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蛇头(肉棒拍脸&对镜 po18cv.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崔至臻浑然不觉地为李昀系香囊,听到他问,手上动作不停,回道:“是三殿下。”

    “你和他认识?”

    “不算认识,只是在慈宁宫碰到过几次。”

    李昀想起那日在太后面前那句夸下海口的“她又不是不能见人”,闭了闭眼,有些头疼。他把崔至臻身边的人际关系网络想得太简单了,以为她在宫中,却还是像从前在瑞雪园那般只与两三个人打交道,太极宫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日常行走,确实难以避免地惹上是非。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po18d k. com

    “哦,你觉得三殿下是个什么样的人。”

    崔至臻没有想太久,随口说道:“三殿下挺好的。”

    “什么样的好法?”

    她腰酸,干脆跪在地毯上纠缠那彩绳,李昀问的话没过心,答道:“像春桃这样好。”

    李文向在她心中的地位都能比得上春桃了?他胸口的不平之气翻滚,见过春桃护犊子的样子,有时候连他都不顾及,快成崔至臻半个娘了。为君二十载,李昀习惯不喜形于色,淡淡笑了笑,抬手抚摸崔至臻簪花上的宝石,将不小心缠进去的几根碎发挑出来,问道:“是么,文向别的不说,性格却是顶好,他没少哄着你吧。”

    若是放在平时,李昀早上手帮她料理那枚香囊了,今日却没有动静,只是平静地看着她把绳子揉成一团死结,崔至臻闻言疑惑地抬头看他一眼,道:“圣人说的话好奇怪。”

    见李昀没回话,崔至臻敏感地捕捉到他的情绪,抱着他的腿,软下声音:“您生气了?”

    “我为什么生气?”

    “因为我提了三殿下。”崔至臻有些委屈,“可是您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您的。”

    她眨着微微泛红的眼睛靠在李昀腿边,团羊罗衫为透气将领口开得很低,她蹭来蹭去的时候半个乳球漏了出来,白腻腻似新鲜的奶皮子,松落的两三缕长发散在后颈,低头坐在那里时像柔弱的垂柳,轻柔的呼吸洒在李昀腿间,他小腹紧了紧。

    李昀摸摸崔至臻头顶,手指摩擦她小巧的耳朵,看着耳垂渐渐变得殷红,无奈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难过什么。”

    “不想您不高兴,更不想您因为其他人不高兴。三殿下是别人,圣人又不是别人,我再脏兮兮的样子您都见过的……”

    李昀面上的表情变得暧昧,声音低哑:“有多脏啊?”

    红晕从耳垂蔓延至崔至臻双颊,闻着他身上熟悉的蝉蚕香,她眼神迷离,不自觉地挺着胸在他腿上蹭,乳沟深深,偏过脸亲吻他的手腕,张嘴含住李昀的大拇指,慢慢地吞吐,诱惑他气息不稳,鸡巴硬得厉害。

    他的手掌轻而易举包住崔至臻半张脸往胯下按,同时挺了挺腰,苏醒的巨物隔着两层布料顶着她,调笑道:“年纪不大,胃口不小。要不要换个更粗的试试?”

    崔至臻膝盖跪在李昀靴面上,松开嘴,红嫩小舌依依不舍地送出手指,眼睛里的水汽消散了,被情欲取代,她撩开袍角,将亵裤褪下一截,小手伸入李昀胯间,无师自通地握住粗壮阴茎撸动。李昀吐出一口气,抬高她的下巴,臀部后退,鸡巴从崔至臻手中滑出来,又向前一送,龟头抵住她,肉乎乎的脸凹进去一小块。

    他前后律动,鸡巴爬在崔至臻脸上磨来磨去,黏糊糊的液体蹭得到处都是,深色的雄性阳物与小娘子白净的脸刺激着李昀的眼球,他爽得舒展腰背,浑身的肌肉盘根错节,稍微一用力就能将至臻淹没。她微眯着眼睛,伸出舌头,让鸡巴时不时碾过舌面,尝到咸腥的味道,发出猫叫似的呻吟,好几次想张口吃下龟头,都被李昀掐住脸躲开了。

    等崔至臻整张脸都变得湿漉漉,李昀终于停下,握住鸡巴短暂地离开,转而重重地落下,拍在光洁的面孔上,发出清脆的皮肉碰撞声,这声音让李昀想起以往一些旖旎的桃色场景,于是很有兴致地又拍打几下,不痛,却让崔至臻产生被肉棒鞭笞的错觉。

    “至臻,睁眼。”

