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跪乳(窒息H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暮春初夏的雨来势凶猛,果然越下越大,积水顺着两仪殿的垂脊流下,砸在光洁平整的青石板上溅起小水花,侍女们小心翼翼地阖好窗户,同时灯笼挂起,廊上人走来走去,雨水弄脏了地板,只好一刻不停地擦。

    寝宫里更是早早点上蜡烛,暖黄色光辉照在宝相花铜镜中崔至臻的脸上,她坐在红木梳妆台前,眉眼温润,线条柔和,青碧色团花寝衣罩在身上,乌黑长发用素银钗盘起来,露出腻白的脖颈。

    李昀换下那套淋得半湿的圆领袍,走到崔至臻身后,铜镜中映出他的身影。他的手指勾了勾至臻耳垂上的红宝石坠子,居高临下地看见她厚重头发里埋着一根银钗,雕的是很简单的螺纹,话语间透露着惋惜:“我送了那么多好东西,你也没机会戴。”

    崔至臻拉过他的手,细细抚摸他的掌纹,顺便摘下那枚和田玉扳指放在案上,闻声笑着回道:“珠翠黄金太沉,压得我脖子都酸了。”

    李昀抽出银钗,瞬间满头乌发倾斜而下,落在她窄窄的肩上。她头发多,睡前必须要通好才行。每日用心呵护的头发蓬松柔滑,李昀用木梳为她一下一下地通头,梳齿由发根顺到发尾,他想起民间对梳头的寓意,有道“顺发吉祥”,能把烦恼一扫而光,心结打开,福寿康宁,因此梳得更耐心虔诚。

    寝衣轻薄得像一层纱,拢在崔至臻白皙的肩头,从上往下能看见里面的月白肚兜,丰润的胸脯挤出一条乳沟,李昀拘着头发的手顿住。

    “娘娘前几日还说您待我如同照顾女儿一般。”崔至臻完全没发觉身后男人欲望的觉醒,语气轻快,把玩着那根银钗。

    崔至臻头皮紧了紧,脖子感受到来自李昀的压迫感,她被迫抬头,无辜的眼睛望向他时,只会让他更硬。至臻看见李昀笑了笑,声音低沉,轻轻拽着她的头发说道:“是我女儿也照样操你。”

    他们挨得很近,崔至臻后背抵上硬物,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面上涌出一片红晕,熏得她眼眶发红,不知是因为夏初的暖风,还是他胯间的灼热。

    两仪殿那张宽大的罗汉床上铺满了锦被,五六层烟雾般的纱帘垂下,稍微隔绝烛光。昏黄的帐内,崔至臻跨坐在李昀怀里,腿紧贴着他的腰,仰起小脸与他亲吻,唇齿纠缠间发出水声,隐约看见大舌喂进至臻口中,她喉头滚动吞下两人的唾液,来不及咽下的则顺着下巴流到脖子。

    李昀已经浑身赤裸,崔至臻亵裤被扔到床下,月白肚兜还有一半挂在她身上,饱满的乳肉抓在宽厚的手心,还有些从指间漏出来。李昀另一只手抚摸她的脊背,舒服得至臻哼哼唧唧,没来得及反应,那只手顺着臀缝,一根手指摸到她藏在其中的小屁眼,指尖往里探。

    崔至臻一慌,屁股条件发射去夹他的手指,忙松开李昀的唇,娇娇柔柔地阻止:“别……今日没有含,插不进去的……”

    往常李昀要肏她的后穴之前,她要塞玉势含上一夜才能让他勉强进入,还要借用其他东西润滑。每次肏完,她的小屁眼儿便成一个荔枝大小的洞,李昀着迷地欣赏,直到射在深处的精液流出来。

    “不肏后面,肏前面?”李昀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不等她回答,牙齿磨她的耳垂,湿热的吻卷到她的脖子,在锁骨留下浅红色吻痕。崔至臻好骗极了,如蒙大赦般连声答应:“好好好,给您插小屄……”

