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格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七月初的钱塘暑气蒸腾,好在昨日下了一场雨,此时大街小巷弥漫着清爽的凉意,自六月以来瑞林客栈烧水丫鬟周格格就闲下来,只有夜间住店客人需要热水洗澡时才略有忙碌,再加上只有十一岁,年龄尚小,都不大愿意使唤她,平日大多数时间就蹲在一楼算账的老秀才旁边看来来往往的行人。

    见到头戴斗笠手持长剑的关中大侠、风尘仆仆的镖师、运送南北货物的商人都不必奇怪,所有人都来去匆匆,再新鲜的人物面孔到最后都会变成刻板的职业符号,格格昏昏欲睡。

    清晨瑞林客栈供应早餐,胡饼油条,加蔬菜、肉类的米粥,不是十分精致的饭食,却抗饿顶饱。格格捧着海碗喝豆浆,香喷喷的豆浆当作水一样喝下去容易跑肚,往日她不敢这么牛饮,只是实在清闲,多跑几趟茅房也不在乎了。

    老秀才掀过一页账本,看格格一碗素净豆浆喝得津津有味,啧一声,“不嫌口淡?”

    “厨子买糖都要和贩子讲半天价,哪舍得给我放。”

    “拿几根油条吃嘛,大清早只喝稀的像什么样子。”

    “晨起闷热,吃不下……”

    话刚落,就见几乎不露面的掌柜自二楼飞奔而下,疾驰到大门口,亲自用力推开沉重的隔扇门,瞬时穿堂风向格格面上扑来,吹散一团灼热的倦气,抱着青花印纹海碗的周格格呆愣,看着一戴乌纱帽、穿青袍的年轻男子步入客栈,正是刚上任的钱塘刺史,他一面走一面频频转身,像在为什么人引路,还要适时陪笑,显得慌乱。

    周格格一眼不错地瞧着,果然等来一个气宇不凡的男子自门口出现,他身穿墨绿锦纹团领袍,高大威猛,贵气与生俱来,被一群人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俱低眉顺眼,恭顺非常,让格格不由自主地压下眼皮,不敢直视。

    待他向前走几步,周格格才发现他原还牵着一位娇小的娘子,刚才一直被男子挡在身后,淡紫色蜀绣环身,贴身却清凉,雪白肌肤,清秀眉眼,多鬟髻似堆云,金花钿似朱砂,紧紧地跟着高大男子,看来陌生环境让她有些紧张。

    掌柜点头哈腰地要领贵客上三楼房间,这时小娘子拉了拉男子衣袖,他俯下身听她耳语,随即对身边侍从说了几句,掌柜见状,向着后厨方向大喊道:“格格呢?周格格跑哪儿去了?”

    老秀才推周格格的肩,她连忙跑过去,“掌柜的,我在这儿呢。”

    掌柜脸上重新堆满笑,“老爷,您看……”

    片刻前远在天边的男子现在离格格不过二尺,他淡淡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一瞬,周格格就连手都不知道应放在哪里。李昀的手移至崔至臻后腰,轻轻将她向前推了推,低声说道:“不是要洗澡?自己去吩咐。”

    崔至臻被推着走两步,花香逸散,头上簪的蝴蝶钗轻颤,鹿眸望向周格格,她方才不觉得,现下才知小娘子自有惊心动魄的神采在,活脱脱仙女一般,只被湿淋淋的眼睛看一看,骨头就要酥了。格格回神,笑眯眯地配合道:“娘子有何吩咐?”

    “天气闷热,一路走来出了一身汗,”小娘子不好意思地脸红,说着还偏头看看男子,接收到他浅浅笑意的眼神,继续说道,“能否麻烦你为我烧些热水?”

    周格格将第二壶热水抬上贵宾房的时候,侍女已将围屏支起,围屏中的木桶冒着热气,坐在厅里的崔至臻看到格格进来,见她瘦骨伶仃的小胳膊提着斗大的铜壶,赶忙让她放下,怜惜道:“你这样小,如何拎得动这么重的东西。”

    格格是自小没爹没娘,被人贩子卖来卖去,最后孤寡的老秀才见她可怜,匀出自己每月的工钱求掌柜将她买下的,这才安定在钱塘。钱塘风水养人,景色优美,这一切却都与她没甚干系,她只日复一日地在后厨烧水,热水变成凉水,凉水变成热水,格格的人生没什么起伏,也没想过逃跑,默默地攒钱,等老秀才更老些,还要靠她养。

    “多谢娘子,我干习惯了,不累。”格格没被客人关怀过,心下感动,被仙女拥着脚步飘飘地走至正厅圈椅坐下,不防露出袖口下烫伤痊愈后的疤痕,放在十来岁的孩子身上格外骇人。

    崔至臻小心地拿手指碰碰,“痛不痛啊?”

    周格格攥紧衣袖,边笑边摇头:“不疼,不疼。”

    至臻想了想,起身打开春桃随身携带的锦箱,翻翻找找,拿出一只三彩花瓣小盒,格格心笑她是真的性格腼腆,赠人东西时也含几分羞赧,“这是治烫伤用的,能淡疤痕,你拿去用。”

    盖子打开,里面是半凝固状态的浅粉膏体,凑近闻有草药味,不冲鼻。格格日常烧水难免受伤,药店抓的烫伤药需拿回来自己熬煮后敷用,黑糊糊粘在伤处火辣辣的疼,且味道刺激难忍,洗掉后还会在皮肤上留下一圈深色的痕迹,十分丑陋,老秀才心疼格格是半大的女孩爱美,宽慰她良药苦口。

    如此轻透精致的烫伤药,周格格从未见过。

    “……娘子千金之体,也被烫伤过?”周格格看着崔至臻白嫩的手说道。

    “小时候烫在后背,有……这么大的疤。”崔至臻用手比了个碗口的大小。

    格格低头端详手中的小盒,通体冰凉的陶瓷此时灼烧皮肤,她说不上来内心的感受,抬眼看到崔至臻一无所知、单纯真挚的表情,胸口有一股陌生的情绪翻滚,忽然站起身,匆匆道:“娘子热水够不够用?”

    崔至臻愣愣的,回道:“够用了……”

    “那我先告退,娘子有吩咐再使人来厨房叫我。”说完,埋头跑了出去。

    夜间,格格一口气烧了十壶水,小脸被柴火熏得黢黑,坐在矮凳上抹汗,仰头喘息间看到放在灶台上的三彩盒,在月光下泛出莹白的光,与乱糟糟的后厨不甚相配。

    周格格静默片刻,一把抓起,撩开门帘冲到大堂,不顾老秀才的唤声,径直走上三楼。三楼仅有两个房间,是瑞林客栈最奢华的所在,长长的走廊铺满地毯,两侧绘西湖壁画,灯笼高挂,照亮满室璀璨,不知这到底是不是人间。

    格格拐几个弯,走到白天来过的客房,门前守着几个侍卫并侍女,其中春桃是见过格格的,走上前来拦住她:“小姑娘,你有什么事?”

    “娘子给我的膏药十分好用,特来道谢。”

    春桃笑了,觉得她朴实,“实在不巧,眼下娘子有事,无法见人。若有话要讲,不如明日再来。”

    有事?周格格视线越过春桃落在紧闭的双扇门上,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