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网游动漫 -> 柯南里的克学调查员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诅咒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外来者,是幻梦境里的人类对

    “入梦者”的称呼。现实世界的部分人类能通过做梦进入幻梦境,这在幻梦境并不算是秘密。

    幻梦境里的本地土着和外来的入梦者,就相当于现实世界的本国人和外国人,没有太多特殊对待的地方。

    但这只适用于大城市以及和平安定的小镇,像狄拉斯-琳、乌撒。若是在这种远离陆地的大海上,人类就只受到最微弱的

    “道德”束缚。律法什么的,根本不会保护一个无依无靠的外乡人。甚至将一个外乡人在船上杀害后抛尸大海,连这个人究竟上没上过船,外界都无法知晓、更无从追究。

    当秦智博听到这个男人点出自己的身份,立刻想起了乌撒长老阿尔塔的忠告,心中不免警惕起来。

    难道眼前的这个人在航行过程中一直观察着公共船舱里的情况吗?公共船舱里的吊床位不是固定的,完全是哪里有空位置就睡哪里。

    但有一点,吊床位与使用通行证上船的乘客数量是完全对应的。也就是说,只要观察一下吊床位每天有多少空余,就能大致确认船上有多少入梦者。

    黑羽快斗前几天观察过,包括他自己在内,总共就三个空床位。入梦者就是秦智博、黑羽快斗、柯南三人。

    可如果外人想要排查出这一点十分困难,因为就算到了晚上,吊床位上的人员情况也是流动的,有的乘客就是喜欢在甲板上睡觉。

    在没有花名册和登记的情况下,想从上百人的乘客里,确认入梦者的身份就要先记住每个人的面孔。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秦智博略微皱眉,随即立刻舒展。在现阶段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何居心的情况下,只能装傻。

    “入梦者?”

    “怎么可能?我只不过是个从乌撒来的商人,想要去因伽诺克做点小生意而已……”秦智博从口袋里取出羊毛皮钱包,这种上好的白羊毛皮在幻梦境里只有乌撒才出产,也算是间接证明自己的身份了。

    男人瞄了一眼秦智博的钱包,在这个问题上并未多言语。

    “我叫奥古斯塔斯·拉金,来自赫姆。”赫姆,位于西方大陆西边的布纳齐克沙漠,乌撒长老曾提到这个地方,这是一个有着巨大金字塔的城市。

    在乌撒镇还没有保护猫咪的时候,可能是源自这个城市的商队来到乌撒进行交易,随行一个小男孩养的猫被乌撒镇上的老佃农夫妇虐杀,导致猫神显灵、降临乌撒。

    从那次之后,乌撒镇内再也没有杀害任何一只猫。根据长老的描述,秦智博感觉这个地方类似现实世界里的埃及。

    而面前这个男人面色确实有些黝黑,但又不是纯黑,偏向巧克力色,颧骨有些凸出,面相瘦削。

    “你好,我叫秦……”秦智博突然顿住,想起来自己刚开始搭话的时候已经做过自我介绍了,于是转口道:“其实我找你是想问一下,这艘船上有没有不是人类的生物?”

    “不是人类?”拉金微微侧目。

    “对啊……”秦智博装作有些战栗的样子,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坐这艘船,对这上面的规矩还不太懂。”

    “听长老说,这艘船好像有些邪门,存在着不能见光的船员什么的……”拉金盯着秦智博的双眼,冷冷问道:“你既然害怕,为什么要上这艘船?”

    “这……”秦智博刚要回答,拉金就淡然道。

    “既然是第一次,那就安分守己,别做傻事。”

    “还有,不要到船的第二层去……”说完,拉金便转过身,双手搭在围栏上,凹陷的眼窝凝望着海面,像游戏里的npc一样陷入了静默状态。

    秦智博看拉金的样子,也知道对方应该是不想再多交流了。这时,秦智博看到不远处的黑羽快斗在朝自己招手。

    他快步跑过去,黑羽快斗迫不及待地交代自己的发现。

    “紫色的纸我找到了。”

    “只要是紫色的纸张就行的话,那个人身上刚好就有……”黑羽快斗抬手指向甲板的尾部。

    秦智博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那里正站着两个男人,身着宽松的灰色大布袍,服饰有些像阿拉伯人。

    黑羽快斗低声道:“左边那个男人有一个巴掌大的记事本,那个记事本的封皮是紫色的。”

    “我们可以等到晚上去把它偷过来……”可是黑羽快斗的话音刚落,秦智博就挑了一下眉毛。

    “什么叫我们?”