    大掌圈住她的脖子,压着她往后仰,让她手臂撑在锦被中,露出大敞的腿心,小屄早已湿漉漉了,李昀摸上去,勾着小洞沁出来的水揉搓她的阴蒂,两根手指插进阴道,崔至臻敏感地发抖,大腿想并起来,却被李昀强硬地按着膝盖撑开。

    “圣人……您进来,插进来吧……”若是在平时,这哭腔听得人心疼,可这是床第间,李昀哄道:“乖,你下面太紧,不通通怎么插得进去。”

    好不容易等崔至臻股间喷出水,她被拉回来,李昀低头含她的舌头,龟头慢慢挤进小逼,捏着她的臀瓣往下按,直到尽根插入,他舒爽地叹慰:“操过多少次了,还这么紧。”

    说罢就以对坐的姿势按着崔至臻的小屁股抽插,手还停留在她颈上,两人交合的水声越来越大,乳肉上下起伏,打在李昀坚实的胸膛上,肉体碰撞得猛烈。

    崔至臻剧烈的心跳声让她变成聋子,巨大的快感来临时忘记羞涩,媚声连连,直叫得李昀小腹酸涩,掌下发力扼住她的脖子。

    她是栀子花,是初生的小羊羔,那么脆弱稚嫩,还只能颤着腿走路时就跟了他,不谙世事得像一张白纸,只能任他涂抹。

    李昀操得越来越快,脖子上的手收紧,崔至臻渐渐无法呼吸,脸颊涨红,窒息把她与外界隔绝,只能感受到腿间用力贯穿她的肉棒,她信任地将手臂环在李昀肩上,爽得嘴唇发抖,水灵灵的大眼睛含一眶泪,蹙眉仰望他,混乱地想下面好像快被操坏了。

    等崔至臻吐出胸腔里最后一点气息,李昀重重一挺,鸡巴肏进她的苞宫,她上头被堵塞,就在下头缴他,阴道发疯似地咬,他被灭顶的快感包裹,喘息出声,同时崔至臻在窒息中达到高潮,含着李昀的整根肉棒泄了出来,喷到他的腹肌上。

    手松开,崔至臻倒在李昀颈窝缓气,灵魂复位,他的捧起她的脸亲上去,仔细吃过她的嘴唇,大手在她的后背来回抚摸,用手指描摹她儿时被热水烫伤的疤痕,像要把她揉进身体里:“好乖,做得很好。”

    “至臻也好舒服……”极致的性爱把崔至臻的身体打开了,  她沉迷地吮吸李昀的拇指,半阖着眼睛舔他的指节,后知后觉发现下体传来疼痛,她抬臀,鸡巴滑出,娇嫩的小屄被肏得不成样子,蚌肉包不住花珠,整个腿心透着艳红。

    崔至臻低泣两声,被李昀放到被褥里,他扯着至臻颤抖的腿查看,然后俯下身,用唇舌温柔裹住过度使用的花心,舌尖挑逗阴蒂,偶尔用牙齿轻辗。这和插入完全不同,李昀怜惜地为她舔,崔至臻被照顾得很舒服,刺痛缓解不少,最后他的舌头快速拍打花珠,她达到顶峰。

    月上柳梢头,可漫长的性事还没有结束。两仪殿主屋内,一床湖蓝薄被掉到榻下,紧接着从罗汉床上伸出一对白玉小脚。

    李昀站在地上,垂眸看崔至臻张嘴吃下他的龟头,舌面熟练扫过他的敏感点。刚才折腾半天,她长发凌乱,乖乖巧巧卧在胯间为他口交,让李昀想起在塞外见过的野山羊,料峭初春寒冷,小羊跪地汲取母乳,和至臻的动作如出一辙。

    这一幕刺激到他,又一个慷慨的深喉之后,李昀闷哼,臀部收紧,射进她嘴里,崔至臻闭着眼承受,手扒住他粗壮的大腿,嘴角溢出白灼,就像小羊口中的乳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