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他的私心(年上,1v1)

章节目录 迷踪(H) r oushu wu2.c 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瑞林客栈后院有一只看门的大黄狗,是周格格牵回来的。

    周格格落脚在钱塘的这晚,江南久违地下了一场鹅毛大雪,西湖银装素裹,整座城染了霜,大概是五六年前,那时候老秀才还不算太老,只因常年伏案略微驼背,手指日复一日打算盘磨出厚厚一层茧子,身上的旧棉衣针脚潦草,他将棉絮往里塞了塞,把掌柜给他的钱裹进怀里,出门了,瘦削身影很快消失在风雪中,再回来时就有了周格格。

    掌柜托着下巴端详不足半人高的小黄豆芽,前前后后地看,嘟囔着“这么瘦能干什么”,东扯扯西扯扯,扯开老秀才披在她身上的旧棉衣,露出里面毛茸茸的一团肉,吓了掌柜一跳。瑞林的定位是高档客栈,带毛的一律不许出现在大堂,老秀才见状忙解释道:“人贩子说格格不够斤两,添只奶狗凑数的……”

    “添什么添,你养啊?”

    “我养我养,拴在后院给掌柜的看门!”

    老秀才左手拖着周格格,右手拎着眼都没睁开的幼犬,把一人一狗拉扯大,现在说起这事,还觉得是功德一件。这样想着,老秀才坐在磨盘上,喜滋滋看着脚下的大黄狗啃骨棒,周格格刚从后厨吃完饭出来,疑惑道:“大壮今天吃这么好?”

    敲敲烟杆,老秀才笑道,“功德啊格格,三楼贵客很喜欢大壮,专门托人从菜市买来新鲜的骨头。”

    周格格蹲到大壮面前,勾起挂在它胸前绣得歪歪扭扭的荷包,嫌弃道:“这又是什么,您从路边捡的么?”

    “净胡说,贵客送大壮的。”夲伩首髮站:po18c g. c o m

    格格静了静,视线不由自主地飘走,落到夜幕中看不真切的客栈三楼,问:“三楼的贵客……是那位娘子吗?”

    白日和大壮玩儿得不亦乐乎的崔至臻,此时正躺在足足九尺宽的床上,她费力抬起眼睛,却只能看到自己被吊起在半空中的双腿。光滑的绸缎绑在脚腕上,另一端系在床梁,晃晃悠悠,好似坐船,脚趾抓住空气,生理泪水和汗液混合在一起,被用力塞满的时候像在山头扯开嗓子唱歌,后者让空气涌进身体,前者让她分泌体液。

    崔至臻的腿无法自主,这留给李昀很大的发挥空间,但他只是压在她身上,用最传统的姿势肏她。阳物碾进小穴,很久没被开发的私处紧实如处子,被迫伸展皮肉接纳男人的庞然大物,李昀打开她窄小的腿心,麦色大掌抚摸松软的臀肉,顺着雪白往上,拇指捏住敏感的腿窝,有了这个支撑点,睾丸急促拍打,蠕动的阴道突然一缩,挤出一股暖流,淋在龟头上。

    李昀很有分量,粗壮的手臂环在崔至臻身上像条花纹蟒蛇,肉棒还深深埋在里面,拨开她糊在脸上的头发,低头吻一吻。李昀亲得用力,她脸上陷下去一个小坑,凭空长出个酒窝一般,里面灌满了糖啊蜜啊,没有皇城纷扰,不必偷偷摸摸,崔至臻幸福得要昏过去,希望时间长长久久停驻在这一刻。

    等她缓过来劲儿,李昀缓慢抽动,牵过她的双臂抱在后颈,一边哄她放松,一边像荡秋千似的操,并不着急打开宫口,只在外面游荡,将里面每一寸肉壁都撑开,抹上他的味道。舌头舔过湿漉漉的脸,咸涩是她的眼泪,他心疼她的哭泣,可忍不住在床上将她玩坏。

    崔至臻的身体极限在哪里?李昀不满足只攻破她的宫口,他曾经射进去过很多东西,精液,尿液,她都乖乖含住,手指颤颤巍巍拨开阴唇为他展示,一滴不漏,清纯的面孔做不出淫荡的表情,却说着淫荡的话:“消化掉了。”

    “圣人,腿好酸。”李昀越来越兴奋时,猫叫似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崔至臻被吊了半天,觉得他应该玩够了,于是提醒。

    李昀直起身,碎发落在眉上,雕刻般的五官在烛光下阴影更深,他用力眨眼,睫毛抿掉流进眼窝的汗,崔至臻大敞身体,面上为看到这样的李昀泛起红晕。解开绸缎,小腿迭在他臂弯,李昀在查看她的私处,甚至摸了摸,抬头皱眉道:“有点红。乖乖,疼不疼?”

