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端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六月初的京都已经让人感到炎热,磅礴的雨后是个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太极宫各殿渐渐用起了冰,光秃秃的宫道两旁连棵树都没有,逼得人无处躲藏午后的烈日,崔至臻沿着朱墙边上走,步子迈得急,怀中抱着珐琅香盒,身后有一人亦步亦趋地替她撑着伞,却不是春桃。

    崔至臻行至又一个拐角处时猛地转身,气喘吁吁地盯着他,急躁道:“三殿下,您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他手腕向上抬了抬,露出伞下俊秀的脸,垂眸气定神闲地看着崔至臻:“太阳这样毒,你一个小娘子怎么不带着侍女为你撑伞?中暑可怎么得了。”

    “我的侍女去尚衣局取东西了,不劳三殿下挂心。”崔至臻语气淡淡的。这人从慈宁宫门口一直跟着她到崇明门,再走一刻钟就可到两仪殿,她急着去见李昀,却怎么也甩不开身后这块牛皮糖,忍不住四下张望,担心被别人看见,生出闲话。

    “你去两仪殿干什么?”

    “中秋将至,太后娘娘吩咐我为圣人送香囊。”

    崔至臻打开盒子,里面装着款式相同的五色香囊,民间的做法是在囊中放入丁香、白芷、紫苏等材料,可以芳香辟邪,提神醒脑,宫内的做法类似,只是工艺更为精细,正反两面用金线绣上福寿纹,彩线串起来,整齐地码在软垫上。

    李文向笑了笑,他眉眼温柔,不笑时也似在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对方,说道:“好漂亮的香囊,是你做的吗?”

    对于李文向这个人,崔至臻其实很难讨厌。除了第一次当着她的面射死了一只兔子,他大多数时间温和有礼,接人待物张弛有度,她见过李文向私下朝太后撒娇,见过他把书盖在脸上在院子里躺一个下午,他身上那种平静温暖的感觉源自富足且无忧的童年和少年时代,这样的人至臻一共见过两个,一个是李文向,另一个是崔至敏。

    崔至臻摇头道:“不是我做的,我绣工没有这样好。”

    “可以送我一个么?这么多香囊,少几个父皇也看不出来。”

    “那您拿了香囊,就不能再跟着我了。”

    “哎,”李文向露出苦恼的表情,无奈道:“去两仪殿的路很长,我陪你不好吗?”

    崔至臻想说不好,但看了看他撑伞的手,最终只是摇摇头。

    “行吧,那我挑一个。”李文向看来看去,目光最终落在其中的碧色香囊上。他想起那日在慈宁宫的梧桐树下,她穿着孔雀绿的裙子站在一地的碎金里,弯腰捡起一只脏兮兮的橘子,那副画面刻在李文向心里。

    他拿出碧色香囊,挂在手指上冲崔至臻晃晃,说道:“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临走前还把伞塞到她手里。

    常德喜领着崔至臻走进主殿时,李昀正在看春桃刚送来的夏装。

    浅色縠衫轻似雾,纺花纱袴薄于云,夏日的衣袍通常是很薄的,但君王要威仪兼顾庄重,自然不能着轻纱,尚衣局选用江南进贡的纻丝,制作成衣轻盈滑爽,不输薄纱。今日呈到两仪殿的不仅有李昀的夏季常服,还有崔至臻的。相较于男子,崔至臻在服饰颜色和用料的选择上要宽裕很多,织金锦鱼牙绸,重莲绫孔雀罗,琳琅满目地摆了半个屋子,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崔至臻一进屋就感觉凉气扑面而来,果然看见殿中央摆着巨大冰鉴,高兴地一路小跑至李昀身边,抱着他胳膊道:“您终于肯用冰了,好凉快。”

    春桃和常德喜退出去关门,崔至臻一看摆出来的成衣,震惊道:“这些都是给我的?”

    李昀的大手抹一把她的额头,将上面的细汗拂去,搂着她的腰:“各色时兴面料,各种时兴款式,京都城最好的绣房连夜赶制的,每件都是绝无仅有的孤品,比我的都好上许多,给你带着去钱塘,谁人见了不赞一声好靓的小娘子。”越说越高兴,末了捏着崔至臻下巴亲了亲。

    正关门的春桃听见最后这句话,脚下微微踉跄,腹诽圣人闲来无事就乐意装扮娘子的癖好还是没变,瑞雪园的奇珍异宝都塞不下了,什么岭南道的珊瑚琉球岛的珍珠,全挪到两仪殿的偏殿中去,在她看来圣人的私库也不必叫私库了,干脆叫至臻百宝箱好了,反正有点好东西没过两天就进到娘子囊中,俨然成为默默无闻的京中女首富。春桃连绵不绝地想着,被常德喜拉走了。

    屋子里崔至臻挑中一条红黄罗间色裙,上身是蔷薇粉龟背罗短袖衫配莺色团羊罗长袖衫,换到身上,李昀站在身后为她收紧腰裙,一月前量好的尺寸现下多出半指,他啧一声,皱眉道:“又瘦。”手下系锦带的动作稍稍带了些力气。

    崔至臻抬手扶了扶发间的花簪,撅嘴小声道:“您别念叨我。”

    腰间一紧,她身形晃了晃,后面传来低沉的声音:“嘀咕什么呢,大点声。”

    赶紧回身抱他,也不嫌热了,脸靠在他胸前,甜甜笑道:“说您大方呢,这么多好看的衣裳,穿到猴年马月去?难道都要运到钱塘啊,那您奏折文书俱不必带,路上官差问这满当当的马车都装的什么啊,您就说‘我乃胡商,专门儿到京城倒腾女儿家衣裳的’,倒也可信。”

    李昀哼笑,一巴掌轻轻扇到她屁股上,道:“傻丫头,谁说走旱路?我们坐船,水上晃晃荡荡十天半个月咱们就到了,不必说装你几件裙子,就是把整个两仪殿都搬过去也舍得,且看着吧。”

    崔至臻想起来什么似的,忽然蹲下翻刚刚脱下来的衣裙,李昀见状好奇:“找什么呢?”就看她从一团布料里面翻出一只香囊。这只勉强可以算作香囊的东西与珐琅盒中那些精美的艺术品相比,唯一的相同点是他们都是用了上等绸缎,纹样由金线银线绣成。

    李昀看着垂在他眼前的香囊,没什么表情,伸手摸摸上面不知是祥云还是龟纹的图案,平静道:“我记得你去岁送的腰带,只是没想到手艺还是一如既往。”

    崔至臻喜滋滋的,一面弯腰把香囊往他身上挂一面说道:“香囊这东西贵在心意,别看它丑,它丑得奇特,丑得别出心裁,丑得惊世骇俗,那便是独一无二的心意。”

    李昀被逗乐,低眸笑问:“作丑诗呢?你这香囊真不容易,都挂人身上了还被你羞辱一番。怎么,还有别人惦记你的香囊呢?”

    她没抬眼,专心致志对付手里的彩绳,回道:“我路上碰见了三殿下,他向我讨香囊,我只让他从盒中挑了一个。”

    听见这话,李昀一时没反应过来,仿佛听错了一般,脸上的表情有些滑稽,挑眉问道:“你说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