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鱼刺(水中H)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她说了什么,把你吓成这样。”

    李昀握着崔至臻冰凉的手,替她拢了拢披帛,隔在她与算命老妇人之间,瞥一眼春桃,她立马会意,上前来对李昀低声重复刚才的场景,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春桃回得战战兢兢,隐去了忌讳的字眼,李昀面上并无不虞,待她说完,点点头。

    手指挑开那本卦书,看到第一页上的文字,他弯弯嘴角:“占者有其德,应掌三《易》之法,一曰《连山》,二曰《归藏》,三曰《周易》,韦编三绝,你这《梅花易数》是什么说法?”

    老妇人掀起眼皮看面前的男人,穿着街上随处可见的圆领袍,却因身材高大、体型健硕而格外出挑,他一出现,随行侍卫便将街角围得水泄不通,梨花带雨的小娘子藏在他身后,默默牵住他的小指,得到他安抚的眼神。老妇人摸了摸衣角,觉得这事不好收场,勉强镇定道:“梅花易数者起源于汉易,本之易学之数学,象学之占卜也。依先天八卦数理,即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随时随地皆可起卦。”

    “汝尚汉易,亦知其源?”

    “这……梅花易数之由来,相传为麻衣道人、陈希夷等一脉绵延传下之秘法,后为邵康节先生常用之心易神数。”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相传前朝邵先生在梅花园赏花时,偶然见两只麻雀在枝头上争吵,后又见此二雀忽然争枝坠地。邵先生看到此种现象,即运用其心经易数,认为不动不占,不因事不占,今见二雀无故争枝坠地,怪哉,因觉有事而占之,断曰:‘明日当会有一邻女来攀折梅花,园丁不知而逐之,邻女惊恐自梅树跌下,伤到大腿’,事后果然应验。”

    “我之前和你说什么来着,别怕啊,”李昀抬手抹掉崔至臻脸上的泪,将她拉到小凳上坐下,一大段话说得不徐不疾,从容自然,“你不知梅易之源,只凭借卦册炫世,难以取信。”

    老妇人脸色难看,反驳道:“万事万物虽错综复杂,但亦有永恒规律,既然存在规律,依据某些已知因素结合易理即可推算出其发展轨迹及趋势,此乃《易》之真理也。大人刚才所说由麻雀坠地占卜出邻女断股,正是此理,能断出与卦题不相干之事情来,为别种占法所不及,大人岂能质疑天机?”

    李昀没有被激怒,反笑道:“好,你与我道天机?正巧我对卦象略知一二,既然信誓旦旦,可敢让我窥一窥你的天机?”

    对方迟疑,看到李昀不屑的眼神,咬牙道:“有何不敢。老身平盛元年三月十五生,金陵人士。”

    “以属乾为上卦,巽方为下卦,是天风姤;又以乾一巽五之数,加卯时四数,总十数,除六得四为动爻,是为天风姤之九四。”李昀心算,说到结尾处特意停顿片刻,看老妇人露出惊恐神色,方继续说,“《易》曰‘包无鱼,起凶’。”

    “这是……”

    “我算出你五日内恐有重祸,或因鱼骨鲠而终,你信还是不信?”

    “胡言乱语!”

    “你若不信,为何口出狂言吓唬我家娘子。”

    “卦象所言,起承转合,字字恳切……”老妇人呼吸急促,似乎因李昀的言语暗示,真觉得如鲠在喉,“好,好,老身收回对娘子的话,莫信莫信,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待回到船上,李昀拉着恍恍惚惚的崔至臻走进浴房,下厨早备好了热水,乌木曲屏后的浴桶中烟气袅袅,崔至臻受惊再加上一路疾行,出一身的汗,薄薄夏衣黏在身上,十分难受。李昀解开她的衣带,裙子和襦衫一件件剥掉,直到她长发披散、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仍双眼无神,似乎还沉浸在那可怕的预言中。

