,更不会回来破坏我们。”

    女人听了他的话,神情古怪,只说再考虑看看,就切断连线了。

    ..

    因为隔年才能申请入学资料,她中止跑机关流程的行径,所有资料都作废了。

    他问她要在秦家书房学习,还是到他公司办公室里,给她弄间独立书房。

    在家里交通不便利,午餐、晚餐都只能和长辈一起吃大锅饭,家里只有秦夫人和小黑陪她。

    可如果是在公司,就算附近的美食餐厅吃腻了,下午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够他们跑远觅食了。

    她不假思索地选择去公司,留在四合院,活像在国外时的美食荒漠,她遭不住这苦难。

    只有像秦夫人这种健康饮食,节制养生的才能适应,或是像秦维宸这种,不挑食,不挑口感,来者不拒,能维持基本生存就行。

    自从那夜他回归主卧室之后,就再也没回小黑屋睡了,所有衣物都搬了回来。

    他把衣物搬回来时,那神情态度,像是为了杀回主卧室,夺回主卧室的主权,以身勾搭入侵者的复仇文男主一样。

    两人越发亲密,哪怕还没到水到渠成那一步,可情侣间的亲昵举动都做了。

    例如共浴,吹头发,裸睡。

    还有互相给对方口交。

    这事的缘由,是他把她双峰乳头给咬肿了,她气不过,就反咬了回去。

    咬着咬着,莫名其妙就被迫移位,把别的部位给咬肿了。

    这结果虽然符合她以牙还牙的理论,可就特别不对劲,她觉得自己吃亏了。

    “这不符合你的要求吗?肿了,还喷出脓来,可比你的惨烈多了!”他还意图混淆是非,让她习惯这事。

    两人的亲昵,逐渐被其他粗枝大叶的家人发现了。

    全家人一起坐沙发上看电影。

    身为老夫老妻的秦家父母,正襟危坐。

    秦父连打盹都坐挺直,没靠在秦夫人身上。

    不是他们感情不好,而是个人习性如此。

    单身狗秦铭浩略过。

    秦大姐夫妻是坐姿随性自在,太随性了,坐都不会坐一块,有时还会嫌沙发热,坐地毯上。

    就他们俩,非得黏一起。

    她靠躺在他怀里,她腿上还有个小黑的头枕着,像迭椅子似的,一个迭一个。

    吃冰筒也是,别人是一手一只,就他俩不同,是他拿给她吃,偶尔才自己吃一口,重在参与,因为他不爱吃冰筒,还要把凑过来的小黑给挪开。

    不是狗不能舔冰筒,而是给它舔过了,他们还能吃吗?

    秦铭浩见状,摸不着头绪,问秦夫人道:“大哥是不是忘了她是暂代的?你不管管吗?我怕过一阵子,她肚子就大起来了。”

    秦夫人冷哼一声。“什么暂代的?我看正主回来,他都不肯换了。肚子大了,他更高兴,说明人肯为他留下来生孩子。”

    秦夫人知道她是想回德国读书,只是教授不接受她罢了。

    他们俩的情况变化,秦父的看法却和其他人不同。

    他在床上提及这事,百思不得其解,皱眉问妻子:“维宸这是在做什么?是故意报复徐家吗?没必要这样,联姻的提议,是徐家提的,我们只是恼怒徐家出尔反尔,没有一定要押一个女儿在这。大女儿逃婚就逃婚,他欺负人家小女儿做什么?”

    秦父还当秦维宸在和徐家私生女,正在玩虐恋情深的戏码呢!

    他可能是连续剧看多了,产生的狗血联想,竟然以为大儿子有那闲情逸致,和女人玩狗血的感情游戏。

    他忘了秦维宸就是个工作狂,若不是家人拉着他,他都要卷到24小时在公司待命了。

    秦夫人躺在床上敷面膜,含糊说道:“你就没发现,是你儿子对她死缠烂打,上哪都要黏着她吗?他现在都把对方带公司去了,光明正大地出双入对、形影不离。这哪门子的报复啊?根本就是情根深种了。”

    秦夫人都不好意思说,大儿子和小黑,都成了对方的舔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