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七天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掌上明珠(父女1V1)

章节目录 6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69

    那天过后,沉袅婷在沉星耀身边几乎都戴着面具。

    没有见到她真面目的沉星耀情绪也格外稳定。他因为小熊先生而放下戒心,所以十分配合沉袅婷的一言一举。

    她会定时招呼他去理疗室做治疗,每次结束后都会给他一个温暖的抱抱,夸他超级棒。也会在他半夜失眠后和他共枕一床,像母亲一般拍着他的背脊温柔地唱《小星星》。

    她发现,沉星耀被困在过去。他内心深处囚禁着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他自己,那是体无完肤,遍体鳞伤的孤独幼孩。

    时常在网络上能看到这么一句话——“有的人穷尽一生都在治愈自己不幸的童年。”

    最初她不能理解这句话。

    但现在她理解了。因为她明白,不是所有人的过去都如她般美好又纯真无暇。

    那时的好友、家人、伴侣、统统都背叛了他。一开始,沉袅婷以为自己听了过后会愤恨不已。但实际上,待她听完他的诉说以后,浑身上下率先生出的是一种绝望的无力感,她根本无心去批判。

    她只是震惊,觉得毛骨悚然。

    那样一段过去近乎是她不可想象的。所有曾经只是空想概念的人物,突然地在她的脑海里转换成了具象的人物,他们的名、姓、还有言语举动,都让沉袅婷难以短暂吸收。

    她只觉自己像陷进了一个高速的漩涡中,大脑频频晕转,几欲呕吐。

    这些明明都是她曾经多次询问无果的事,可现在她作为小熊先生,一问他就全都开口了。

    她想,他不是不想说,只是不愿说给她听,怕她会难过。

    真傻。

    沉袅婷躺在他身侧抚摸着他近在迟尺的脸颊,见他还睁着眼睛不睡便敲了敲他的额头,“还不睡?”

    沉星耀纤长的黑睫上下一扫,那双浅褐的眸一眼望进了她那颗柔软的心里,随后她听他开口:“你呢?为什么也不睡?”

    这问题倒给沉袅婷问得一愣,她反应了几秒,回应:“因为小熊先生要守护阿耀呀,放心吧,你睡着后,我也会好好休息的,乖,闭眼。”

    她抬手欲去合上他的双眼,却被他握住手腕。

    “能......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沉袅婷微怔,点点头,“可以。”

    “你......你很喜欢我吗?”

    他的脸上写满了期待的探究,却同时露出惧色,好像怕听到自己不愿听的。

    沉袅婷将他这般模样尽收眼底,隔着面具抿唇微笑一阵,嗓音甜淡:“嗯,喜欢你,特别喜欢你。每一天都要比前一天更加喜欢你,真的。”

    “为什么?”

    在听见她毫不犹豫说出喜欢的时候,他的眼泪就占据了双眼。他依旧和前几日一样反复询问为什么。

    “傻瓜,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大全吗?世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喜欢你,只因为你是沉星耀,只因为你是你。不要再觉得自己不配,觉得自己不值得,我说过,你很好。”

    沉星耀落着泪,听见她这么说后,又朝她凑近些,更近更近一些,好像这样才能真正地感受到她的温暖与喜欢。

    “谢......谢你。”

    沉袅婷见状,顺势将他揽进自己怀中,下巴轻轻搁在他头顶。

    “睡吧。”

    ......

    期末考两天,沉袅婷几乎都处在与时间赛跑的状态中。因为考试绝不能缺席,所以她必须要到学校。同时,沉星耀这边还需要看护,他一没看见小熊先生就再不配合治疗,所以,为了安稳他,她又必须趁空到医院。

    两头跑几乎耗费了她浑身的精力,待第二天晚上考完回到医院后,她基本上已经累得快瘫了。

    不过,她能感觉到沉星耀的状态在好转。经过这么几日,他身上那种孩童的幼态在减少,而原本成年男性的气质越发浓重。

    比如她又是睡陪护床掀开被子,他会给她盖上。有时候她醒来还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睡到了他床上,而望眼一看,他则在陪护床上。

    更让沉袅婷觉得刺激的是,他竟然还会给她讲题。

    因为期末考后要补课,她也不能完全落下,所以在医院的日子里,她一得空就会把教材和习题册拿出来巩固练习。有天她边转笔边琢磨着,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出现在自己身后,探个脑袋从她肩头看过去,距离极近。

    她反应过来差点把面具都吓掉。

    可能是职业习惯吧,大脑自动运转起来,他直接指出她习题册上的一道几何图形证明的问题。

    就这么又过了好几日,学校来了一群人探望他。

    因为怕出差错,所以沉袅婷还是提前给沉星耀做了功课,半真半假地告诉了他事情的前因后果,嘱咐他要配合,好好跟学生讲话。

    其实他都隐约都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就是不太清楚,也不太愿意去回忆与她有关的事,好像他的大脑自动屏蔽了一样。不提她,他看起来完全是一个正常人。

    沉袅婷无奈,也不知就这么下去何时是个头,她总不能......一辈子都戴着这个面具。他也总不能逃避她一辈子......