    “这明明就是你的活……”……白天一晃而过。幻梦境的时间虽然也遵循小时制,但这里的时间流逝与现实世界并不同步。

    在现实世界的一夜,可能幻梦境里会过去好几天。甚至对于比较熟练的入梦者,一小时的睡眠就能抵上幻梦境里的数天。

    宽敞的一层公共船舱内,至少七成的乘客已经回到了每天随机的吊床位上。

    白天的大海是让人心旷神怡的存在。而黑夜的大海,只不过是一片可能充满诡异未知的黑暗深渊,感觉再多看几眼就会被拖入其中。

    此刻,秦智博和黑羽快斗坐在两个临近的吊床位上,一边啃着手中的干粮,一边盯着不远处的那对阿拉伯人。

    现在是晚饭时间,尽管二人的肚子还不饿,但为了显得合群一些,也只能摆摆样子。

    而干粮是上船前自备的,船上并不发放食物。除此之外,这艘船上也看不到船员。

    之前秦智博以为上船前在酒吧里遇到的那三个包头巾的怪人是船员,实际上他们也只是乘客。

    看不到船员不意味没有,毕竟二层的船桨层可是一直在滑动。但这些船员并不提供为船只提供动力以外的其他服务,乘客完全是自给自足的状态。

    上船的时候,乘客将货物放进第三层的货舱。下船的时候,乘客再将货物从货舱里取出来。

    这个过程乘客见不到任何船员,甚至连登船时的检票都只是将通行证放进木箱子里而已。

    这艘黑色大帆船更像一个无情的牢笼,只是负责在幻梦境的茫茫大海上穿梭。

    至于牢笼里的乘客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本没人在意。这样的航行也只有在幻梦境里才能达成了。

    毕竟这种卫生条件和环境,若不是幻梦境没有细菌之类的微生物,不容易发生感染,这里早就变成人间炼狱了。

    “等晚上那两个人睡着后,你再动手。”

    “嗯……”黑羽快斗吞咽了一下因紧张而分泌的唾液。虽然他在现实世界是不可一世的怪盗基德,但在幻梦境这个不熟悉的地方,哪怕是一次小小的偷盗,也是全新的尝试。

    但总体来说,应该不会太困难。……晚饭过后,公共船舱内的烛火很快就开始逐渐熄灭。

    在这个世界,尤其是这艘船上,蜡烛也是非常重要的物资。秦智博和黑羽快斗躺在吊床上,把头朝向两个阿拉伯人的位置躺着,默默观察。

    二人在促膝交谈什么。过了一段时间后,其中一人掐灭木箱子上的蜡烛,另一个人则回到旁边自己的吊床上躺着。

    黑羽快斗记住了拿紫色记事本的那个人的床位。等到双眼彻底适应黑暗后,他开始了行动。

    秦智博看着蹑手蹑脚往那边走过去的黑羽快斗,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他本来以为这小子这次会谨慎一些,结果直接挑人家刚睡下不久的时间去偷。

    另一边,黑羽快斗猫着腰来到阿拉伯人的吊床边。吊床上响起轻微的呼噜声,阿拉伯人似乎已经是进入睡眠状态了。

    只见黑羽快斗神情紧绷,将脑袋缓缓探到与阿拉伯人身体平齐的位置。

    由于海上航行几乎没什么机会洗澡,想要洗澡只能等下雨,导致阿拉伯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怪味。

