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橘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李昀的三位皇子中,大殿下擅武,二殿下擅文,三殿下是个闲散人。

    李文向容貌不太像李昀,更肖先皇后孙氏,面如玉冠,性格讨巧,嘴巴又甜,太后疼他疼得没边儿,读书习武俱不放在心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太后狠不下心管束,李昀更是放养态度。

    可自从三月在春搜大宴上射死一只兔子被李昀斥责后,李文向的日子变得很不好过。首先是禁足,李文向打小就跟个泥猴子似的上蹿下跳,干坏事有小厮打掩护,闯祸有太后兜着,让他守着四四方方的小院过日子比杀了他还难受,几个月下来脸都快憋绿了。其次便是李昀要给指亲这件事,他在京中的好友数不胜数,三天两聚,过的是闲云野鹤般的神仙生活,不想这么快安定,却不敢忤逆李昀,只好先应承下来,回头再去磨太后,婚事能一拖再拖就好。

    天气越来越热了,李文向正朝慈宁宫的方向走去,跟在后面的小厮踮着脚给他撑伞,突然在朱雀门撞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穿着鸦青色团领袍,身材修长,像是刚从立政殿出来,袍角因跪地变得有些褶皱。

    李文向叫住他:“凌洲!”

    他好长时间没见人,与世隔绝,出来之后发现平时整日厮混的世家子弟个个忙得脚打后脑勺,衬得他更闲了,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可不能放过。

    眼前这位辛凌洲是辅国大将军辛云来的庶长子,与三位皇子年龄相仿,自小相伴学习骑射,同时辛云来还是大皇子李文烨生母贤妃的胞弟,亲上加亲,关系更笃。

    辛凌洲回头,见是李文向,怔了一下,抱胸行礼:“三殿下安。”

    “好久没见你了。你来找大哥?”李文向熟稔地拍拍辛凌洲胳膊,语气轻松。

    “不是。父亲寻得上好的天山雪莲,吩咐我为圣人奉上。”

    “哦,你最近得了差事?练武场总不见你人影。”

    “军营中的琐事罢了。”

    这时朱雀门又走出两个人,隔得有些远,李文向只认得其中的一个是李文诚的太傅裴若愚,另一个年轻男子很面生,于是问道:“裴太傅旁边的人是谁。”

    辛凌洲显然也看见了他们,答道:“那位是丰州军大总管谢雍。”说完观察李文向面色如常地点点头,想起前几日李昀在立政殿交待他的事情,心下不忍。文向是莽撞了些,心却不坏,看其一脸茫然的样子,应是也不知道他已跟随李文诚办理盐税事务。

    文向啊,你父皇可是已经埋伏好陷阱,就等着绊你一脚。

    辛凌洲朝李文向拱拱手:“臣还有事,先行一步。三殿下保重。”

    李文向毫无心事地笑笑,按下他行礼的手:“行,这次先放过你。回头去杏花楼喝酒,叫上大哥和二哥。”

    辛凌洲默了默,也学着拍两下他的肩,露出一个笑:“好,一言为定。”

    别过辛凌洲,李文向继续往慈宁宫去,他这阵子日日来,也不见太后烦,一定要拉上他说半天话,吃过午饭再放人回去,连佛经都不念了。

    午后的风温暖柔顺,吹进屋里带着淡淡花香,李文向惬意地半躺在圈椅里嗑瓜子,旁边茶桌上摆的小金碟里堆满了瓜子皮。

    太后手里抱着一匹湖蓝宝相花云锦,正与安姑姑合力裁剪,计划给李文向做一件夏装。冬装繁重,交给绣娘去做,夏装轻便,她自己几日功夫便能做好。只李文向瞥一眼那块布料,嫌弃道:“祖母,宝相花都是姑娘穿,又是鲜艳的蓝色,恐怕穿出去蝴蝶见了我都要往身上扑。”

    “哼,满大街的宝相花,怎么就成姑娘穿的?你长得白,蓝色正衬你。”

    “祖母把我打扮得花枝招展要干什么?”

    太后笑得狡黠,“你得体些,好让小娘子相看。”

    “相看有什么用,父皇都给我定好了。”

    “认真点,若是与指定的娘子两情相悦,也是一段佳话。”太后叹气,剪子利落地把云锦分成两半,转而说道:“还有啊,你最近避着淑妃些。”

    “为什么?”

    太后啧一声:“你心思不会转弯,哀家担心你被心术不正之人利用。”

    李文向听后皱眉道:“姨母不过为我开脱两句,怎么就成了心思不正之人?”

    “你别管了,记在心里就行。”

    他不再说话,嗑完手心里的瓜子,起身告辞。

    走出垂花门,阳光已不似方才那般强烈,太后爱梧桐,慈宁宫院角便栽了一棵,舒展的枝条给大半个院子蒙上阴影,细碎的光斑铺了一地,天气这么好,李文向心中那点不快彻底消散,只觉得身上又有了使不完的牛劲儿,去马场发泄一番才行。

    偏头一看小厮,他怀里抱着一筐橘子,饱满圆润,黄橙橙的很喜人,他捡出一个放在鼻下嗅了嗅,也不着急走,一上一下抛着橘子玩,风吹走云,李文向的眼睛被太阳晃了一下,当下失手,橘子掉落,顺着台阶滚到一滩积水里,应该是之前暴雨留下的。

    橘子滚了一圈雨水,他便不想去拾了,正准备抬脚离开,水面映出一张脸。

    李文向顿住脚步,抬眼,看到那里站着一个小娘子。她穿绿色花草纹齐胸襦裙,上身是鹅黄宽袖衫子,乌发挽成交心髻,眉心贴花钿,皮肤白得仿佛在发光,连细细绒毛都看得见,融在暖洋洋的光辉里。

    趁李文向愣在原地的时候,她上前两步,弯腰欲捡起水里的橘子,那只白嫩的手伸出来,李文向下意识地说:“哎,别捡,脏。”

    可他说晚了,小娘子把橘子捏在手里,孤零零立在阶下,一时也犯难,不知是该递还给他,还是丢在原地,懵懂的眼睛看向他,绿色衬得她白净的面孔有一丝奇异的妖冶,让他的心颤了颤。那种困惑是需要人开解的,那种孤独是需要人打破的,那样的纯真需要人捧在手心呵护,像她这样脆弱的生物和围猎场里的白兔有什么区别?

    游走在青涩与成熟之间,她像初读一本书开头的两个字,陌生的,新鲜的,充满下文的,李文向有些失礼地盯着她看,她见他没有反应,便轻轻把橘子放到一旁的石桌上,听到垂花门里远远传来“崔娘子”的呼唤声,向他福一福身,走了。

    徒留李文向在阶上缓缓回神,耳朵通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