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霸剑傲苍穹

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雨忠之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各门派高层再三权衡利弊之后,无可奈何的投奔了大长老赵横,也唯有投靠他,才有机会机会逃过此次大劫。

    愤怒的阁主雨杰,被雨元长老连拖带拽的带回了家中。两人对视无语,忍不住长吁短叹。

    自己为听雨阁操劳了大半辈子,可是一旦危机来临就落得如此的结果,这叫两人心里悲愤万分。实在无法接受如此的局面。

    “罢了,阁主你真的无需介怀,这听雨阁真的就值得逗留吗?那些人自以为抱了条粗腿,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恶魔早已潜伏在身边。这样也好,我们正好能远离危机。还是早早离开为妙!”

    雨元叹着气,劝慰起了雨杰。

    雨杰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可是无论过于不过,眼下都只能无何奈何的接受如今的事实。

    他神情复杂的看了看雨元,心中感慨万千。

    若是说自己不好过,雨元长老也同样不好过。说起来自己从头到尾也就是听雨阁的管家,被如此对待丝毫不足为奇。

    可是雨元长老却是门派核心中的核心,身边可是有着一大群支持者。

    眼下那些支持他的长老一个个见风使舵,一看势头不妙纷纷投靠了赵横。

    他的心中又何尝好受?恐怕要比自己更加难过吧。

    想到这里,雨杰长叹了口气站起了身,轻轻地站起了身拍了拍雨元的肩头,转身走向了房门。

    “我这就回家早作准备。尽早带着孩子们赶到神剑峰下。雨元长老。你也改造早作准备才好。但愿云峰那小子真的有办法渡过此劫。否则的话我们恐怕想要出听雨阁都难了!”

    雨杰心情沉重赶回到后山山谷的家中,路上所看到一切,令他心中怒火中烧。

    “好你个赵横,竟然安排了人手监视老夫的家,简直是欺人太甚!”

    他强压下怒火快步走向家中,对眼下的局势更是一筹莫展,不知该如何应对。

    雨杰的身影消失在山谷之中。山谷入口处,一群各门派高层显露出身形。神情尴尬的面面相觑。

    “雨杰啊雨杰,你可不要怨恨我们啊。如今我们也成了别人的手下,赵横的命令不敢不听啊!”

    曾经是一方霸主的自己,如今被人吆三喝四的挥来喝去,这群人心里也憋屈到了极点。可无论在憋屈,也只能忍耐。

    有命在才能有希望,又再度崛起的可能。若是连命都没了,还能去奢望什么地位权势?

    雨杰此时已来到雨辰的房中,看着聚在一起的雨辰.雨馨和雨落,心里顿时泛起了愁。

    “这该如何是好?眼下自己的家被众多高手监视围困。若想带着他们去神剑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难道真的眼睁睁看着雨馨和雨落掉进火坑?”

    雨杰咬碎了银牙。暗暗下定了决心。

    “不,绝不,哪怕老夫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将他们送出山谷!”

    看这雨辰他们疑惑的目光,雨杰知道再不能隐瞒,必须坦诚相告,让他们早作准备才好。

    听着阁主雨杰讲述完眼下危机重重的局势。雨辰等三人只是眉头一皱,便再也没有了多余的表情,看不出他们有丝毫的担心。

    雨杰愣了,万万没想到他们是此等反应。按照他的猜想,他们应该是愤怒恐慌手足无措才对,为何会如此镇定自若?

    躺在床上的雨辰微笑的开了口。

    “父亲,你其实早就该将听雨阁这个包袱放下了。为这些人操劳了半辈子,值得吗?离开,我们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雨辰扭头望了望门派大殿的方向,一脸嘲讽的开了口。

    “这里哪里是什么安全之地,分明就是个天大的陷阱。至于如何和云峰他们会合这一点无需担心。云峰那混蛋必定会有办法。”

    雨杰好奇的盯着爱子的脸,似乎想看出什么玄妙,随后又看了看雨馨和雨落。她们两人的神情和雨辰几近相同。

    糊涂了,此时的雨杰被三人的表现搞得稀里糊涂。

    “老夫都一筹莫展,他一个内门弟子难道能逆天不成?我倒也看看他如何将你们带出去!”

    听雨阁门派大殿之中,赵横听着手下的汇报,满意的连连点头。

    “盯牢了,雨杰随意他进出山谷,雨辰雨落还有雨馨,务必要牢牢地围困在山谷之中。急了吧,我的雨杰阁主,我就给你个机会,看你四处活动能整出什么花样来!”

