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池中物

章节目录 池中物 第83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掐熄烟屁股,她在亭子里?又坐了一会。

    五月的晚风很舒服,摩挲脸庞,轻拂发?丝,环抱肩腰,像最理?想的爱人。池牧之有点像十月中旬的秋风,昼夜温差大,又冷又热的。

    刚刚下棋他很明显在暗示。

    尽管说明白?了,他收回了,还假装大度,但用性按停对话,本质还是违背了他说的“不隔夜”。

    她并不擅长捋感情,不明白?这种事,怎么?不隔夜?

    幸福的忧愁沿着风,来来回回兜绕。

    忽而,电话铃响,音量扰民。

    李铭心立刻接起:“干嘛?”

    “人呢?”怎么?洗个澡出来就不见了。

    “被你妈妈接走了。”

    他笑?得厉害:“那还回来吗?”

    “回来啊。”她低下声音,“我没地方去。”

    “好。那我来接你?”他听到?了声筒那头,风声呼过,树叶沙响。

    她叫他:“池牧之。”

    “嗯。”他看着电梯上行。

    烟的后劲烧起一把火。她蹲在风里?,念台词般独白?:“我永远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人,包括父母,男人,就算未来有小孩,我也没法爱。我不会这个东西。我只爱我自己。不对,我连自己都不爱。”

    电梯抵达五楼。池牧之的脸色沉了下来。

    她声音哑掉:“但我愿意分你一点,你看行吗?”

    “谢谢李老师这么?大方。”

    “你没有感动吗?”

    “你第一句就是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人,我怎么?感动?”

    她有点委屈,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肉麻一趟的:“我的一点也很多了。”

    “知道了,李老师一贯抠门?。我知道一点也很多了。”他下了电梯,慢慢走出住院部大厅。

    她见他毫不动容,有点热脸贴冷屁股。“那你不要生气,你自己说不要隔夜的。”刚刚让出王后,她没立刻欢天喜地,这厮明显不悦。

    他左右张望,一眼?看到?了吸烟亭抱膝蜷缩的小小一只。

    “我跟个小姑娘气什么?。”

    “我是小姑娘?”李铭心无法接受这个词。

    池牧之站在原地,没有靠近:“你23,我快31了,你不是小姑娘是什么??”

    三十一,唔......“在我眼?里?,你也挺幼稚的。”

    “李铭心。”

    “嗯?”

    “如果我幼稚,我不会允许你侵犯我的主体?性。”

    是个生词。李铭心想了想:“你现在允许我侵犯你的主体?性?”

    “还允许你侵犯我的财产。”

    她故作失落:“啊?几十万就是财产了。”

    “我也很抠门?的,你那一点点爱,就够换这么?点点钱。”

    池牧之站在远处,迎着一股一股吹来的春风,静静望着她。

    金钱让浪漫消亡。

    这个时代,情绪价值就是钱。情绪价值可以营造爱的假象。如此,爱约等于钱。人类就是这么?势力,上流圈更是将这个概念滥用到?极致。

    但对于池牧之来说,他很难进入到?当下这种买卖的情绪价值里?。

    他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一个人。

    她的身?影像只流浪狗似的,缠绕在脑海。

    流浪狗会反咬主人,而主人也会爱上流浪狗。

    *****

    【尾声】

    六月,订婚宴之后本来该走结婚流程,但新闻上再无信息。

    怪的是,两家合作继续,也没有取消婚约的风声。

    李铭心问?庄娴书,最近如何?

    庄娴书:别问?,问?就是在犯贱

    庄娴书:请像池牧之一样看不起我,这样方便我自轻自贱

    庄娴书:妹妹~别不回我~

    李铭心:没事,感情就是要犯贱才好玩

    庄娴书说,和有钱人谈恋爱永远都差口气。

    就像加载条,你以为99%很多是不是,但99%比60%更让人着急。因为站在99%的你很清楚,你们永远到?不了100%。

    收到?金助理?消息,李铭心有点茫然。倒不是为程斯敏找她茫然,而是她不知道金助理?在这中间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他是池牧之的人,还是程斯敏的人。

    还是,其实?这对母子同时在试探她?

