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新生(舔穴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

    李昀的轮廓被烛光柔化,他的手指在划过崔至臻的脖子,在锁骨上轻轻摩擦,半阖的眼睛若有所思,羽睫在眼睑投下阴影,眉目疏朗,没有回避她的问题。

    大概在一年前的时候,李昀想过给她一个孩子。有一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崔至臻的身份会顺理成章许多,他如果有什么不测,这是她最可靠的寄托。可一旦把假设前提放到李昀身死的情况下,帝王人到中年的幼子,年轻、单纯的母亲,便如同一块肥美的肉扔进恶狼之中,她护不住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也护不住她,无论李昀怎么想都是一个死局,所以对崔至臻来说最好的路是,李昀好好活着。

    只要他活着,她有或没有孩子,都不会成为大问题。

    “你身体弱,妇人生子大亏气血,何必受这个罪。”李昀宽大的身躯牢牢挡住卧在里侧的崔至臻,他在这个位子坐的足够久、足够稳,万民爱戴他,朝臣敬畏他,他的保护像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外界的纷纷扰扰、流言蜚语根本不会伤害到她,因此崔至臻不必为了时机怀孕,如果她有朝一日诞下他们的孩子,那么只有一个前提,就是她想成为母亲。

    若是同样的处境放在十年前,李昀可能不会有十成的把握。

    崔至臻开了这个话头,让李昀忍不住想象,他和至臻的孩子是什么样?是女孩最好,大概率是缩小版的崔至臻,乌黑的大眼睛,白白粉粉的小肉团,性格最好像他,强势刚硬在这个世道对女子有益无害;如果是个男孩,李昀倒有些犹豫,他的三个儿子,或太莽撞,或太文气,都和他不大像。

    “你的孩子,是我们的宝贝。她来的迟一些,也是心疼你做母亲的年纪小,受不了生产的疼痛。坐船都这样辛苦,十月怀胎怎么熬的过去。”李昀手臂圈住她,想起刚刚她眼里的难过,有些后悔,该早些和她讲清楚,省得她胡思乱想,低下头亲吻她,含住她的唇瓣。

    崔至臻把他的舌头顶出去,“那……您怎么还次次留在里面。”

    李昀支着头看她脸上的红晕,嘴唇水淋淋的,眼神促狭,“什么留在里面?”

    崔至臻抱着他的脖子,埋在他怀里,吞吞吐吐道:“就是,您射在里面。”

    话音刚落,他一边倾身继续那个吻,一边把她压在身下,挤进她的腿间,吻的间隙在她耳边低声说:“太医院奉的汤药,于男子可避孕,我一直都用着,不然你以为为何还能好端端躺在这儿?早就生一窝了。”

    “我没有喝过这种药……”

    太医院历代侍奉帝王和妃嫔,避子之术已是老生常谈,主要可以分为两类,一是女子服用的汤药,二是用绵羊、猪的肠子或丝绸制成阴枷,交合时套在阳物上阻隔精液进入阴道。后者需要男人在性事上做出妥协,因此大部分人选择女子服药。李昀总担心崔至臻喝太多药,将肠胃折磨得脆弱成一张纸,更何况避子汤中的麝香和红花大寒,若是每每事后再劝她喝药,实在太过冷漠无情,李昀恨不得每日调理身体的药都替她吃了,哪里舍得她喝这些,便令太医院研制用于男子的避子药。

    “药还没喝够?”李昀使坏用下体顶她的腿心,解开她的衣带,她没有穿肚兜,丰厚的乳软软堆在胸前,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你别急,该来的总会来,慢慢养好身体。”

    白色绸裤丢在地上,崔至臻慌乱地承受他疾风骤雨般的吻,嘴唇贴在一起尚不满足,需撬开牙关,舌头紧紧胶着。每当这时崔至臻就会湿得很快,她觉得自己触碰到李昀的柔软,抛下他身穿龙袍、居高临下的冷硬,大舌头喂进她口中,是温柔的侵犯,带着黏糊糊的唾液和喘息,崔至臻很喜欢。

    李昀的袍子也脱掉了,露出精壮的上身,他块头很大,早年纵横沙场留下的伤疤交错在坚硬的胸膛上,崔至臻着迷地伸手,顺着他地腹肌向上抚摸,最后用舌头舔舐李昀肩上的一块刀疤,好像爱人的唇舌可以消减过往疼痛和记忆中的血腥。她抬起水盈盈的眸子注视着他,李昀心中爱意磅礴,捉住她的手亲吻,每一根手指细细地吻过去,深邃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瞧,仿佛能瞧出花来,直瞧得崔至臻脸红,躲进被子里。

    李昀闷笑,低哑的声音震得崔至臻心跳如鼓,乳肉紧紧贴着他,微微战栗,听见他凑近道:“至臻今天不舒服,先不操你。”

    说完掰开两条细腿挂在腰间,灼热的呼吸一路向下,鼻尖拱了拱她的奶团子,不知是不是由于之前那个话题的心理暗示,李昀好像嗅出乳香,裹住奶头吮吸,试图从吸出初乳来,可崔至臻哪里真的有奶,被吸得小声呻吟。

    舌尖扫过每一寸胸乳,像被水浸过一般,才肯继续往下进行,来到她覆盖着薄薄一层脂肪的小肚子,洁白温暖,这里住着她柔软的胞宫,可能在将来孕育他们的孩子,李昀捧住她的腰,拉开她因害羞而欲捂住的小手,低头亲亲。

    撑开她的小腿搭在肩背上,粉红小穴一览无余,潺潺的液体流出来,衬得更加鲜嫩可口,崔至臻受不了他端详的目光,脚踩住他的肩,欲将他推远,却被李昀一把握住,没再给她反应的时间,唇贴上她的阴阜,舌拨开蚌肉,探到藏在深处的阴蒂,时而用舌尖挑弄,时而用牙齿轻轻啃咬,崔至臻哭泣:“您别这样……”

    李昀抬头,面上有水色:“弄疼你了?”

    “不是……”崔至臻脸和脖子红成一片,扭捏得想并拢膝盖,“不能这样吃我下面……”

    “别怕啊,”李昀拍拍她的屁股,哄她,“乖,腿打开。”

    崔至臻重新敞开大腿,李昀用手指磨一磨那条小缝,舔上去,几乎可以把整个阴户包住,舒服是真的,她拱起腰弯成一条弧线,温热的大掌抚过曲线,抓住她的胸,仿佛攥住她的心脏,崔至臻瞳孔微缩,达到高潮,阴道喷出一大股,李昀吻她的腿跟,起身拥住她,一面赞她“好乖”,一面掐着下巴让她张嘴,津液交融,她尝到自己的甜腥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