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哈利波特之炼金术师

正文 第16章 没有胜利者的战争(十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其实,两人心里都很清楚,艾伯特肯定不会轻易透露与金斯莱的py交易。至少不会在这里轻易提及这种隐秘的事情,所以两人也没扫兴询问这件事,反倒诧异艾伯特居然会同意留校担任黑魔法防御教授。据他们所知,艾伯特从不是个热衷教授学生知识的人,留校担任黑魔法防御教授很大概率也是这场py交易的内容之一。

    弗雷德与乔治猜得没错,艾伯特留校确实是与金斯莱的交易结果之一。他本人其实对留校担任黑魔法防御教授真没啥兴趣,也没想过在霍格沃茨的学生身上浪费太多的精力与耐心。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麦格校长与金斯莱部长都希望借助艾伯特的名声来稳住大家对霍格沃茨的信心,让学校能够在九月初顺利开学,这算是声望疯狂暴涨后给艾伯特带来的麻烦之一。

    好在亲手杀死伏地魔收获的好处足够令人满意,否则艾伯特说不定会后悔那样做。

    一阵熟悉的香风从旁边飘来,搅乱了艾伯特的思绪,在他抬头的时候,发现刚才去给纪念碑送上鲜花的姑娘们回来了。

    见艾伯特似乎在想些什么,伊泽贝尔便打算帮他回下神,只是没想到自己刚靠近艾伯特便迅速反应过来。

    “亲爱的,佩内洛说晚上有一场庆功宴。”伊泽贝尔仍然亲吻了下艾伯特的脸颊,压低声音说起另一件事:“她好像刚把珀西给甩了,心情很糟糕,我得陪陪她。”

    “哦,他们最终还是分手了吗?”

    艾伯特毫不避讳地侧头看向珀西,原先以为有过一起战斗的宝贵经历后,珀西与佩内洛能够走到一起,看来那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你早就料到他们会分手了?”伊泽贝尔微微挑眉。

    “他们想走到一起的话,需要双方都学会妥协,需要尝试融入另一人的生活里,但珀西更重视自己的事业与前途。”艾伯特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你看人确实要比我准得多。”

    伊泽贝尔又吻了艾伯特一下,转身去与佩内洛汇合,打算趁着这段时间跟对方聊聊。

    其实,佩内洛的情况很正常。

    霍格沃茨的情侣们在从学校毕业后,便经受不住时间的考验直接分开得比比皆是。

    像她与艾伯特刚毕业就结婚,还能幸福圆满的才属于特殊案例。

    “女人啊!”

    望着姑娘们离去的背影,艾伯特轻声感慨了一句。

    “我们不合适,我和佩内洛已经没有多少共同的话题了,我也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而且,我也不允许自己停下脚步。”

    珀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望着自己的前女友离去的背影,颇为感伤地说,“我其实很高兴佩内洛能主动甩掉我,那样也许能够让她好受点。”

    “需要我帮你占卜一下你的爱情运势吗?”艾伯特很清楚珀西这番话是特意说给自己听的,但他真对别人的感情问题不感兴趣。….

    “还是算了吧。”珀西犹豫片刻,摇头道:“我现在更想专注在自己的工作上,你认为我接下来应该往哪方面发展。”

    “这方面你倒无须担心,大家的未来肯定不会太差,要知道大部分人都喜欢使用自己人。”

    艾伯特记不起珀西最后做了什么部的部长了,也懒得在这件事上浪费精力去占卜,便给自己找了个推脱的借口。

    “准确预测未来其实很麻烦,而且我是要收费的。”

    珀西伸手掏了掏自己的口袋,最终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看来只能改天再来找你占卜了!”

    “好了,没钱就滚蛋,别在这里耽搁我们的时间。”弗雷德像驱赶苍蝇一般,嫌弃地朝珀西挥了挥手。

    在目视珀西狠狠瞪了双胞胎一眼转身走开后,艾伯特才开口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金斯莱希望我们能够给傲罗们专门定制一批黑魔法防御道具,但你也知道魔法部现在没钱,打算先赊账。”

    在前往霍格沃茨城堡的路上,乔治压低声音说起这件事。

    “按你的说法,在伏地魔被彻底杀死后,我们需要加强黑魔法防御商店与魔法部之间的联系。”

    “我知道你们想赚这笔钱,但做生意的风险与收益需要对等。”艾伯特给出自己的建议:“你们可以给魔法部打个九折,让他们预先支付一笔定金,还有初期的合作订单最好不要太多,毕竟战争已经结束了,傲罗们无需大量的黑魔法防御道具护身,一旦他们不需要那么多黑魔法防御道具,并试图退货就会很麻烦。”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这是他们的要求。”弗雷德飞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羊皮纸递给艾伯特。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可没那个功夫帮他们设计黑魔法防御道具。”艾伯特看都没看那张羊皮纸一眼,就随手接过将它重新塞回弗雷德的口袋里。

    “我怎么觉得你比我们都要清闲呢?”韦斯莱双胞胎觉得艾伯特纯粹就是懒得帮忙设计。

    “我待会还得去帮忙检查城堡的修复情况,你们要一起去吗?”艾伯特停在喧闹的橡木大门前,打算让弗雷德与乔治去体验下自己忙碌的工作。

    “还是算了吧,我们还有其他事!”