    这使得黑羽快斗喉咙一紧,喉底发出一声闷哼。好在这声音十分微弱,阿拉伯人并没有被惊醒。

    黑羽快斗低下头深吸一口气,然后憋着这一口气,伸手去摸那身灰色衣袍的表面。

    在胸口处能探到一个方形硬块,记事本就在那里。可问题是阿拉伯人睡觉时抱着肩膀,这让他很难把手伸进衣服里面。

    要是有办法把衣服从外面割开的话……黑羽快斗灵机一动,想起刚才吃饭的时候,看到另一个阿拉伯人就有一把小刀。

    说干就干,他又悄声溜到这个人的吊床边。伸头一看,那把小刀就抓在这人的手上。

    黑羽快斗活动了一下五根手指,抓住小刀的一端,从男人的手中缓缓将刀拽出来,再将旁边木箱上放着的一根短木棒塞进其手里。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流畅得不能再流畅。搞定了!第一次幻梦境里偷东西!

    成就达成,黑羽快斗的内心有些愉悦。他拿着小刀再回到之前那名阿拉伯人的身边,用刀刃迅速割开袍子,从翻开的衣服布料里掏出记事本。

    又搞定了!黑羽快斗拿着这次偷盗来的战利品,迅速返回出发点。

    “怎么样?”

    “我亲自出马,那当然是没问题啦~”黑羽快斗掏出口袋里的记事本,递给秦智博。

    秦智博手指轻摸了一下记事本,然后将外面的一层封皮撕下来,折好后小心翼翼揣进自己兜里。

    毕竟这可能是船上唯一的紫纸,还是格外珍贵的。获取了紫纸后,秦智博将剩下的记事本又还给了黑羽快斗。

    “还给那个人,或者直接找个地方扔掉。”虽然理论上不太可能出现搜身的情况,但秦智博并不想把这种失去价值的赃物留在身上,冒不必要的风险。

    “哦……”黑羽快斗接过记事本,刚要转身还回去,脑海中却突然对笔记本的内容产生了好奇。

    幻梦境里的阿拉伯人,会在记事本上记录什么呢?货物清单?还是写着心里话的日记?

    要不就等天亮以后看看日记的内容,就当无聊时解个闷。只要在下船之前还回去就行了……黑羽快斗心里这么想着,身体躺回吊床上,头脑渐渐昏沉起来。

    然而到了后半夜,公共船舱内突然传来惊叫声。

    “啊!”

    “我的记事本呢!”

    “谁拿了我的记事本?快还给我!”那名丢了记事本的阿拉伯人抓着胸口被划开的衣袍,里面原本放着的记事本已经消失不见了。

    “喂?怎么了?”旁边的吊床上,另一名阿拉伯人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语气不悦地质问道。

    然而他上半身刚坐起来,就发现自己右手上攥着的小刀,不知何时替换成了一截小木棒。

    关键这截木棒是他上完大号后,用来扣屎的。

    “可恶啊!”他大手一挥,将木棒甩到地上,

    “哪个家伙偷了我的小刀?”

    “是谁?站出来!”两个人丢了东西,周围吊床上睡着的人也渐渐被吵醒,第一件事就是检查自己有没有丢东西。

    很快,周围人都检查好了,全都没丢东西,只有两个阿拉伯人丢东西了。

    二人环视着周围,看着吊床上一双双漠然的眼睛,没有一个人有站出来承担责任的意思。

    想要搜身就更不可能了,公共船舱里有这么多人,不可能甘愿让陌生人搜身的。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阿拉伯人对视一眼,随即恶狠狠看向周围。他们咬牙切齿,用从喉咙底发出的阴沉声音念诵道。

    “偷走记事本和小刀的家伙,我们诅咒你……”

    “我们诅咒你成为这艘船的奴隶,直至海水成为盐堆、太阳褪去光芒。”

    “当你在这艘船上服务时,永远不要忘记你今天犯下的错误……”……破烂的吊床上,秦智博缓缓睁开双眼。

    头顶甲板的缝隙之间,一道道刺眼的光线照射下来。天亮了……又是幻梦境里新的一天。

    秦智博咽了一下口水,好缓解一下干涸的喉咙。在这里睡了一晚上,虽然不知道现实世界里现在是什么时候,但估计还不到午夜十二点。

    他从床上坐起来,转头就要去叫黑羽快斗起床。可是当视线落在旁边的吊床上时,却发现那上面的人已经不见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p>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p>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