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以后(射尿H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崔至臻横躺在两仪殿的紫檀龙床上,周身只裹着一块绉纱,瀑布长发散在明黄色的祥云床单,四根雕花床柱撑起厚重的帘帐,锦带银钩。她出神地望着床帐顶端,那里用金线勾勒出一只栩栩如生的雄鹰,鹰喙很长,威风凛凛地展翅,几乎占满了整片视野。她恍恍惚惚觉得床帐越来越低,跳动的烛火映在雄鹰身上,仿佛下一刻就要从其中活脱脱飞出来,向她扑来,湿热的羽毛腻在她身上,喙啄得她疼痛,而她躺在榻上软软的没有力气,刚才还汗津津的身体此时有些冷了。

    有人叫了她的名字,视线下移,挪到她曲起的双腿上,打开膝盖,看到李昀站在不远处的床下,在她的腿间。崔至臻下体一丝不挂,沐浴过的腿心泛红,因着她打开的动作,蚌肉受凉而翕动,明明绉纱牢牢地盖在胸前,却放心露出最脆弱的地方,似乎没有丝毫察觉,见是他来,还笑了笑。

    李昀走近她,随手把寝袍扔在衣架上,踩过她脱在地上的裙子,高大的身影把她笼罩,胯间巨物一晃一晃,完全勃起的状态,在马车上并没有射,此时看起来有些骇人。崔至臻盯着那根,像帐上鹰的鸟喙,又粗又长,唯一的是不会弄得她很疼,心甘情愿用浑身上下的软地方去裹去吸,随着李昀的动作,他的阳物好像活了,叫嚣着往她身体里钻。

    等灼热的肉棒抵到她的小腿,崔至臻瑟缩了一下,腿却分得更开,能把男人容纳进来。她忍不住抬起脚点点肉棒顶端,顺着男人强壮的身体往上,被他一把捉住,小脚包在李昀手心,他低头吻了吻,然后倾身覆下。

    赤裸肉体贴在一起,崔至臻不再觉得冷,薄薄的纱挑去,李昀一边吃她的乳肉,一边拎着她的腿挂在腰上,紧实的臀压低,鸡巴捅进湿乎乎的蜜洞。

    崔至臻难耐地哼叫一声,皱着眉难以承受的样子,勾引李昀去吃她的小舌头。上面用舌头填满她的口腔,下面用鸡巴塞满她的阴道,李昀喘息粗重,劲腰一下下肏得越来越用力,兴奋得背上肌肉爆起,在崔至臻视线里夸张地伏动,小屄流出来的水沾湿他的睾丸,她想今晚可能要被操死在床上。

    “啊,别……会坏掉的……”她声音带着钩子,身体挂着他不说,心也要挂着他。李昀垂眼去瞧,他的下体嵌在至臻的花心,小屁股被他重重压在软榻,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小脚乖乖搭在他臀上,只在他操得太深时颤抖。

    这么小,这么听话,被插得流口水也会给他肏,被玩得失神之后也会记得操她的人是阿昀,她内向的性格、内向的身体为他打开了,心也向他敞了一个小口,让他进去后就再没让别人叩开过。

    “不操用力点你怎么爽?”李昀用温柔的语气说荤话,大掌放过她的胸乳,往下探揉她的阴蒂,水声越来越大。

    崔至臻受不了强烈的双重刺激,努力抓住最后一丝清明,“可是有点怪。”

    “哪里怪?”李昀的手臂钩住她一条大腿,让那道裂口张得更开,隐隐约约能触到胞宫的入口。

    崔至臻满脸是汗,瘪瘪嘴:“想尿……”

    李昀担心她喘不过气,起身握住她的膝盖,鸡巴一刻不停地抽插,这样的姿势能看见小逼是如何吞吐那根巨物的,交合的白沫沾在柱身和她的大腿内侧,格外淫靡,他闻声逗弄道:“至臻要尿在床上?”

    “不要……”崔至臻委屈地撒娇,被他的言语刺激得阴道又紧了紧。

    李昀微微欠身,鸡巴慢慢抽离小屄,啵的一声龟头刮过穴口,之前堵在穴里的混浊液体流出来,糊在她的小屁眼儿上,弄脏了床单,崔至臻感受到了,低声呜咽。李昀将她抱起来走向次殿,次殿与主殿之间隔着一扇门,进去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扇翡翠山水屏风,光线更暗,但是可以透过屏风的纱面看到后头浴桶中已经备好热水,李昀绕进去,还能闻见花香,原来是桶中洒满了芍药花瓣。

    崔至臻两条腿挂在他臂弯里,操得熟烂的小逼对着屏风,她靠在李昀怀里平息刚才狂风骤雨般的性爱,猝不及防又被插满,闭合没多久的阴道再一次被撑开,崔至臻如幼兽般啜泣,却阻止不了李昀逐渐加速,龟头锲而不舍地往宫口撞,他咬住崔至臻的耳垂,沙哑声音响在她耳边:“不是尿么?”