    弗雷德与乔治显然对这种枯燥无聊的工作不感兴趣,随便找了个借口转身开溜了。

    霍格沃茨的修复工作由魔法部派遣的雇员与霍格沃茨的教授们一起完成,但结果并不是很乐观,因为上次的那场大战对城堡的伤害很大,普通的修复咒很难彻底修复这座古老的魔法城堡。

    “金斯莱已经在帮忙寻找专业的巫师来接手城堡的修复工作了,但这需要点时间,目前我们只能暂时勉强让学校恢复。”弗立维教授让艾伯特来帮忙更多是为了确保在庆功宴结束前不会出现问题,尽管这种可能性不高,但他们仍然需要极力避免那种情况发生。….

    为此,大家忙碌了大半天,还与所谓的专业人士深入讨论霍格沃茨的修复工作。

    嗯,怎么说呢。

    那位专业人士给艾伯特的感觉像是个骗子。

    他觉得自己使用老魔杖释放修复咒的效果,说不定会比他折腾的办法要好很多。

    在结束这场短暂的技术交流后,艾伯特又被麦格校长叫去开了一次会,讨论下学期的授课问题。

    他还找不到推辞的借口,谁让艾伯特现在也是霍格沃茨的教授了。

    “所以,学校打算让所有学生重修一年?”

    在从艾伯特口中得到这个好消息后,赫敏不由松了口气,她还真担心学校会接着上学期未上完的课继续下去。如果真是那样,她想回来继续读完七年级就会变得很辛苦。

    “其实也差不多,在大部分学生都已经学过的课程上,教授们大概率会加快教学速度。如果有时间的话,最好温习下书本上的知识点,毕竟你选了一大堆的课程。”

    艾伯特还是给赫敏提了点自己的建议,希望她放弃一些不必要的课程减少压力,但赫敏仍然固执地认为自己不会被学习的压力压垮。

    艾伯特对此表示怀疑,只希望对方到时候别掉眼泪就好了。

    “还有什么事吗?”

    注意到赫敏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艾伯特明知故问。

    “那个……战争已经结束了。”

    “哦,你打算去澳大利亚寻找自己的家人?”艾伯特立即开口表示自己没忘记与她的约定。

    “对。”        赫敏希望能够与艾伯特商量下这件事,她也知道艾伯特不会食言。

    “再等几天,等我把这边的事情忙完后,再和你一起去澳大利亚寻找你的家人。”艾伯特掏出笔记本看了下最近的行程安排,抬头对赫敏说。

    “谢谢。”

    “我答应过你的。”艾伯特犹豫片刻,还是开口提醒道,“不过,你的家人未必会愿意重新返回英国,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他们不想回英国?”赫敏有些慌了。

    “我的家人就是这样,他们自从去了远东后,就不太想回英国了。”艾伯特颇为无奈地说起自家事。

    “你的家人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清楚,但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赫敏打算先找回自己的家人再说。至于艾伯特说的那种情况,她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了。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直觉告诉赫敏,最终很可能真就如艾伯特说的那般。

    他们终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等赫敏自己从霍格沃茨毕业后,就会留在魔法界工作,与麻瓜世界的联系也会逐渐减少。

    “谢谢你。”

    赫敏轻轻拥抱了下艾伯特,转身走开了。

    “你这家伙还真是一如既往受姑娘们欢迎!”

    望着赫敏匆匆离去的背影,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塞德里克轻声感慨道:“不过,学校里是禁止师生恋的。”….

    艾伯特自然听得出好友话里的意思,平静地说,“你似乎忘记我已经结婚了。”

    “你这家伙……”塞德里克有点哭笑不得,善意地提醒道,“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个大名人,我敢赌定那群八卦记者都想从你这里弄点劲爆新闻。”

    “他们自己就能凭空捏造,这算是出名后的麻烦之一。”

    艾伯特对那群记者们的节操不抱任何期待,“走吧,去看看你的办公室。”

    “是我们的办公室。”塞德里克纠正道。

    “是你的,我一周就没有几节课,压根没打算留在霍格沃茨。”艾伯特伸手按住打算直接推门进屋的塞德里克,提醒道:“你似乎忘了这里曾是谁的房间了?”

