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无法躺平的我决定成为比格(NPH)

章节目录 佐娅篇-第十二章 y e hua 4 .co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如希巴斯汀所说,狂欢夜时她没有回来。

    今年离家的狗格外多,礼亚塔3号大部分的房间都空置。

    狗是无法忍耐寂寞的物种,独狗死群狗活,因此在得知希巴斯汀不会在长夜回家后,莱伯尼兹决定带上佐娅参加广场上的狂欢。

    长夜来临,城中央的广场空地上搭起篝火,火架堆得和城墙一样高。传说高大的火架能唤醒沉睡的母神,东星寒焰早早吹起,保佑明年的长冬刮去闷热的夏天。

    狗都不喜欢夏天,这个祈祷很务实,但按照不焚城的夏季长度,佐娅很怀疑这东西的宗教实用性。

    听说城南的赌馆里赌第二年立冬日是一项长红的赌目。

    随着双日落下地平线,无光的暗夜降临,火架点燃,冲天的火光轰然照亮苍穹,怒焰之高,甚至刺破了西北方双日都无法穿透的浓雾。

    狂欢沸腾着,广场上的狗围着篝火旋转嚎叫,佐娅跟狗群挤在一起,开始时被莱伯尼兹拉着,几次差点挤断胳膊后,莱伯尼兹分干脆将她拢在外套下,紧紧抱在怀里。

    一开始是管用的,但随着祈祷,歌唱,舞动,一圈又一圈路过派发圣酒的摊子,他的怀抱也慢慢松开了,胳膊松松地环在她肩上。

    借助火光,佐娅隐隐看到浓雾后有一只巨大的阴影。

    那是什么?夲伩首髮站:yeh u a 2 .co m 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狗群舞蹈着,高叫着,视野被黑色的毛发遮掩,又被白色的毛发遮掩,从这转到那,佐娅被裹挟着旋转,勉力从各色毛发的缝隙里努力抬头,辨认苍穹上的阴影。

    方形的墙……门……?

    狗挤狗的群潮影响视野,跟着吃了几轮派发的肉,佐娅趁一个狗少的空隙踩上旁边一只喝得烂醉的犬背,竭力探头去看,却不期然看到双一闪而逝的紫色眼睛。

    “!”

    四目相对,眼睛冲她笑起来。

    隐隐的香味传来,在火光映照下,金色的毛发格外亮眼。

    佐娅双眼猛然圆睁,下意识就要挤过去追,莱伯尼兹的怀抱却在此刻警醒地收紧。

    “小狗,你去哪里?”

    “……”

    “去拿点渊泥肉。”她回身指了指,莱伯尼兹的手并没有松开。

    “那是十个摊位之前了,我们再转一圈,好吗?”

    “可是——”

    “狗太多了,你会走散的。”他维持着半人形,弯腰和她说话,每吐出一个喘吠的音节,额头便低一些,最后轻轻地抵在她头上。“乖乖的,小狗,不要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好吗?”

    他的明显喝醉了,吐息很温暖,呼哧中带着艾酒的香气,长卷发帘布一样披下来,散发着那种引人食欲的淡淡香气。

    佐娅在极近的距离和他对视,眼轮在视野中模糊,只剩下金色的光芒。

    她沉默片刻,微微点了下头,轻声回答:“好的。”

    “好姑娘。”

    莱伯尼兹似乎笑了一下,用额头蹭了下她的。

    “你好像……”

    “?”

    “……”

    佐娅想要追问,莱伯尼兹却已微摇了下头,直起上身。

    仰头喝光了杯中酒,狗群恰好转到另一个摊前,他用空杯又换了一个满杯。

    看他换酒杯,佐娅趁机转头四顾,却已经找不到那双紫色的眼睛,鼻尖充斥的香气也已换了另一位主人。

    佐娅:“……”

    操。

    身体中有什么随着淡薄的愤怒滚动了一瞬间,又迅速被倦怠压下去,怒意连三分钟都没有维持住就消散了。

    ……算了。

    她接过莱伯尼兹递来的渊泥肉,拿了一块放进嘴里咀嚼,微侧脸,从眼角向上看着和人交谈的老狗。

    反正她对自己到底是谁没那么大兴趣,而他闻上去也挺香的。

    她得过且过地想,咽下那块肉,轻轻打了个饱嗝。

    *

    狂欢结束,喝了酒的莱伯尼兹在卧房沉睡,佐娅站在莱伯尼兹的软垫边,低头注视着他。

    长夜比恐惧更黑。

    犬类所需的睡眠时间不少,但周期很短,犬兽人更习惯分段浅眠,长而深的睡眠只在每三个自然天后降临的小长夜。

    就是今夜。

    佐娅慢慢蹲下来,双臂抱膝,左眼在夜晚发着微弱的红光。

    她无声抬手,指甲在老狗的睫毛上划过,而他只轻轻动了动眼皮。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莱伯尼兹入睡。

    犬类睡眠浅,而莱伯尼兹睡眠比一般犬类更浅,他多数休息都只是闭着眼睛在小憩,偶尔打个瞌睡,极远处城墙上换防的狗哨都能令他惊醒。

    今夜佐娅的扰动却没能叫醒他。

    这当中自然有酒精的功劳,但也要感谢佐娅自己的努力,多日相处,他已熟悉她的气味。

    即使睡着了,他闻上去仍旧很香。

    佐娅的视线落在他蜷缩在膝盖后方的喉咙,雪白的丰腴的毛发覆盖着那里。

    要直接咬破他的喉咙吗?

    他将我庇护在屋檐下,而我要吃了他?

    比这更重要的问题是……

    血肉直饮真的能填饱她吗?

    佐娅无声无息地蹲在原地,屋中只有莱伯尼兹缓慢而规律的呼吸。

    她看了他很长时间,长到下定决心。

    佐娅站起身。

    就在她转过身时,佐娅忽然感到头脑深处有什么蠕动了一下,一股热意卷过她全身,汇聚到后脑。

    她的听力灵敏,声源又极近,因此她过于清晰地听到了皮肉在黑夜中绽开的裂响,水声窸窣,濡湿的东西顺着裂口挤出来。

    比黑夜更黑的东西攀上她的肩头,打湿她的毛发,依次向她眨眼睛。

    “嗨。”

    【……】

    佐娅的视线扫过它和它身上的“眼睛”,慢慢回身,重新面对莱伯尼兹。

    “你变多了。”

    她的声音近乎于无,而那黑色的潮涌不回答。

    污物还在泊泊流出,泉水一般蔓延到每个角落,流体缓慢攀缘,爬上老狗沉睡的软垫,爬过他的毛发,爬进他细纹松弛,微微翕动的眼帘下。

    佐娅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低头看着他,声音比羽毛落地还要轻。

    “他不会死的,对吧?”

    【死亡畏惧我们。】

    “希望如此。”

    话落,她整个人化作一段光色,融化进那汪黑泉,任由它带着流淌进了莱伯尼兹的梦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