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澄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您真要明日傍晚赴约?多危险啊……”崔至臻勒紧锦袋,走进珠宝铺前鼓鼓囊囊的钱肚子现在瘪下去一半,递给春桃,她人也像钱袋一般被抽光了气,肉疼道,“以后付钱还是让旁人来,这可真不是件容易事。”

    “我负责引蛇出洞,后面的事让何昼对付即可,”李昀看崔至臻护财的样子有趣,手指拨弄她耳垂上的琉璃蝴蝶坠子,水波光斑投射在脖子上,发出细碎的声响,笑道,“你怎么比常德喜还守财奴?这钱花的不冤,何昼在京都城门口死守数月,查获的名单只是走私幕后主使者手下的小喽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继续查下去线索有限。政策缩紧,他们要狗急跳墙了,时机不等人。”

    “为什么狗急跳墙?”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左右拖下去不是办法,不如假扮珠宝商人,试探其货物是否和北境有关,再加上近日进出城贸易管得严,他们销赃无门,砸在手上的珠宝需尽快变现,病急乱投医,明知我来路不明,却无路可退,只能铤而走险,把成本降到最低,进而减少损失。”

    崔至臻挽着李昀的胳膊,“那您真是神机妙算,料到钱塘会有走私贩的下线?”

    “钱塘临海,港口贸易繁荣程度为大盛之最,货物内销不成转外销便利,政策鼓励海外贸易,关税壁垒近些年有所降低,于他们有机可乘,因此临海富饶城市一定有走私下游。我们南下沿途停留过很多这样的城市,金陵是一个,钱塘也是一个。”

    “您断人财路,当心被打击报复。”

    “半个皇家禁军随驾,有本事行刺,我还要高看他们几眼。话说回来,你这个老板娘演得不错,掏钱的时候手稳得很,不慌不忙的,做得很好啊。”

    “那是,”崔至臻伸出一双手摆在两人面前,她不染凤仙花,十根手指透出健康的粉白,“您的《九成宫醴泉铭》我可没白写,百炼成钢,一笔一划惟妙惟肖,办起大事来临危不惧,跟写了十来年账本似的,端银子的手不抖,店主才能信任嘛。”

    李昀和崔至臻一路闲聊,慢慢悠悠走到一处住宅面前,高大门楣挂的牌匾上书“澄园”二字,十分简洁,出自“漾漾带山光,澄澄倒林影”。暗红漆门被推开,里面走出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穿黄色圆领袍,留着江南很少见的络腮胡,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喜气洋洋地出来迎接。

    “王老爷大驾光临,澄园内早就收拾干净了,就等您来。”

    常德喜适时从李昀身后的人群中钻出,上前到他身边有条不紊地补充道:“这位是萧房牙,他负责交接澄园的地契。”

    房牙,在百姓买卖、租赁房屋中十分常见的角色,起于十几年前。那时国库虚空,北境战事频繁,朝廷入不敷出,窘迫异常,恰逢新君即位,直接提高赋税易引起民众不满,于是李昀想了个围魏救赵的法子。

    首先,他颁布“不抑兼并”的政策,适当降低土地价格,刺激民间土地买卖;紧接着,他规定土地交易需缴纳契税,这将会成为朝廷每年的一笔重要收入,可解燃眉之急;其次,为了保证前两项的顺利实施,他又宣布土地交易必须经过“房牙”之手,地契上需有房牙签字才算合法,如此一来房牙便成公职人员,赋税经由他们收入国库。

    虽然近十年经济回暖,但李昀出于对政策稳定性的考虑,仍保留了房牙制度,算是特殊历史时期的政治遗产。

    眼前的萧房牙也是遗产之一,边领着李昀进宅边滔滔不绝:“哎,小心台阶……根据您的要求,三进三出,带大院,离西湖近,七成新以上的,全钱塘没有比澄园更合适的了。宅子前主人尚道教、习道法,这仙鹤影壁啊,莲花灯盏啊,太极浮雕啊,都是前主人留下的,您要是不喜欢,我马上派人清理掉。”

    李昀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手一带将萧房牙的视线转移到崔至臻身上,说道:“我的意见不是很重要,毕竟是送给娘子的。您不妨问问我娘子?”

    萧房牙见奉承错人了,连忙纠正。他混迹市井多年,称得上半个商人,经手的房产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锻炼成上下扫一眼就能从对方衣着、相貌、神态辨别出其身份地位的本领。这位小娘子看起来很年轻,模样清秀,从头到脚的打扮只透露出两个字——金贵。王老爷适才唤她“娘子”,她却梳着未出阁闺秀的双鬟髻,萧房牙一时踌躇。

    可他能肯定一件事,能让王老爷相赠这样的豪宅,在其心中非同一般,于是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夫人。敢问夫人有什么偏好,尽管吩咐。”

    崔至臻环视四周,院落是很大的,假山小湖,飞檐彩亭,鹅卵石铺成蜿蜒小径,缠枝花纹大缸中栽花,惊鸟铃清脆,她疑惑道:“为何院中不种树?我一路走来未见到一棵。”

    “您观察得真细致。主要原因是澄园位处钱塘中心,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由钱塘知府考工署规划,不可擅自挪动修改。虽然澄园是私产,但前主人忧心被考工署找麻烦,索性一棵都不种了,省事。”

    “那光秃秃的多不好看。”

    “夫人不必烦恼,这还不好办么,交给我吧。您这是私人住宅,官府无权干涉。您要栽什么品种的树、栽几棵、栽哪里?夫人想好了给我写张条子,我为您递到考工署通个气儿,能省下不少麻烦。”

    崔至臻高兴了,在宽阔院落里溜达来溜达去,四方的边角都走过,李昀和萧房牙跟着她,最终在临近主屋的围墙脚下站定,她用脚尖画了个圈,说道:“不必为难知府,我只想种一棵树,就在这儿,不高,不会妨碍街景。”

    “您要种什么?”

    “玉兰树。房牙您想,南方温暖,花期较之北方更长,春夏玉兰盛开时,我每日睁眼就能从花窗看见它,雪白的花多讨人喜欢,香味也好闻。”

    她出钱,萧房牙自然连连称是。崔至臻的视线越过他看向李昀,询问道:“您觉得呢,有没有道理?”

    李昀哪里不知她在想什么,向她伸出手,笑着说:“娘子喜欢,当然什么都依你。饿不饿,我们去吃午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