    李铭心看到?地址是酒店大厅,发?消息给?金助理?,说改在大公?园。

    金助理?:?

    金助理?:和程总在公?园吗?

    李铭心不回复了。晚上,金助理?说程总那边答应了。

    上午七点,李铭心乘公?交车抵达大公?园。

    大早上,爷爷奶奶们在锻炼身?体?,相亲角尚不热闹。“买卖儿女”的辛苦中年人们还没登录摊位,开始摆摊。

    公?园大门?口,张贴着密密麻麻的男女信息。身?高体?重学历年龄,买菜一样标着价位。

    李铭心大二打工发?传单来过几回。当时她对应过信息,毕业大概能在本地找到?一个175左右、相貌平平、有房有车有贷款、月薪7500的妈宝男。

    程斯敏非常准时,7点59到?达。

    她身?材纤瘦,穿着简单,如果不是那双精干阴鹫的眼?睛机关枪一样目标明确,完全可以进去和叔叔阿姨们跳舞。

    她话很少,在李铭心鞠完躬打完招呼后,稍微张望了一圈,直白?开了价。

    她看出她缺钱,也查到?池牧之给?她帮助,于是单刀直入:一百万。

    李铭心听到?数字,露出欣慰的笑?。两倍。

    她看向程斯敏:“我要一千万。”

    公?园高奏广场舞音乐,异常吵闹。

    她们坐在公?园长椅,愣是在嘈杂之中隔出一片死寂的气场。

    程斯敏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千万,我够再买一个儿子了。”

    “儿子还是旧的好,用的顺手?。有感情不一样的。”李铭心笑?得毫无心机,两手?搭在膝盖上,像在说敬语,“但是对女人来说,男人还是新的好,所以我很诚心的。”

    约在不方便录音录像的公?园,诚心开了个价。

    “他知道你张口就要一千万,会怎么?看你?”

    “您可以把我的反应转告他。如果这样,一千万您是不用出了,大概率连儿子也会真没了。”李铭心观察完四周,朝程斯敏鞠了一躬,“很高兴见到?您,后会有期。”

    她转身?离开,没有回头,还奢侈地打了个车。

    李铭心上午回宿舍,计划晒好被子,打包行李,下午撤离。

    她看到?天气,算好时间,列好计划,井井有条,一如过去。

    六月末,大四学生基本搬离。宿舍走空,她才姗姗来迟。

    甫一入门?,恍惚回到?大一进校的第一周。她来得早,宿舍空空荡荡,整整一周,只有她的床位有人。

    毕业时,她走得晚,又只有她一个人。

    李铭心捧着被子上到?天台,东南西北角的晒杆都空着。她先往东南角走,那根杆最新,地方最空,太阳最好。

    走到?中间那根杆儿,她脚步顿住,仰起头,脚一踮,将厚棉被挂了上去。

    抚平被角,她闻了闻,没有异味。

    再次下楼,李铭心将床垫和棉絮抱上来,挂上了东南角的杆。

    第三趟,她洗完被套,枕套,新内衣,旧袜子,端着面盆,抻开多功能衣架,慢条斯理?在西北角开拓疆土。

    黑色半包蕾丝内衣,穿上一定会很性感。

    最后她刷了两双帆布鞋,卸下鞋带,搓干净,悬在了西南角。

    一时间,天台满满当当,无人争抢拥堵。

    干完这些,她站在杂物堆放的角落,继续抽那包没抽完的烟。

    恰逢一阵东南风来,烟雾拂散,电话声响。

    她站在二十三岁的最后一个夏天,偶然赢了场漂亮仗。

    接下来么?,继续逢场作戏。或者做///爱。

    (正文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