    小脚踩到宽阔的肩上,崔至臻不自在地夹腿,摇头:“不疼。”

    李昀拥着她两条腿重新入进去,颠簸间拉起她的手,“宝贝,起来。”

    然后变成崔至臻挂在他身上做最后的冲刺,等到李昀最终射出来,她的下体已经失去知觉。

    “至臻,别睡,”崔至臻趴在他肩头平复,感受到嵌合在体内的阳物抽离,看不到他的神情,愣愣地睁着眼睛听他讲话,“何昼的差事差不多办好了,眼下有两个选择。其一,我们选好了宅子,入秋之前你就可以住进去,春桃留下来陪你,另外随驾的禁军也拨一半给你,你在钱塘,我回京都,等一切结束,不过明年开春,我就回来找你;其二,你和我一起回京都,我知道至臻不喜欢那里,你的父亲、继母,宫里宫外的眼睛让你不舒服,是不是?回去又要小心谨慎,天大的委屈啊,你多受苦。”

    李昀抱着他的宝贝肉肉,一刻也舍不得撒手,崔至臻缠得他更紧,眼眶里含着的泪多几分难过,年幼的乳压得扁平,“想和您回京都,我愿意的,真的。钱塘再好,不在您身边,我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回掖庭宫就去找太后娘娘,她会护着你。”

    崔至臻点头,回道:“听您的。”

    翌日,李昀早早出门,崔至臻睡到日上三竿,起床后逛到客栈后院找大壮,却没看到它的身影。

    “大壮去遛弯儿了,您找它什么事?”

    崔至臻转身,看到背着一篓橘子的周格格,忙上前帮她卸下来放在地上,拍拍手道:“大壮不怕生,昨日陪我玩儿了好久,所以就……”又想起格格之前生她的气,不好意思地笑笑。

    “它平时不爱腻人,您和善,它才愿意亲近您。”

    “真的?”崔至臻眉开眼笑,走近周格格两步,挨着她坐下,“我家里养了只梨花猫,也是十分亲人。它是家养,爬树翻墙的本领却很好,来无影去无踪的,家里人都叫它花姑姑……”

    崔至臻从京都走了一个月,聊起花花便停不下来,直到周格格奇怪地看她一眼,说道:“我原以为您性格羞怯,没想到也是个话匣子。”

    “你嫌我话多啊。”

    “不是。”

    “我和大壮投缘,大概是因为都对和善的人自来熟。”

    “您拿自己和大壮比呢?”

    “……嗯。”

    周格格扑哧一声笑出来,气氛松快许多,“娘子,我知您是好心人,上次不是故意撂您的脸面。”到底还是个孩子,直心意的话说出来也会脸红,“娘子的药我用了,很有效,手上的疤都淡许多。”

    崔至臻放下心,觉得沟通这种事没那么难,腼腆道,“我从小到大接触的人少,时常几句话惹了别人生气,还稀里糊涂的。”

    周格格腿动了动,不小心打翻竹篓,一筐橘子滚了满地,崔至臻起身去捡,她阻止道:“您坐着吧,我来就好。”

    “没事。”崔至臻乐颠颠去追一只跑远的橘子,一直追到后厨和客栈之间隔着的巷子里。

    瑞林客栈的厨房与主楼是不相连的,当初为预防火灾,掌柜专门在后院开辟出一块空地建厨房,于是便留下条二尺小巷,深三丈,尽头是高高的围墙。

    格格把橘子收拾好,抹一把汗,周边不见崔至臻的身影,正疑惑,目光凝在不远处那个黑洞洞的巷口,悉悉索索,暗影中滚出个黄橙橙的橘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