    “应该……不至于吧?”

    塞德里克不认为会有人犯蠢,但出于安全考虑,还是掏出龙皮手套给自己戴上,然后还不忘使用探密器往门把上戳,以确保上面没有什么危险的黑魔法。

    事实上,门把手上确实没有黑魔法,但房间里的书柜上却摆放着不少危险的黑魔法物品,就算不用探密器戳,艾伯特也能轻易分辨出来。

    “真搞不懂那家伙的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他就不怕哪天把自己给坑死吗?”

    “也许,这是他的特殊爱好,就像韦斯莱先生喜欢收集麻瓜电池。”

    “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塞德里克拿着探密器往那些看似可疑的地方戳,侧头询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玩意?”

    “让肯尼思拿到黑市上卖掉吧!”艾伯特不假思索道,“那家伙擅长这个,你只需要记得把他的那一份给他就好了。”

    “这可一点都不像你会说的话,你应该不缺钱吧。”塞德里克很惊讶艾伯特居然没打算销毁这些黑魔法物品,而是打算把它们拿去黑市卖钱。

    “销毁是一种浪费,废物利用才是最好的办法。相信我,把剩余的玩意打包扔给蒙顿格斯未必不是个好选择。”

    “我觉得你不应该在一个傲罗的面前讨论违法的问题。”塞德里克没好气地提醒艾伯特自己还是个傲罗。

    “你现在是学校的助教。”艾伯特挥动魔杖凭空变出箱子,开始清理这个房间里的物品,“如果你不需要这笔钱的话,可以用它们来购买教学工具。”

    “你倒是很慷慨!”

    塞德里克正在考虑是否要把这批黑魔法物品上交魔法部。

    “因为我不缺钱,但你缺钱。”艾伯特善意提醒道,“教授的薪水并不算高,你还只是个助教,薪水就更低了。”

    “我拿的是傲罗的薪水。”

    “相信我,傲罗是份危险的工作,没谁会希望自己一直担任那个职位,除非你不打算结婚。”艾伯特很清楚傲罗的薪水很高,但同样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而且,你别看傲罗的基础工资很高,但里面有一大半是给傲罗购买物资的,那部分加隆你估计拿不到,这意味着你的薪水恐怕得缩水一大半。”….

    塞德里克皱起眉头道,“你倒是很清楚?”

    “因为就是我给斯克林杰提的建议,不然你以为那家伙在任期间是怎么招募那么多傲罗的?”艾伯特自嘲道,“一个月就那点加隆,难道你指望别人光靠一腔热血就给魔法部拼命?”

    “难怪金斯莱一直想让你去给他做高级顾问。”就算塞德里克也不得不承认艾伯特说得很对。

    他也不否认确实有人愿意为崇高的理想而奋斗,但那样的巫师终归只是极少数。

    两人收拾完这边的东西后,又去阿莱克托·卡罗的房间逛了一圈,他们并未在食死徒的房间里找到太多值钱的东西。

    事实上,阿莱克托·卡罗的大部分财富都埋藏在某个隐秘的地方等待艾伯特去挖掘,所以他真的不缺钱。

    至于掠夺黑巫师的财富,艾伯特还真就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打怪爆金币实属正常,更何况卡罗家族的阿米库斯与阿莱克托姐弟都已经没了,将加隆直接扔在古灵阁金库里是最奢侈的浪费。

    在简单清理掉两名食死徒的遗产后,两人便掐着时间抵达礼堂,今晚的庆功宴即将开始了,大量早上赶回学校的学生蜂拥进入礼堂,把学院的长桌都给坐满了。

    望着教工桌子后面的墙壁上悬挂着各种颜色的帷幕,塞德里克咕哝道:“我以为会是黑色。”

    “今晚是庆功宴,追悼会早上已经开过了。”艾伯特在人们的注视下朝教工桌走去。

    “挤在同一天感觉真的很违和。”

    塞德里克咕哝着去了赫奇帕奇的长桌,他已经看到好几名熟人正朝这边挥手了。

    “我听说你打算留校。”

    杜鲁门从教工席上收回目光,很羡慕塞德里克的职业规划。

    “那只是暂时。”塞德里克压低声音说起另一件事,“我听说金斯莱从邓布利多军里招募了一大批人进行试训。”

    “是啊,数量挺惊人的。”杜鲁门耸了耸肩道,“就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坚持下来。傲罗是赚得多,但也挺危险的,特别是现在这个时期,估计够呛。”

    39314251.

    ...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