    李昀捧着她的脸,俯身亲亲,耳垂上小巧的水晶坠子晃了晃,折射淡紫色的光辉,他一面小心翼翼地帮她取下,放到专门放她首饰的小银盘中,发出清脆响动,一面轻声道:“至臻,回神。”

    崔至臻睫毛忽闪,看着李昀近在咫尺的侧脸,愣愣地抬手摸摸耳垂,上面有个痣一般大小的耳洞,是李昀亲自扎的。穿耳这件事,在此之前李昀从未做过,现在回忆起来,却很有一段故事可讲。

    女子穿耳,吉日宜节日,又最好是在冬天,气温低不易发炎。于是天盛十八年冬至这日,瑞雪园内,崔至臻坐在李昀腿上,任由他捏着她的耳垂搓来搓去,莹白揉得通红,看见他拿出曲铅条反复清洗,才小声问:“圣人,疼不疼?”

    李昀回道:“一点点疼。”他如此说,崔至臻就信了,接下来曲铅条夹在耳上,麻麻的阵痛,也一声不吭。稍微过一会儿,李昀执针在她耳垂正中偏下的地方刺入,这个位置戴坠子好看。崔至臻低呼,伤口处渗出一滴血,刺眼的红挂在她皮肤上,让他内心涌出几分不耻的联想。李昀为她戴上银色耳珠,思绪飘到那个凉爽的、私密的夜晚,他初次进入她无人造访的窄径,带出一缕鲜红,李昀也是这样哄她,压在她身上道“一点点疼”。

    崔至臻被赤条条地抱起,放进盛满热水的木桶,过了片刻,身后贴上宽厚的胸膛,她舒一口气,抱住李昀的脖子:“我以后再不要来金陵……”

    李昀贴她的脸,用身体包裹住她,给她安全感,“子不语怪力乱神,你只当这些都是过眼烟云,睡一觉就忘了。”

    “她说了您不好的话,吓死我了。”

    两人浑身湿透靠在一起,更有皮肉相贴的实感,饱满乳肉在他身上滚来滚去,软得他心浮气躁,顺她的长发,疼爱道:“乖乖,吓坏了吧,摸摸毛吓不着。”

    李昀舔去崔至臻的泪水,一直从下巴舔到脖子,颈间挂着他的玉扳指,牙齿咬她的锁骨,又顺着颈侧舔到耳垂,舌尖勾着小洞挑逗,她生得小,一只大掌就可握住两团酥胸把玩,崔至臻痒得厉害,发出嘤咛。

    手向下探去,摸到泡得松软的穴口,环着她的腰一插到底,阳物破开紧致的内壁,沉甸甸的异物和热水一起灌进肚子,崔至臻扬起湿漉漉的脸,上面不知是汗水还是李昀的津液,双眼迷离,不自觉动起小屁股,一上一下地吞吐肉棒。

    乳肉堆在李昀的手臂上,随着动作摇晃,坠得她胸前闷痛,崔至臻抱住一对奶子,乳头摩擦产生的快感与被猛肏的爽意重迭,小舌头送到李昀嘴里,鱼尾般与他的交缠,因舒服而抽气,小腹痉挛达到高潮。

    “爽了吗?”他的手指绕着阴蒂打转,延长她的快感,呼吸粗重,“爽了就把刚才忘了,别哭了,啊。”

    他今晚格外稀罕崔至臻不起眼的耳洞,盯着那里瞧,说道:“你戴的第一对儿耳珠我还存着,放在两仪殿书架的暗匣里。”

    “您藏那东西干什么……”

    “你戴特别好看,之后送你的玛瑙、黄金、宝石坠子,都不如那对好看。”

    崔至臻想了想,已经忘记银耳珠在她身上是什么样子,“回京再戴给您看。”

    “算了,”李昀抱着她站起来,以后入的姿势重新插进去,“配不上你。”

    阳物剧烈地抽插,大腿拍打在臀肉上响起急促的啪啪声,捣出的粘腻白沫挂在腿根,掉落到水中,在崔至臻尖叫之前,射进了宫腔。

    *35章和36章中所有关于占卜的信息均来自网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