    龟头在她脸上很不安分,一会儿撞她的眼皮,一会儿顶歪她的鼻子,崔至臻缓缓睁开眼,睫毛像蝴蝶的翅膀轻轻颤动,她的目光自下而上,看到矗立在她眼前的阴茎,心底骚动。她吃过太多次,已经十分熟悉它的形状,它的温度,它的情绪,想必它也对她的口腔、她的喉咙、她的吞咽非常亲近,可猛然见到它完全勃起的样子还是有些心惊,口中分泌的津液越来越多,她却不舍得咽下,渴望用舌头涂满柱身,就像刚才鸡巴将粘液涂满她的脸一样。

    崔至臻五六岁时被奴仆带着上东市逛会,沿街聚集许多卖艺人,其中一老汉擅驯蛇,一青一白两条射卧在竹篮里,老汉稍加点拨,两蛇便便会如臂使指、盘旋舞蹈。因蛇是冷血动物不易驯化,老汉身边围了一圈看客,一人一文钱便可近蛇身,尝试者络绎不绝,照顾至臻的一个嬷嬷看得入迷,怀里还抱着至臻,却一个劲儿往前挤,崔至臻离那条青蛇最近的时候不足一尺,青蛇双眸漆黑,嘶嘶地吐着蛇信,直勾勾盯着面前的小娘子,年幼的崔至臻出神地望着光溜溜的蛇头和它艳丽的碧翠色,连害怕都忘了,甚至想伸手去碰,被嬷嬷急慌慌抱走了。

    眼前青筋盘踞的巨物让崔至臻想起诡异的蛇头,仿佛长出了空洞的黑眼睛,下一刻就要冲她吐信子,冰凉的、危险的蛇腹爬上崔至臻半裸的脊背,她直起身,鼻尖触碰到男人灼热的阴茎,明明还没有被它侵犯,她却有隐隐的窒息感,仿佛被蛇身勒住脖子。李昀右手拇指抹过崔至臻唇角,似乎很满意她现在恍惚沉迷的模样,语气愉悦:“张嘴。”

    至臻照做,硕大的龟头闯入口腔,没有任何缓冲地向里钻,几乎要挤破她的喉咙滑向食道,好在最后关头时鸡巴撤了回来,紧接着又是一次挤压,崔至臻本能地用舌头舔阴茎上的沟壑,紧紧地裹住他的粗壮,让李昀险些精关失守,他闷哼一声,拔出鸡巴,将崔至臻捞起来。

    她背对着他大口喘气,绸裤被扒掉,小小的蜜穴早已泥泞不堪,龟头挤进去,李昀握住他的腰往下坐,瞬间尽根没入,肉棒已经大到贯穿阴道所有的敏感点,崔至臻哀泣,被插得眼泪直飙。

    第一个插入完成,后面的操弄就容易很多。崔至臻脚踮不到地,被李昀按在怀里后入猛操,糊了一脸泪,水越流越多,被鸡巴摩擦打成白沫堆在阴户,他一边肏一边低头吻她裸露的肩颈,嫩乳从衣服中跳出来,正好落在李昀掌心。

    身后他突然喘着气笑了一声,在耳边说:“至臻,抬头看。”

    崔至臻抬眼,映入眼帘的是李昀为她打的梳妆铜镜,黄花梨木雕着喜鹊登梅,上下左右五屏镂空,中间摆一面宽阔的铜镜,平时照得亮亮堂堂的内室,现在照出两人交缠的淫靡画面。

    她羞得眼红,脑袋往李昀颈窝里埋,他却偏要越肏越狠,越肏越深,啪啪声刺激得崔至臻忍不住娇吟,丰满的乳肉上下颠簸,两只大手把她稚嫩的大腿根打得更开,镜中能清晰瞧见大鸡巴是如何破开那条小缝,操得里面的粉红肉都露出来,她实在受不了,夹着哭声道:“圣人……阿昀……太快了,您疼疼我。”

    李昀感到她内壁越来越紧,掰过她的脸吻上去,大舌头满满当当塞进她的小嘴,直把她胸腔最后一点气都榨干净,深邃的眼眸注视着她,吐息粗重,一只大掌抓住她的乳,“疼你疼得命都快豁出去,你这个小家伙没有心。”

    崔至臻眼角滚落两颗泪,嘴角一瘪,鼻头眼尾红彤彤的,哑着嗓子说道:“爱您呀……呜呜,特别爱您……”

    李昀看得心都快化了,觉得她好看得太过了,全天下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崔至臻,她就这样烙在他身上一个印记,比那些纵横交错的伤疤更深刻,更疼痛,痛得难以愈合,时时刻刻牵扯着五脏六腑,可能这辈子都好不了,骄傲如李昀,愿意为这爱意疼痛很多年。

    事后崔至臻坐在梳妆台上,微敞的小穴流出乳白精液,她扯着皱巴巴的衣裳小声抱怨:“新衣服都脏了……”

    李昀赤裸上身,手臂环过她的肩,崔至臻颈下一凉,从胸前摸到他的和田玉扳指,细细的红绳栓着,被李昀挂在她心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