    此时的赵横舒爽到了极点,雨杰在他的眼中,那就是只猫爪下老鼠。

    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有半点逃脱的希望,

    不仅无法逃脱,他的挣扎,还会给自己这只“猫”带来无穷的快意。挣扎的越凶,这快意就越加强烈。

    此时的赵横极为享受掌控他人生死的感觉,特别是掌控雨杰生死,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巨大成就感。

    赵横不仅派人围困山谷,就连神剑峰下的雨哲等内门弟子也被彻底限制了自由。与此同时还下达了抓捕云峰的命令。

    可令他气恼的是,云峰如同鬼魅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他的师父门派第一炼药师雨火,还他的那群弟子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留下一个半死不活的雨忠,孤零零的躺在小院中。看样子是被暴打了一顿,丢弃在这里。

    他们不仅消失了,消失前还将整个山谷搜刮的干干净净。连根最普通的药草都没有剩下。

    有一部分和雨火交好的炼药师,也离奇消失。而和雨火交恶的炼药师们一个个被捆成了粽子关在了房中。

    赵横暴跳如雷,怒气冲冲的冲进了炼药谷。将昏迷的雨忠一阵猛踹后,开始了严刑拷打。

    冤,清醒到来的雨忠一肚子冤屈,一边惨叫着一边开始了辩解。

    “大长老,我可是真心投靠你的啊,我发现了云峰那混蛋鬼鬼祟祟溜了进来,和雨火那老王八蛋嘀嘀咕咕,随后便开始收拾起东西。”

    一阵阵疼痛袭来,雨忠疼的呲牙咧嘴,强忍着疼痛再次开始了喊叫。

    “我就知道他们起了背叛之心,急死忙活的想要去给你报信。没想到他们有所警觉,对我就是一顿毒打啊。大长老,你可要明察啊!我绝不是他们一伙的....”

    赵横冷笑不已,他望了望身边的诸位长老。

    长老们连连点头认同。

    雨忠和云峰结仇的事,门派可是人尽皆知。就凭如此大的深仇大恨,也绝不可能和云峰搅在一起。

    “废物,连报个信都做不到留你何用?本长老这里何曾需要你这等货色?杀了,杀了喂狗....”

    傻了,此时的雨忠呆呆傻傻,看到长老们齐齐认同了自己所说的话,他可是高兴坏了。

    “有救了,我这条命保住了!云峰你个混蛋,你早晚要死在老子的手里!”

    可是还没等到他露出笑容,赵横的一番话,如同一桶冰水劈头盖脸的浇了他一个透心凉。

    他惊恐万分的想要求饶,可是再也没有了机会,被利剑直接刺穿了心脏,带着满心的不甘和怨恨咽了气。

    到死他都没搞明白大长老为何如此待他。不是说“敌人的敌人该是自己的盟友吗?为何大长老这个盟友会毫不犹豫的灭杀自己?”

    他等不到答案,也没人会给他答案。

    不错,敌人的敌人是盟友,可是你也要有做盟友的资格。如今大权在握的赵横,又岂能看得上你这种小脚色?

    再说了,对于这种背叛师傅的货色,赵横打心眼里厌恶。

    “连情同父子的恩师,你都能毫不犹豫的背叛,你他娘的会忠于老夫吗?真真就是个白眼狼,指不定哪一天也给老夫来这么一手。这样的垃圾留不得....”

    可怜的雨忠自认为心机无双,却只能落得个如此凄惨的下场。

    他要是知道了大长老赵横的想法,会不会懊悔万分?会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下辈子去做个有情有意的男人?

    这可就无人能知,也无从得知,但愿他来生大彻大悟做一个好人吧。

    对于雨忠,赵横说杀就杀毫不手软,可是对那些炼药师,他可是百般珍惜,这些人可都是他将来的资本。

    他很快便将他们从困境中解救了出来。好言安抚了一番,问起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炼药师们气的吹胡子瞪眼,连连破口大骂。

    “雨火那老王八蛋他不是东西了。笑嘻嘻的上门拜访,张口就要借光所有的药材和丹药。火了,我们当时就火了,毫不客气的想将那混蛋轰出房门。然后后脑勺便挨了一砖,随后人事不知....”

    旁边一脸淤青炼药师。忙不迭开始了补充,

    “我看见了,看到了是什么袭击的我,是一块精铁板砖。拿砖的那混蛋我也认识,就是雨火的徒弟云峰!”

    他说完心有余悸的抹起了淤青的脸。

    “不容易啊,真是不容易。就为了看清偷袭者的模样,老夫是咬着牙硬撑着不倒啊。可是看清了又能怎么样呢?”

    此时他懊悔不已,

    “娘滴,白白的多挨了一砖,早知道老夫早早昏倒得了,坚持个什么劲啊...亏了,老夫真是亏大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