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心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臣子入太极宫不可携兵器,何昼今日未着盔甲未持宝剑,一身轻松地由太监指引向兴庆殿走去,那里是李文诚处理政事的场所。兴庆殿的规矩没有御书房多,却也着实令人头疼,先是入太极宫需搜身,从宫门口到殿内前后换了三个太监引路,等级各不相同,因为消息层层上递的关系,等何昼终于进入主殿,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对于这种在小事上蹉跎人以彰显权力的规矩,他心里门儿清,同时不屑。

    何昼在跟随何由在钱塘治水之前常年任军营塘骑,即行在大军之前勘察地形、打探敌情和传递消息,无论是对人、对事还是对环境都十分敏感,并且养成走路无声的习惯,领他上殿阶的太监回头看他一眼,笑道:“一听将军就是好身手,走路都静悄悄的。”

    宫里的人圆滑,混到高位的太监们更是巧舌如簧,癞蛤蟆都能夸出花儿来,日常奉承攀谈信手拈来,可以说太极宫与各大臣的人际关系有很大一部分是太监建立起来的,是个十分有趣的现象。但何昼不吃这一套,语气生硬:“行军的功夫罢了,请公公仔细带路,无需多言。”

    太监没料到这人如此不客气,尴尬地呵呵一笑,彻底收声。

    进了主殿,太监腰弯得更深,对着里面的方向说道:“殿下安,何将军来了。”

    黄花梨木书桌前伏案的人抬起头,何昼之前只远远地见过李文诚一面,看得并不真切,今日一见,才明白为何满堂朝臣对他称赞有加,除了为人处世、诗词歌赋,李文诚长相清俊,温润如玉,仅观面相就知是个脾气好的,确实很符合那些酸文人清冷自持、端正方直的审美。何昼将奏折递给太监上传,合手作揖,“二殿下安。此帖上记录了近十日以车运送违禁货物进出城门的名单,其中走私贩运珠宝首饰为主。”

    李文诚翻开来看,一目十行,“可有核查商贩身份?”

    “回殿下,经户部检验,其户籍、路引俱为真,唯缺通行证,臣疑心主使者或为京内人士,里应外合,将货物运入城内。”

    李文诚点头,将何昼所说的情况补充在奏折下方,等墨迹干透间隔,招呼何昼坐下:“烈日炎炎,何将军辛苦。何不喝杯茶松快松快,我这儿有上好的敬亭绿雪,别的地方都喝不到。”

    何昼仍站在原地,姿势未变,“不敢烦扰殿下,等您过目后臣便告退,此奏折还需快马加鞭递给圣人。”

    这话说得十分没有情商,李文诚也不恼,还是笑吟吟的表情:“我与何将军共事两月有余,裴太傅与谢将军有缘,您与谢将军亲厚,按理说应该彼此信任才是。”

    “臣不敢,何德何能与殿下相提并论。”

    笑意微敛,放下蘸了朱砂的笔,“怎么,何将军对我很有意见?”

    他站起来,走到何昼面前,何昼面不改色道:“微臣没有。”

    “首先,你入兴庆殿,无论因谢将军还是别的,都属自愿。其次,你若对谢将军牵扯进党派之争心有不满,应与他商讨,大可一走了之。最后,我很好奇,谢将军为父皇办事是为前途,你呢?你为了什么?”

    李文诚睥睨的样子与李昀有几分像,三言两语轻飘飘挑拨何昼和谢雍的关系。实际上李文诚印象中与李昀的相处时间很少,裴若愚的教导占据大半的少年时代,如果一定要说说他从李昀身上学到了什么,应该就是这样,坐山观虎斗,将矛盾从他身上转移,削弱敌人就是壮大自己,上位者乐于看到的最好局面是朝堂上的势力彼此残杀、牵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谢雍是不是告诉你,他决定回京,是为铲除北境异己,还丰州百姓平安?”

    何昼皱起眉头,抬眼看向李文诚,心中暗骂他是个笑面虎。

    “你觉得只是这样么?”李文诚露出点真心实意的笑容,拎着奏折拍拍何昼的肩,待他接过,继续说道,“何将军守了这么久城门,名册一沓一沓地呈上来,犯人审过一批又一批,怎会没察觉到异常。这些珠宝从何而来?你可知你收缴的玛瑙和宝石,皆为西域珍品,本该从北境走官道供奉入朝,为何会随意流于京市。”

    何昼背上一凉,心中有个猜测,却不敢相信,“……微臣不知。”

    “近年北境抢劫案频发,人心惶惶不安,抢来的财物必要出售才能获益,由此这些珠宝首饰流通到全国各地,京中富人云集,他们怎么可能错过机会?于是便有你呈给我的奏折。或许你想问我这与谢雍有什么关系,”李文诚缓缓按下何昼合在胸前的手,仿佛卸下他的最后一道防御。

    “走私珠宝是小,无非事关钱财,但若走私军火兵器呢?父皇禁关市铁器,是因大盛之冶铁,其技高超,兵器不可流于市,此乃两军对垒之制胜关键。若父皇发落北境走私一案,一桩桩一件件,安北都护府治理不严,头一个担责,谢尚青是退下来了,谢雍可逃不掉,他要收拾他父亲的烂摊子。安北都护府被清洗,府上那么多项上人头岌岌可危,他承受得了吗?”

    何昼呼吸不稳,强撑着说道:“微臣知晓,殿下别再说了……”

    这又是一个李文诚继承自李昀的地方,人的心理防线是一步步击溃的,你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加码。

    “谢雍不是迫于形势,他逃跑了,做了京都中郎将,从此安北都护府与他再无干系。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放弃了丰州,选择了自己,”李昀转身,没有理会何昼的狼狈,走回书案后坐下,气定神闲,“谢将军当然有仁心,他为北境百姓的心是好的,但人怎么可能非黑即白呢。预判危机并抓住机会保全自己,这才是人性。”

    听完这段话,何昼默默了许久,告退离去,李文诚的目光跟随着他的背影,直到那灼灼烈日光辉将他吞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