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爱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瑞林客栈三楼的每间客房都在正东开了一扇大窗,从这里望去可以俯瞰半个钱塘城,是除钟楼外全城最高大的建筑。夜色浓重时,点起华灯的街道像一条银河缓缓流淌着,流淌到客栈脚下,送来清凉的风,吹散盛夏的烦热。

    掠过西湖的徐风带着水汽,撞得双开扇的窗户在墙上磕了一下,掀起三五重迭帘帐的一角,里头是铺满凉席的罗汉床,卧在上面的小娘子似荷叶聚拢的新鲜露珠,缩成一团,面颊的红晕是初阳,眼眸携雾,下一秒就要被蒸发。

    崔至臻懒洋洋躺在李昀的大腿上给他口交,唾液清洗后的阳物如同蒙上一层浅汗,李昀还未感受到凉意,就被重新纳入温热口腔,小舌头有气无力地撩拨他,快感被吊着起起伏伏。

    对于口交这件事,崔至臻开始得很早,她还未长全时经常为李昀献上唇舌,甚至觉得这是一项非常有趣的试验。李昀平日或严肃或温和,其实并不能传达他真实的情绪,譬如他微笑着在心里的生死簿上记下谁谁的名字,这是常有的事。亲吻崔至臻的李昀时世上最温柔的恋人,像贝壳开启双唇将她合起来,还要用蚌肉包裹,抵消他胯间阳物有时带来的疼痛,那里的男性恶意让她有些吃不消。

    崔至臻擅长使用牙齿,轻轻磨龟头底端的棱角,十次中有九次,李昀的爽意化作一声叹息,大掌忍不住盖在她头顶,每到此刻她便乘胜追击,舌面贴着柱身,轨道一般把半根送进去,喉咙的收缩挤压刚受过刺激的龟头,这时李昀就该出汗了。如此反复几次,他挨不了太久,捉住崔至臻的手射出来,黏稠的精液好像李昀的某些吐露,她羞于这样讲,仿佛是用于性事的工具,但真在喷薄的瞬间感受到他的爱,崔至臻隐秘的病态。

    阳物从她口中退出来,拉出几根银丝,李昀抱住她,不顾夏日炎热,两人赤条条躺在榻上,粗壮手臂环住她的脊背。

    “你怎么了?不太高兴。”李昀揉揉崔至臻的下颌,有一搭没一搭地顺她的长发。

    “厨房烧水的小姑娘好像在生我的气。”

    李昀手支着头,好笑道:“为何?”

    崔至臻靠在他身上回想,睫毛轻颤,“似乎是因为,我送了她一盒祛疤膏……”

    很多年前先帝教过李昀一件事,就是不必给予身边弱势的人太多好处。李昀刚入上书房开蒙时不足五岁,彼时齐王生母得宠,他天资聪颖,又是先帝长子,十分得势,时不时在暗地里欺负年龄小的弟弟们,李昀是其中之一。所幸李昀身边的小太监护主,常常被弄得一身伤痕,李昀不忍,一天下午亲自给他送药,推门而入时小太监下身赤裸站在床下,正背对镜子为臀部淤青揉药,疼得呲牙咧嘴。

    尽管小太监惊慌失措地躲进被子里,李昀还是不可避免地看到了他的隐私。凡入宫的太监需净身,不论年龄。小太监细胳膊细腿儿,双腿之间的那处有个疤,净身的师傅下手利落,疤口很齐,李昀却觉残忍,小太监比他大不了多少,可他的生命的一部分被早早摘除了。

    他没说什么,放下药转身离去,次日便前往两仪殿,跪在先帝面前控告齐王欺负弱小,言语中有愤愤不平之气。先帝放下奏折,看向面前年幼的儿子,问道:“他欺负你这样久,怎么现在才来告诉朕?”

    “昨日儿臣见身边的太监伤势严重,实在可怜……”

    先帝嗤笑,“你为了一个太监,要仇视你的兄长吗?”

    李昀错愕,抬起头看他的父亲,高坐在龙椅之上,轻飘飘掩过小太监受的苦,他并不是想兄弟不睦,只是要讨一个说法,先帝否决了他:“昀儿,你年纪小,易被刁奴蛊惑。兄友弟恭,和睦相处,才是朕想看到的,如何能为了一个太监,不顾手足之情呢。”

    先帝偏头问总领太监,“受伤的是小五宫里哪个太监?”

    “回圣人,是小夏子。”

    “补半年月俸,赶出宫去。”

    这是从未预料的结局,小太监宫外无依无靠,等着他的只有饿死的结局,李昀膝行几步,稚嫩的辩解带着哭腔:“小夏子不是刁奴的,父皇……他一直保护儿臣。”

    “就这样吧,昀儿。朕会责罚你兄长,责他以长者能欺少者,但是你再选一个贴身太监,好不好?”

    李昀从两仪殿回去的路上哭了半天,他欲为小夏子出一口气,没想到害了他。

    新选的太监就是常德喜,他即位后身边又有了叫“小夏子”的奴才,却无从得知十几年前的小夏子身处何处,成为他内心深处的一块歉疚。

    “圣人,我做错了吗?”

    崔至臻抬起眼睛,细弱的声音拉回李昀的思绪。他望着崔至臻受伤的表情,回道,“不是的,至臻,不是的。”

    他忘不了儿时的小夏子,忘不了先帝的冷漠,忘不了小夏子的疤。李昀的怜悯在先帝看来是一种软弱,奴才就是奴才,像战马一样需要鞭策,打得越狠跑得越快。对他们越好,他们就愈觉得自己重要,而先帝所需要的恰恰就是他们的不重要,低入尘埃的生命。李昀从此没再为身边的人求过一句情,但他一直也没学会先帝教给他的这件事。

    “她是个孩子,想得和你不一样。你若想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何不亲口问问她?”

    崔至臻习惯被人推着走,如果李昀不鼓励她,她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翅膀里一辈子。内向是一种性格,过于内向是一种缺陷,对于崔至臻的心门,李昀每次打开一点点,让一点点阳光照进来,慢慢照亮一个角落,为了不吓到她。李昀爱她,也爱她内向的性格,但他牵着崔至臻的手向外走,她的人生会宽广很多。

    “如果她还是不喜欢我呢?”

    “她只是生气,你为什么觉得她不喜欢你?”李昀惊讶地扬起眉毛,“你这么好,每个人都爱你。去吧至臻,然后世上就又多一个人爱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