    况且折磨他的人还只是他潜意识中所认为的“她”。

    没再想太多,沉袅婷目前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等学校那群人来了之后,她跟他们说明了一下情况,便引他们进去了。

    学生有男有女,手上都提着大大小小的礼物,一进门就将床围了个团团转,直接把沉袅婷挤到了一边去。

    她想自己在这里也是多事,便跟他们双方做了提前说明的ok手势后就退了出去。

    希望沉星耀能应对自如,也希望那群人别暴露自己了。

    她将门关闭,面具一摘,浑身无力地就走到身侧的墙边,一个滑铲坐到地上。

    七月的天气十分炎热,她买的小熊面具特别紧,一点不透气。才戴不到十天,已经给她脸上闷处痘痘了。

    她掏出小镜子一看,才发现整个脸都敏感到泛红,痘痘又变多了。

    “唔——”

    她哭丧着脸,把随身携带的药膏拿出来对着镜子擦拭,刚擦完准备起身,抬眸便看见一个熟悉身影。

    “温洵?”

    她下意识唤出声,有些茫然。

    “嗯,是...是我。”

    温洵腼腆地提着一筐花蓝走到她面前。

    “你......”

    沉袅婷转头望了一眼房间,又说道:“你也是来看望...沉老师的吗?”

    他点点头。

    “他们正在里边,我带你进去吧。”

    沉袅婷准备戴上面具,却被他叫住,“别。不用,我在外面就好。你...你为什么要戴面具,你的脸......”

    他疑惑地询问,突地发现自己冒犯了,又赶忙摆手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戴着很闷,对皮肤不好。对不起。”

    沉袅婷发现他很敏感,笑着摇摇头,“没事,你说的也对,确实对皮肤不好。”

    说完,她便将面具一整个取下来拿在手中,朝一旁的座椅走去。

    “不进去的话,那就来这里坐坐吧,要喝水吗?我去护士站接。”

    沉袅婷坐下,拍了拍身旁的座椅示意他。

    “不用,我买了。”

    他提出右手拿着的奶茶,凑身而来递给沉袅婷。

    “啊,谢谢。”

    沉袅婷眼睛笑得弯若拱月,开心地接过。

    “那天谢谢你。”

    她拿了一杯西瓜生椰啵啵喝了一口,浅淡地说出这么一句。

    温煦坐于她身侧,闻声朝她看去,心跳加快了些,“没......没事的。”

    那本来就是他愿意做的事情。那天晚上过后,他和那几个人约在林桥路,打得他们半废后,才把他们送去医院,赔了点钱。

    有的人就是应该被揍一顿,用不着说什么好话。

    “你脸上的伤是之后和他们打架......造成的么?”

    沉袅婷注意到他面上已经逐渐褪色的青紫,心中大致有了答案,但还是问出口。

    温洵闻言默沉一阵,最终点点头。

    “其实你不必......”

    沉袅婷抿抿唇回应,却被他打断。

    “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这都是我自愿做的事,与你关系并不大,他们...需要付出代价。”

    温洵说话间目光一直定格于她,神情坚定。

    沉袅婷有点被他那似火的目光烫到,赶忙移开视线,也没再深言,只是提出了自己的冀愿。

    “下次不要再因为我做这样的事情了。哦,对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欠你一个真诚的道谢。那天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

    她笑着说道。

    这段时间她一直比较忙,在学校的时间基本不多,所以还没来得及谢谢他。

    温洵神情暗淡下来,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淡笑着点点头,接受她的谢意。

    这时,正对面房间的门突兀被打开。

    沉袅婷先听其声,一个条件反射便戴上了面具。

    “沉老师再见。”

    “再见。”

    “拜拜。”

    ......

    房间里的一群人接连不断地走出,看见了温洵也没忘记打趣,“哟,你怎么也在啊,咋没进去呢?泡妹啊。”

    温洵的脸色又沉下一点,未理会。

    沉袅婷见状连忙朝那些人摇摇头,她并不希望在这里看见他们说任何这样不尊重人的话。

    那个人冷笑一声,翻了个白眼,心里怒骂沉袅婷有病,戴个面具跟要跳大神一样。不过他也没再多计较,转身就走了。

    很快,那群人挨个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沉袅婷叹出一口气,刚想说进房间去,抬头便看到了紧随其后的沉星耀。

    “爸......”

    她神经一绷,被自己欲脱口而出的称呼吓得汗毛倒立,赶忙闭上嘴巴,放下手中奶茶站起身,言语有些结巴:“你怎么出来了。”

    沉星耀的目光扫过她又投向温洵,不解地发问:“你们...在做什么?”