    下体几乎被插得没有知觉了,哪里尿得出来。崔至臻张口就是娇媚的呻吟,根本无暇回答他的问题,李昀当然也没指望她回,自顾自继续问道:“是不是还要我像上次那样帮你?”

    这回崔至臻有反应了,无力地摇摇头。再也不要尿在他手上,她想。

    大龟头撞得花壶有些痛,她一只手垂下去,想摸一摸阴户是不是肿了,却不敢碰,不知所措地将手放在肚皮上,感受到鸡巴在她体内搅动,把他的五脏六五都搅得酥麻,阴精泄了一次又一次,整个人湿淋淋像刚从水里捞出来。

    不一会儿,李昀狂乱的吻印在崔至臻脸侧,捏住她大腿的手收紧,喉咙发出低低的嘶吼,龟头终于肏进花壶,滚烫精液喷洒在子宫壁,崔至臻爽得脚趾蜷缩,夹着鸡巴达到高潮,被李昀咬住嘴唇,张嘴承受一个粘腻的吻,咽下他渡过来的津液,喃喃道:“您射在里面了……”

    鸡巴还塞在阴道里没有离去的意思,李昀轻轻摩擦,这种程度的抽动对崔至臻来说很舒服,加之高潮过后比较敏感,她感受到穴中的阳物依旧激动,甚至在她试探地夹时小幅度跳动。崔至臻舔舔李昀的下巴,后背贴着他剧烈的心跳,他双手托着她的腿,让崔至臻觉得被李昀包裹起来了,全身都暖烘烘的,小声说道:“您想干什么都行。”

    李昀没听清,耳朵往她嘴边凑了凑,问:“什么?”

    崔至臻拱拱腰肢,用身体里的肉壶小嘴亲吻龟头,重复道:“您可以尿在里面……”

    他听后低笑两声,呼吸凌乱地啃咬至臻的肩头和锁骨,半边脖子被他舔得红彤彤,挺着半硬的鸡巴不要命似地往胞宫里操,像发情的野兽,插得崔至臻连叫都叫不出来了,下意识合腿,却被强硬地掰着分开,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又响起,李昀声线不稳:“这么想让我弄脏你啊。”

    话音刚落,崔至臻体内射进一股强劲的水流,淡淡的腥臊味弥漫在四周,子宫被尿液冲刷,和上次射的精液混在一起,她此刻觉得自己从里到外都染上了李昀的气息,像一只酒囊被灌满了。鸡巴抽出,液体随之从阴道流出,啪嗒啪嗒地掉落在屏风前的地上,穴口慢慢回缩,却还是留下铜钱大的小洞。

    浴桶里,崔至臻坐在李昀怀中,眯着眼享受李昀为她擦背,他看见白皙皮肤上的指印,怜惜地亲亲,一直从肩膀亲到云一样软的乳肉才罢休。

    “至臻,”李昀叫她,帮她把长发盘在头顶以防打湿,“今年冬天,你到暖和的地方过冬好不好?”

    崔至臻疑惑,“您是说去江南的事么?”

    “对。”

    “您也去吗?”崔至臻又向李昀靠了靠,眼神紧张。

    可李昀摇头,说道:“你先去。”

    至臻顿时红了眼眶,在水里环住他的腰,双眸水光粼粼,就这么仰头看着他:“如果您不去,我去干什么呢……我和您在一起,永远不分开的。”

    难过都溢出来了,好像要被抛弃似的,可怜见儿的,谁敢给她委屈受?他恨不得把她拴在裤腰带上走到哪都带着才好,爱她呐,心疼呐,如珠似宝的小娘子哪能就这么没名没份地跟着他,他真想干脆撂摊子不干和她私奔了。

    见她要哭,李昀垂首亲她,严严实实地抱着她,说:“宝贝,心肝儿,怎么可能丢下你,是你先去,我安排好这里就去找你。你不是特馋那些花里胡哨的点心?找十个八个厨子变着花样给你做。给你准备个带大院儿的房子,专门腾几个房间放你的首饰,在那边一天换一套头面,穿成花蝴蝶也没人过问你,你那么多好东西在京都没机会戴……你只管开开心心地过着,等我去找你,就是真的一天也不会再分开了。”

    崔至臻却要快乐得哭出来了,仿佛看见了那副画面,痴痴地说:“圣人,真有这么一天吗?”

    李昀将她抱得更紧,“真的,至臻,真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