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 【海贼王乙女】爱意至死不渝

章节目录 80.5新岁又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宴会!宴会!”

    新年前的最后一天,白胡子海贼团的氛围异常欢快。

    旧的一年过去,新的一年到来,这是多么值得庆祝的大事啊。

    白胡子懒洋洋地坐在船头,享受着阳光的照耀,儿女们已经长大成人,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老父亲操心,他也自然乐得轻松。

    马尔科也久违地化作不死鸟的模样,停在瞭望台上晒太阳。

    采购的任务今早下发,各附属船只的年礼已经送去,手上堆积的事务昨晚通宵解决,无事一身轻,就让操心一年的皇副好好在两岁之交躲个懒吧。

    不像某四番队队长萨奇,此刻正忙的团团转,半点儿停不下来,指挥处理食材、盯着火候一刻离不开他。

    这将是一场无比盛大的宴会,一场久违的团圆宴,只为庆祝新岁的到来。

    ……

    和之国,鬼岛

    凯多没有什么过新年的习惯,但奎因喜欢张罗,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和又闹着出海去找白胡子,按照老习惯,他本该把不老实的儿子锤一顿。

    只是,伊莲曾经说过,过节的日子,不要打孩子,他就作罢了。

    凯多到现在都想不明白,事情是如何走到今日地步。

    好在他还有大和。

    大和在他身边一日,伊莲就不可能放下她曾亲手养育的孩子。

    只要还有一丝羁绊在,就还有机会。

    凯多如此深信,然后灌了一壶闷酒,继续和自己生气。

    被捆得严实的大和满头包,喘着粗气望着湛蓝的天空,不由得思念起老爹和老妈。

    呜,老爹,老妈,我好想回家,我想念萨奇的手艺,想念马尔科的唠叨,什么都好,只要别呆在亲爹身边就行。

    这个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

    马林梵多各处张灯结彩,处处都是迎接新年的氛围。

    这样的日子,即使是海军学校也早早放学,给了学生们不多的假期。

    泽法和最后一个离开学校的学生挥手,继续手里修剪蔷薇花丛的活。

    整个马林梵多都知道,泽法如今是个孤家寡人,没有什么直系亲属,也没有妻子儿女,只专心教导手里的学生,为海军培养优秀的新生代。

    修剪完蔷薇花丛,泽法照例把剪下来的蔷薇花枝收集在一起,又给蔷薇花丛拍了张照片,花会放到花瓶里,或者做成干花,照片会放到相册里,作为纪念。

    泽法准备等过两年,乌塔再长大一些,就教她怎么修剪蔷薇花,怎么养花护花;等将来他老了,照料不动这些花了,也还有她能看顾一些。

    真好啊,一年一年过去,他老了,蔷薇花却仍然盛开。

    梦中反复的那些,如今都远去了,只有绵延的等待,如同这热烈盛开的花朵,留在他身旁。

    泽法踏着黄昏离开海军学校,往约好的地方走去。

    当明月高悬于天,深沉的夜色弥漫了马林梵多,卡普拿着仙贝还在和战国吵吵嚷嚷,鹤端着自己的饺子坐在清净的一角。

    逝去的年岁就像没有定形的水,终将消失在他们身边。

    不同的是,他们都已经不再年轻,鬓边霜雪,算是时光心生慈悲之后,为他们留下的唯一见证。

    泽法正出神之际,门口传来欢快的敲门声。

    离门口近的卡普走过去开门。

    “啊呀,老师,我带乌塔来蹭饭。”库赞把女儿往前推了推,把蹭饭说的这么光明正大的,泽法也只见过他一家。

    “泽法爷爷新年好。”乌塔甜甜地叫他,让在场的大人地心都要软成一滩水了,谁不喜欢一个漂亮可爱地小姑娘撒娇呢。

    “乌塔乖。”泽法拍了拍她的头,和蔼地同她说话,“晚饭吃了没有,爷爷锅里有饺子,给你盛一点好不好?”

    库赞这小子,都是跟卡普学的没脸没皮,泽法瞪了花椰菜头的大将一眼,看在过年的份上还是让他进了屋。

    库赞慢悠悠地,一点儿也不急,自从有了乌塔,他蹭饭都变得顺利多了。

    ……

    北海

    欧泊与身旁格洛碰杯,望着前方海上明月不住失神。

    “今年还是不回去?”格洛晃着酒杯问他。

    欧泊瞥他一眼,并不作答。

    格洛知道他的答案,耸耸肩没再问下去。

    “行了,都这么大年纪了,别总是臭着脸,活该当年泽法比你讨她喜欢。”

    格洛咽下苦酒,盯着眼前遥不可及的当空明月。

    “不管旧的一年有多少的遗憾,新的一年,都还来得及。”

    欧泊并不认同,“遗憾不是一年间发生的,这么多年,这么多事,命运一步步把我和她推远;那么多的阻碍一直在那里,难道新一年到了,这些荆棘就不存在了吗?”

    “欧泊,时光是最残忍的,也是最慈悲的,往事虽已去,来者犹可追;已经过去的你固然改变不了,可未来的还没有发生,你不去跨越那片荆棘,又怎么知道过不去?”

    格洛平淡的话传进欧泊耳中,“何况,我们都知道,她从来没有恨过你,是你自己放不下,生了执念,入了迷障。”

    他叹息着,“伟大航路多风雨,你要知道,最幸运的事情是只要人还活着,那么一切都不晚。”

    “不要真的生死两隔,才后悔自己没有早些醒悟。”

    “我们都老了……你真的要把这些遗憾,那些爱意,全都一起带进坟墓里吗?”

    欧泊闭上眼睛,不去看夜空中那皎洁的月亮,就像他的余生或许再也无法触及心上的明月。

    “我只望她,余生多喜乐,岁岁长安宁。”

    ……

    零点的钟声敲响,在推至高潮的宴会氛围里,醉得迷蒙的女性笑着从一番队护士团的女孩们手里接过火红绽放的红玫瑰。

    女孩子们一人送上一朵,最后在伊莲娜手中汇聚成完整的一大束花。

    马尔科支着下巴,有一下没一下啃着菠萝,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感慨,岁月太偏爱他们的母亲,这么多年,她从未老去,连眼里的光和赤子的心性都还是少女时的模样。

    老爹老了,兄弟们长大了,连他也变成如今被吐槽死鱼眼的一船皇副,海上声威赫赫的“不死鸟”,老妈却被时光珍藏,岁月越长,就如醇厚的酒,容貌愈盛,气质越醉人。

    好在,白胡子海贼团今年仍然团圆,老爹和老妈都还在他们身边。

    新年又至,这就已是最好的礼物。

    马尔科和身旁的兄弟们碰杯,笑容止不住上扬。

    这样的日子,在风云难测的大海上,实在难得。

    惟愿年年有今日,父亲身体康健;岁岁有今朝,母亲身心两安。

    听,新岁已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