    “啊?!额......就...就聊天啊。”

    沉袅婷慌乱回应,心慌慌的,生怕沉星耀和温洵多待几秒自己的身份就会曝光。

    “那个,温洵,谢谢你来看沉老师。今天你......就先走吧,有什么我们改天再聊。”

    她边说边朝他挤眉弄眼,伸手去拿他放在身侧的花篮。

    温洵不傻,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其中隐约有事,也没多说什么,点点头,嗓音淡然:“好。”

    他又将视线移向沉星耀,微笑,“祝沉老师早日康复,再见。”

    “再见。”

    ......

    目送温洵离开以后,沉袅婷推攘着沉星耀的背脊回了病房。

    “你乖乖坐到床上去。”

    她不悦,嗓音冷了些,摁着他的肩头坐下,“以后要出房门先叫我一声,知道吗?”

    她嘱咐道,虽不高兴,可一边说话的同时还一边接水,随后递给他,“先喝口水润下嗓子,等下吃药。”

    沉星耀面上无甚表情,那双眼睛却紧紧地跟随她,充满淡淡的探究与不解,搞得她怪不舒服。

    “你...你干嘛看着我,我脸上有东西吗?”

    沉袅婷刻意反问,故作无事地一屁股坐到陪护椅上。

    “我...看不见你的脸。”

    沉星耀摇摇头,低眸,神色沉了下去。

    “我记得他,他是我的学生温洵,他们都是。”

    他自顾自地言语着,突地就很痛苦地蹙起眉,抬手用手腕撑住额头。

    “可你为什么会认识他们?我怎么感觉你不对劲,你不完全是小熊先生,你......”

    拼命都搞不清所觉的异常在哪里,沉星耀紧闭上双眼,咬紧牙关。

    沉袅婷站在他面前看他那般模样,明明全身都在叫嚣着要去询问他有没有事,可两只脚却一点踏动的力气也没有。

    “你在说什么呢?”

    她打着哈哈笑问,紧接着便看他抬起头,眸中闪过一丝肃亮。

    “你是谁?婷婷......又在哪儿?”

    猛然间像天空劈下一阵刺耳的惊雷,沉袅婷被他一连两个问题问得愣在原地。

    他果然好了很多,现在都知道问婷婷在哪儿了,这是沉袅婷一瞬间下意识的想法。

    可接下来,她的心跳却越来越慌乱,她怕他越问越深,然后揭下她的面具,又和之前一样疯癫地道歉。

    那样的场面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三次了。

    “我就是你的朋友小熊先生啊,还能是谁?”

    她故作镇定,去床头柜给他拿药,可才走一步,就被他拉住手。

    “他们告诉我,婷婷就在外面,你也在外面......”

    沉袅婷顿足,背对着沉星耀一言未发。她很庆幸自己戴了面具,所以无人能看清她现在惶恐不安的表情。

    那群人果然还是暴露了她,明明说过不要提自己的。

    这下她要怎么解释呢?

    其实他更不懂沉星耀的意思。他现在到底恢复成什么样子了?虽然提到婷婷二字不再那么激动,可他的脸色依旧苍白又沉痛。

    依然是一提到自己,就面路愧疚的苦色,惴惴不安。

    他问那样的问题是什么意思?就想确认她是否是沉袅婷?那么确认以后呢?在道歉吗?再发疯吗?

    她真是搞不明白。

    沉袅婷转身看向他,将自己乱跳的心脏安抚,呼出一口气,沉着冷静地回应:“你认为我是她吗?”

    沉星耀闻声,神情陡然失措,连牵握她的手也颤抖起来,并未说话。

    “你想看我面具后的脸吗?”

    她声音提高一些,说话间只觉喉头像卡了一块巨石,梗得紧。

    沉星耀被她的逼问刺激到,连忙放开她的手。

    越发牵握才越发觉得他像她。

    怎么办,若他真是她怎么办?他要如何面对......他做了那样畜生不如的事情,她恨死他了吧。

    他心目中的沉袅婷与现实的沉袅婷已然割裂,他只知自己对梦中沉袅婷做了什么,却完全忽视现实沉袅婷为他做的。

    一个恨你的人为何要来如此尽心尽力地照顾你呢?

    明明怀疑又探究,可待到答案真的要揭晓时,他又害怕,有些想自欺欺人地承认他就是小熊先生。

    这样童真又虚拟的人物,好像才能真正地爱他,才能让他减免心中分负罪感。

    然而沉袅婷却将计就计,她其实也怕,鼻头酸涩道难耐,眼泪几乎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转了,可还是想试探他。

    万一呢?万一他好了呢,能接受她了。这样的面具一直带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如果我是她,你能保证......保证在看见我的这张脸后,稳定好你的情绪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