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荡世九歌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明珠暗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此言一出,杜贺双眼顿时有些失神。孩子轻微的酣睡声,在隔壁轻轻起伏,让他有些犹豫,更有些苦涩。

    “可是……我放不下商盟的弟兄们。”

    杜贺踌躇良久,最后默默地说。

    姬青深深了解丈夫的性格,对于丈夫的回答,她并不如何悲伤。

    两人又缓缓靠在一起。姬青垂下眼睑,剩余的几滴泪水也流了下来:“我知道你。但是,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小小的让步……”

    “让步?”杜贺不明所以。

    “你……哪怕继续留在商盟,能不能为了我和飞卿,卸去盟主?”姬青抓住丈夫的手臂,语气几近哀求,“你也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求你……这件事,算是我求你……”

    杜贺脸色愕然,更是自妻子传递而来的悲伤。

    他感觉头脑无比混乱,但是又无法静下心来厘清。一边是妻子的哀求,一边又是不能坐视不顾的事态。他感觉胸口有火在烧,他的喉咙发干。

    “这……”

    听到他发声,妻子抬起头。杜贺不忍心与妻子对视,看向一边。

    “……这件事……给我点时间考虑……”

    说着,他也慢慢起身,松开妻子的手。

    “你也需要一些时间冷静。我……先回去了。”

    妻子的双手自然滑落,摔在床沿的木头上。杜贺背对妻子,攥紧拳头,无声长叹。

    姬青坐在床边,脸上失落,悲伤,焦急,落寞交替。她最终没有力气站起来送丈夫离开,而是跪坐在了地上,趴在床边抽泣。

    杜贺远去的脚步,不敢有丝毫的迟疑。他怕自己短短一瞬间的心软,心里的防线就会彻底崩溃。

    孩子醒了,呢喃的声音在背后传来。杜贺一咬牙,关上房门,头也不回地朝商盟的方向赶去。

    天,越来越亮了。

    …………

    江梁城内,与忙乱的比武馆全然不同,高耸的城楼之中,是一派不同的景象。

    江梁城城楼,先前一直作为景观一样的建筑。但是在前阵子此处被异乡人收买下来,却不明说用作何种用途。

    此刻,接连数日的暗杀,比武馆表面上的混乱之下,也让这处隐蔽在台面之下的所在,产生了一些注意。

    黑暗之间。城砖清冷,外接江声。

    有两人走近。在他们前方,是火炬高炽的一处暗室。转入之后,暗室倒是比看起来宽敞很多,中央一幕丝绸屏风,遮掩之下,看不清背后的情况。

    谁也不会想到,在各地比武馆兴起,看似多线并行的台面之下,有一处核心所在,牵引着异乡人每一处的行动。

    他们的布局步步紧密,各地的反抗,乃至穷人馆这类组织的突现,也并不出于意料。下界天之人汲汲营营眼前,而他们所设下的局,已然能够看到终章。

    这处核心所在,恰恰与台面最盛大的反抗势力匡正商盟相距极近。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下界天众人决不会料到,这一手灯下黑,也是他们未来大举进攻的筹算。

    此刻,两人已经走了进来。

    屏风之后,听得到已经有两人在谈话。其中一人偶有回应,另一人则是心思缜密。

    “柴长司,乐大人,福厄大人和朋脱大人到了。”

    屏风外有一个类似秘书的人,他发觉屏风中的两人还没有注意到,于是叫了一声。

    “注意到了,樊天举,你去休息。”

    里面传来沉稳的声音。外面的人点点头离开,而他的面容,果真就是前段时间规劝乐悬行的那个旅行者,樊天举。

    而在外等候的两人之中,那位福厄大人也并非陌生。正是先前在海船营地与书记官屡次交谈的信使——

    “隶属御神部的鹰十二,福厄。我之前对你也有好奇。”

    说罢,屏风“呼”地吹起来。在内中的两人也不再掩藏,其中一人脸色阴郁,而另外一人,被奉为上周天座上宾的,正是商宫玉麟·乐悬行!

    福厄和与他同行的朋脱,见到说话之人,脸色立刻恭敬下来,丝毫不逾距。

    “柴长司大人。发信交流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今天福厄来到您的面前,目的是为了体现我对您的尊重。”福厄微笑。

    “这没什么。”柴颔首给他们示意,“你们自己坐下,不用我的命令。”

    福厄和朋脱于是坐下。那位朋脱显然不及福厄的油滑,话也远不及福厄的多:“我听说您有了一个很棒的助手,他能够保障这里的安全。今天我看到的应该就是了吧?”

    福厄的眼神已经与乐悬行搭上,乐悬行报之以捉摸不定的轻笑。

    柴侧目看了一眼,点头道:“是这样。他也是一位有美感的艺术者,可惜我懂得不多。”

    “那要等佐厄大人来了,他一定与您有很多话题。”福厄说话时眼向乐悬行轻飘飘一瞥,随即转回柴的身上,同时笑意满脸,“可惜佐厄大人天天饮醉,现在还不见得上船呢。”

    柴没有对他的打趣作出回应。他沉思了片刻,随即主动开门见山:“你今天会过来,看来松宁也注意到了这里发生的事。”

    福厄笑笑。松宁正是海船营地的书记官,隶属典识神部的,祇第一。

    “在第一次出事,他已经注意到了。开始的时候,他是不想因此打草惊蛇。后来,他听说你过来了,想等等你的做法。现在,他派我来顺路打探一下情况了。”

    “我过来也是近期的事。你比我更加了解,事情推展并不像预期顺利。”柴淡漠地回应。

    “松宁没有亲自来,也是因为这样。征服是一道布满荆棘的阶梯,从开始时就要做好被尖刺扎破脚底的觉悟。流血和发炎,只是无法避免的。”福厄向座椅的后面靠了靠。

    旁边的朋脱表情动了动,没有说话。福厄却已经注意到,侧脸冲他一笑。朋脱顿时一激灵,随之恢复了面无表情。

    “可是,这不意味着不去总结经验。”福厄话锋一转,面对这位尊崇之人,也并不迟疑,“宝贵的力量经过远洋输送过来,不是被人随随便便拖到树林杀死用的。柴大人,您也来了一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发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