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 还明

章节目录 四十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亲吻如蜻蜓点水,过后两人继续吃饭。

    饭后,方应浓摸着周允庭发热的脸,有些好笑,摆摆手让周允庭洗澡去,自己去收拾桌子。

    一年中师门聚餐的次数并不少,方应浓没工夫去关注别人,所以今日才会惊讶,一杯不过七八度的酒,差点撂倒自己丈夫——这个酒量实在太差了点。

    多能干的人  ,原来也会有自己不太擅长的事。

    一顿饭的功夫,周允庭脸上的颜色都还没褪去。

    啧。

    到了过年可怎么应付得住家里那群酒鬼啊。

    洗了个澡,周允庭脑袋彻底清醒,擦着头发出去。

    卧室的阳台上,雨落声从开着的窗户传进来,方应浓躺在摇椅上,翘着二郎腿闭着眼听雨,手里举着半杯酒,手边放着还剩三分之一的颜值酒瓶,看起来很是惬意。

    周允庭没出声打扰,出去搬了个小椅子在方应浓旁边坐下。

    世界很安静。

    车声、人声,什么都听不到,人为的喧嚣都被自然盖住。

    方应浓觉得自己也跟着安静下来。

    太惬意了。

    听着听着,方应浓逐渐犯起了困。

    迷迷糊糊中,有热意靠近。鬓边被抚摸,通过发丝,方应浓感受到了对方手指上的热度。

    方应浓睁不开眼。

    二人维持着这个动作许久。

    再醒来时是半夜。方应浓被周允庭叫醒,她迷迷糊糊的,想问怎么了,一张嘴发现自己喉咙又痛又干,连呼吸都是烫的,就明白了。

    这种生病的感觉实在太熟了。

    原来是半夜烧起来了。

    “吃药。”周允庭摊开的手掌心里躺着几颗药,他递来一杯温水。

    方应浓乖乖吃完药以后躺下,随后额头也被贴上了退烧贴。

    周允庭侧躺下来,抓着她的手,轻轻说:“安心睡吧。”

    方应浓的掌心特别热,跟她的额头一样。

    方应浓脑子混沌,依言闭上了眼睛。

    大概是着凉了,方应浓这个脆皮断断续续地烧了三天。

    每次都是晚上半夜烧起来,白天体温正常。

    到了第四个晚上的半夜,方应浓感觉到有人摸自己额头,过了会儿,又换了只手,又摸了摸她的胳膊和手掌,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口气松的太明显,方应浓都听到了。

    方应浓嘟囔着问:“睡不着?”

    周允庭重新躺下,说:“睡得着,快睡吧。”

    方应浓闭上眼,本该继续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过了一遍方才周允庭的动作以后,才意识到周允庭是在探她有没有继续烧。

    顺着再往下思考,回想他刚才回答的声音,也不像是睡困的。这几天白日里,两人都在睡觉。

    这样的行为很熟悉,她在家生病的时候,家人都是这样通宵达旦地守护她。

    但是,这种行为换个人,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怎么会有人贴心到像对待家人一般对待自己的合作方呢?

    方应浓扪心自问,自己目前是做不到的。

    所以,此刻,方应浓非常很佩服这位男士的敬业程度。

    怪不得人家做什么都能成功。

    这份心,谁能比得上啊。

    二人呼吸都很均匀,方应浓听出来周允庭并没有睡。

    过了好一会儿,周允庭问她:“睡不着?”

    “嗯。”

    “这几天睡多了吧,估计没觉了。”

    方应浓问:“不用看着我了,我感觉我已经没事了。”

    周允庭说:“没事就太好了。”

    “这几天晚上你都没睡?”

    周允庭没有正面回答:“还好,睡了的。”

    方应浓惊叹:“周师弟,你真可靠啊。”

    周允庭沉默片刻,说:“我应该的。”

    方应浓纠正他:“照顾我不是你应该做的,我该感谢你。”

    “这个感谢可以提前预存吗?下次我生病的时候你也照顾照顾我。”

    方应浓爽快答应。

    两人侧对着小声聊天,聊到方应浓犯困。

    第四个晚上方应浓没有再烧,估计没什么大碍。

    这场雨连绵不绝,持续了一周。

    周允庭本打算在此地待三天就走。他还有自己的一些事要忙,方应浓突然生病改变了他的计划,他取消了原来打算,这几天除了买菜买药就没再出过门,直到确认方应浓确实是好起来了以后,才重新买了票在第五天离开。

    离开那天,周允庭让方应浓不要出门,自己撑着伞去外头打车。

    顶着风雨来,顶着风雨去。

    10月国庆节是二人婚后的第二次见面。

    彼时天气已经转冷。

    方应浓不是很忙,二人约在火锅店就餐,吃了一身味回方应浓家。

    到了家,周允庭开行李箱收拾,拿着东西在屋子里来来走走,方应浓探头一看,发现大半行李箱装的都是吃食,再一问,全是婆婆为自己准备。

    她靠着墙看周允庭来回收拾。衬衫的衣袖折起到小臂,露出鼓起的青筋,方应浓的眼神在他的手臂上打转,感觉自己是个十足的色鬼。

    上次待的那几天,让周允庭对这个家的各种东西摆放和收纳,都记得很清楚。

    才第二次来,这位对她的家却熟稔得像是常住在此。

    “站这里干什么?”

    周允庭嫌她在那儿挡道,挥挥手,赶她去洗澡。

    “噢。”方应浓拍拍手,应了一声,去卧室拿睡衣。

    十分自然的对话场景。

    尤其是此时,让方应浓感觉很不一样。

    好似有种家的错觉。

    合作的老公太敬业了怎么办?

    方应浓洗澡的时候想。

    洗完澡出来,桌上有两杯热牛奶。周允庭正在厨房洗锅,声音从厨房传出来,让她现在趁热喝。

    方应浓挑着眉,应声坐下。

    端起牛奶,方应浓闻到了姜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文女士就爱用姜煮牛奶。

    周允庭忙完过来坐下,看她这样子,觉得好笑:“姜驱寒,师娘叮嘱的。”

    好吧好吧。

    方应浓捧在手里,吹了好一会儿,才憋着气一口气喝完。

    喝完以后,方应浓又开始新的庆幸:实在太敬业,还好一年只是见几次,不然哪经得住天天这样喝啊。

    自此周允庭登堂入室,成了方应浓住所的常客。

    周允庭定期往来于两地,私人用品一点点往方应浓家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